第一百四十七章 相互激将
    李牧临时组建的学生地推团队虽然人数并不算多,但效率确实高的出奇,周日这天大家依旧兵分四路,上下午要各跑一所大学,不过和周六一样,进展十分顺利,唯一不顺利的是几个学校的保安、宿管出来干涉,但在悄悄塞了些好处之后,他们也就不管不问了。

    3321的注册用户越来越多,完善了相关信息的学生也越来越多,最让人惊喜的是,燕大、清华两所学校有几十个省高考状元,上百个市高考状元,这些人里,已经在3321注册的人有90人,这90人毫无疑问将是3321的最大招牌。

    周日晚上,八所高校推广结束之后,李牧让大家再各自找几个同学和朋友过来帮忙,这次李牧准备针对已经推广过的12所高校,进行信息审核。

    李牧要确保3321上所有大学生的资料都是准确无误的,只有这样才能给高中学生以及学生家长提供最好的家教服务,不过眼下的线上验证还不太方便,所以李牧就动用了最直接的办法,派人到各个学校找这些人挨个核实。

    如果放在未来的大互联网时代,这种方法简直又蠢又笨,但对李牧的3321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毕竟这十几所学校都在燕京,每一所学校派几人过去,直接找注册的大学生进行信息核实登记,可以确保万无一失。

    李牧自己也加入了核实的队伍,和赵康以及苏映雪还有一个苏映雪的室友,一起到航空航天大学。他们直接根据航空航天大学的学生注册时留下的信息找到对方。要求对方出示身份证、学生证以及高考成绩单还有其他荣誉证书来登记核实。

    扩散出去的审核人员在信息确定无误之后。就会集中把采集审核结果反馈给李牧,李牧再把结果给到孔令宇,孔令宇再让技术给所有认证过的高校生一个非常醒目的“所有信息已认证”标识。

    李牧这边进行的如火如荼,人大校园里有几个人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孙坦眼看一帮人大学生到处推广3321,心里焦灼,把武帅以及其他几个跟班叫到一起,询问他们对3321的情况有多少了解。

    孙坦上午也打听了一下。不过这件事情参与者都是一堆大一的学生,而且那些大一学生今天早早就跑出去干推广去了,他跟大一的学生也不熟,托人问了问,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武帅也问了一圈,只问出3321是一个人大学生搞的项目,据说还从外面拉来了投资,至于是谁做的、谁投的,他也不清楚。

    其他人也是一样,找不到一个能够问出实际情况的关键人。

    孙坦急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3321成功。否则咱们助学帮的光环肯定全被它抢走了!”

    武帅点点头,说:“坦哥你也别太担心。他们现在也才上线两天而已,虽然在学生里引起了不小的追捧,但真正能不能成,还是得看它能不能把这些学生成功的推销给高三的学生家长,如果最后这一关过不去,这些大学生肯定会很失望,而且是失望越大、希望越大。”

    孙坦冷声道:“一旦他们开始向学生家长推广,你觉得还能拦得住他们吗?”

    武帅问:“那你说怎么办?”

    “先把人给我找出来,明天之前,我要知道3321这个网站到底是谁搞的!”

    ……

    周日一整天的推广结束,李牧和地推团队的所有人又用了整个晚上的时间在各个学校的宿舍区找人核实信息,晚上十点钟才把所有的核实资料汇聚到了手头上,紧接着,3321一个又一个经过核实的用户收到了验证通过的站内短信,同时,他们在3321的名字也被标红,并且加上了已认证的标识。

    众人辛苦一天,却也充实的很,606寝的几个哥们回了寝室还在热切讨论,明天该如何到燕京的各大小区门口忽悠那些学生家长。

    在大三寝室的武帅终于通过南苏老乡会的一个小子,搞清楚了3321的来龙去脉。

    他怎么也没能猜出来,那个让孙坦咬牙切齿要找出来的人,竟然就是李牧。

    一想到3321这个牛逼到不行的项目,竟然是李牧做出来的,武帅心里就一阵阵难受,凭什么是他?绝不能是他。

    如果真让他把3321做出来,这家伙怕是要成为燕京大学生里被万众敬仰的存在了吧?从3321的项目立意、网站的开发程度以及推广的成效上来看,如果没人干涉,3321八成是能做起来的。

    要是让自己想办法干涉,自己还真不知道从哪下手,不过也真是巧了,偏偏他惹到了孙坦,“助学帮”是孙坦眼下最看重的一件大事,他还指望靠这个项目拿一个燕京十佳大学生的头衔,用作未来国家公务员阶段的护身符,李牧在这个时候用3321触他的霉头,简直就是找死。

    孙坦在人大有很强的人脉关系,搞搞李牧实在是再轻松不过了,武帅仔细想想,这事儿也真是让人开心。

    心中窃喜的武帅立刻掏出手机给孙坦打了一个电话。

    孙坦也正在差人到处打听3321的事情,可打听了一圈,还是没打听到最直接的消息,这时武帅电话打来的第一句,竟是说:“坦哥,做3321的那个人我查到了。”

    孙坦脱口追问:“是谁?”

