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群起而攻
    “一帮特么的蠢猪,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助学帮弄来的这批机器,显示器是翻新货、主板和光驱都是假货,内存、显卡、cpu也都是残次品,如果不信的话,看看显示器的后盖的塑料是不是比边框的塑料要新的多?主板和光驱的做工是不是很差?内存卡、显卡拔下来看看接口是不是已经有了很多磨损点、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崭新只插过一次的?”

    扒皮王的这段回复,一下子吸引了好几十条回帖,这好几十条回帖中多数都是辱骂他并且捍卫孙坦的,只有少部分表示怀疑,不过,紧接着就有不少人单独出来发帖,询问扒皮王刚才的爆料是不是真的。??

    又过了几分钟,有人回复:“操!扒皮王说的没错,显示器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对劲,主板和光驱看着也不像大厂出的东西,塑料边摸起来都他妈扎手,还有内存和显卡的插片,磨损也比较大,一看就是插拔过不止一次两次!除了cpu和硬盘还看不出来,其他的地方都有问题!妈的,老子要退货!”

    紧接着,又有人回复:“王八蛋,我的光驱读盘的声音比拖拉机还大,里面明显有个类似螺丝或者塑料片的东西掉进去了,哗啦哗啦的响!”

    还有人说:“我的也一样,光驱烂到不行,开启键按了几次就陷进去弹不起来了!绝逼是假货!”

    “扒皮王”这个时候单开了一个帖子,标题为:“助学帮,究竟是助学还是坑学?”

    帖子的内容。扒皮王把刚才回复的曝光内容重新粘贴了过来。并且补充了一句:“对我所说的内容有疑问的同学。可以带着硬件到各品牌的店里咨询一下,咱们离中关村这么近,去一趟也没几步路,还是都确定一下更安心一些。”

    随后,扒皮王又曝出新猛料:“助学帮是学生兼职的吸血鬼、是无良的学生劳动力贩子。”

    在这个帖子里,扒皮王爆料,助学帮介绍给同学的所有校外兼职,他们都从里面拿用人单位的回扣。甚至是组织学生去参加节目录制,也是利用学生达到赚钱的目的,每个电视台都会给参加录制的观众辛苦费,但这些钱全都被助学帮的孙坦和武帅揣进了自己的腰包。

    这下整个一勺池边都炸翻了天,不少看到帖子的同学,第一时间在寝室楼里去通知那些刚买了机器的同学,消息传播的速度之快令人难以想象。

    孙坦这边机器还没发完,那边就已经是全校皆知了。

    武帅在阳台上看着孙坦和李牧谈笑风生,心里恼怒,便干脆躲回了寝室。闲来无事,他便登陆一勺池边。准备看看自己主动退出学生会的那个帖子是不是有了什么新的回复。

    可是,这一进来不要紧,铺天盖地声讨谩骂的标题几乎把他吓的瘫倒在地。

    挨个看完那些曝光的帖子,武帅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助学帮完了。

    紧接着,他又觉得,自己也完了。

    助学帮所有关于赚钱的秘密都被人曝光了出来,给学生介绍校外兼职、带他们参加各种花钱雇人撑场面的活动、向他们兜售各种看似便宜实则坑得要死的商品,这些秘密被曝光,必然会触发全校学生的众怒,更重要的是,助学帮在学校领导眼中的地位会一落千丈!

    武帅甚至觉得,这事情要是真闹大了,自己八成还得负责任。

    于是武帅脑子一热,立刻注册了一个新账户,在所有提及自己的帖子下面回复,回复的内容基本上都很一致:“楼主误会武帅了,其实这些事情都是孙坦所为,武帅以及其他的助学帮成员,都只是他的工具而已。”

    回复完这些,武帅稍稍松了口气,万幸针对自己的并不多,几乎都是针对孙坦,偶尔有一两个帖子会提及自己,看来孙坦才是眼下最麻烦的人。

    一想到这家伙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逼自己委曲求全,武帅心里就涌上一股愤恨,再看眼前这么多扒他皮的帖子,心情竟然畅快多了。

    孙坦发完了电脑,剩下的事情就只是这些装机技工轮流上门装机了,刚松了口气,他满面春风的跟李牧说:“你看,助学帮其实也不比3321差多少,而且跟3321正好互补。”

    李牧微微一笑:“我也是看中了助学帮,才会对咱们后续的合作感兴趣。”

    孙坦笑道:“助学帮的影响力也很大,而且牵扯的项目多,以后和3321结合,我们也可以把很多助学帮在做的事情搬到网上去。”

    孙坦正憧憬着,一个大一的男生带着两个同寝、抱着两个大纸箱气势汹汹的跑到孙坦跟前,把箱子往地上一放,说:“孙学长,我要退货!”

    “退货?”孙坦不由皱眉:“今天才刚装的机器,你才用了多久就要退货?”

    那男生一脸愤慨的说道:“你这机器纯粹是骗人的,显示器有问题,光驱主板有问题,显卡和内存也有问题!”

    孙坦脑子嗡的一声,不过很快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警告那男生道:“学弟,说话不要血口喷人,我们助学帮纯属是义务帮忙,为的是你们能够以最合适的价格买电脑……”

    “我也要退货!”

    孙坦话没说完,又是一拨人抱着箱子来到跟前。

    “还有我,我也要退!”

    孙坦根本就不知道,在他收割学生崇拜的时候,一勺池边已经把他的恶行都公布了出来。

    这时,孙坦一个跟班接了一个电话,随后立刻来到孙坦跟前,在孙坦耳边低声耳语几句。

    孙坦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低声说了一声:“回寝室。”随后便奋力推开围着他的人群。快步奔回寝室。

    孙坦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看完一勺池边那么多关于自己的内容。只可惜他发现的太晚了。一勺池边上的言论现在已经形成了一边倒,最早扒皮王爆料自己的时候,还有不少人替自己说话,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受骗者以及受骗者的同寝在网上爆料,那些信任他的人也都迅速倒戈。

    情急之下,孙坦立刻打电话给一勺池边的创始人,对方也是人大大四的学生,而且也是学生会成员。孙坦在电话里二话不说就让他先把一勺池边关掉,那人急忙上网看了看,发现孙坦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急忙先停掉了一勺池边所有的外部访问,随后带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来到了孙坦的寝室。

    孙坦让他分析所有相关帖子的ip,他想知道爆料自己的都是哪里来的,有哪些是人