    “今年财金学院刚来的一个大一新生,叫李牧,木子李,牧场的牧。”

    “李牧?你确定吗?”

    “确定。”武帅肯定的说道:“我们南苏老乡会里有一个小子也参加他们的推广了,3321确实是那个李牧做的没错,他有个表哥是做互联网的。赚了几个臭钱就投钱给他做了3321。”

    “妈的。找死!”孙坦咬牙咒骂一句。沉声道:“行,我知道了,谢了。”

    武帅急忙追问:“坦哥,你准备怎么办?这小子可不是好惹的,听说前段时间校泳队四五个人跟他动手,被他一个人打伤了三个,我怕坦哥你吃亏。”

    孙坦不知道武帅和李牧有矛盾,所以也就毫无反应的中了他的激将法。冷声说:“我吃亏?哼哼,你等着看吧,这小子敢坏我的大事,我让他后悔都没有眼泪!”

    当晚,簋街一家知名的饭店里,章庆一脸忐忑的坐在孙坦面前,他本来在寝室都洗完澡准备睡了,结果孙坦一个电话打到他的寝室里,报上大名之后,点名要请他吃饭。

    章庆在人大也混了很久了。怎么会不知道孙坦的大名,只是他很诧异孙坦为什么要请自己吃饭。按理说,自己跟孙坦没什么交集,他是学生会领导,又搞了一个名气很大的助学帮,比自己这种靠特长在人大混毕业证的人要强得多,他请自己吃饭得目的到底是什么?

    孙坦一直没说请章庆吃饭的原因,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剥着龙虾,有时候抬起眼来看章庆一眼,指着满盆的小龙虾说道:“吃啊,别愣着。”

    章庆惴惴不安的吃了几个,两个不认识的人坐在一起都不说话、只低头吃东西的气氛实在是有些压抑,受不了了,章庆就问:“孙会长,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孙坦剥完了手中的虾仁,塞进嘴里又啜了啜手指,淡淡问道:“鼻梁骨还疼吗?”

    章庆不明所以:“孙会长,你说的话我听不懂……”

    孙坦冷笑一声:“你的鼻梁骨前些天不是被李牧拿足球砸了吗?还疼吗?”

    章庆冷汗都下来了,他跟孙坦没什么交情,孙坦忽然提这件事,让他以为孙坦是跟李牧有交情,于是急忙解释:“孙会长,我跟李牧只是有些误会,不过你放心,以后就什么误会都没有了,我肯定也不会再找他。”

    孙坦一脸鄙夷:“真他妈没种,你就白让人家砸了?”

    章庆摸不清头脑:“孙会长,你到底……”

    孙坦淡淡道:“这么说吧,在操场当众打你的那个李牧现在挡我的道了,我想搞他一把,可能需要你帮忙。”

    说到这里,孙坦忽然嗤笑一声,道:“当然了,如果你说你怕了李牧、惹不起他,我也不强求。”

    章庆仿佛一下子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想起那天在操场上,李牧在自己脸前踢动足球的那轻轻一脚,再看看眼前孙坦满脸耻笑的样子,他心里对李牧的恨意一下子又腾地烧了起来。

    章庆咬着牙说:“你说吧,要我怎么帮!”

    孙坦冷笑道:“我要让李牧滚出人大,不过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说着,孙坦大有深意的看了看章庆,又说:“我看了一勺池边的帖子,当初他动手打你的时候,有很多目击者,大家都知道是你主动挑衅李牧,所以你被打了也是活该。”

    章庆脸色铁青:“孙会长,你一定要这么说话的话,那我们就别聊了!”

    孙坦急忙笑着解释:“我的意思不是我觉得你活该,而是那些同学觉得你活该,这么多目击证人,我也没办法拿着个做文章。”

    章庆咬牙问:“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别卖关子行不行?”

    孙坦一系列的讽刺挖苦与激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眼看章庆上钩,便笑着说道:“其实很简单,你找个机会再把李牧激怒、逼他动手而且你不能还手,你得让自己处于绝对的弱势中,只要你做到这一点,剩下的就交给我了,你放心,李牧必然会滚蛋!”(未完待续。)

    ps:  第一更!不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冲上月票榜前十!月票榜是写手的荣誉殿堂,《重生玩美时代》18号才上架,比大多数冲榜的人都整整晚了十八天,但是,越是这样,冲上前十的荣誉感就越强烈,我们是后起之秀!我们要后来居上!现在的月票数是489票,距离最后一名差了三百票,三百票很多吗?不多!对收藏来说,几百票算什么?兄弟姐妹们,不歌在这里振臂狂呼,你们可否与我并肩一战?!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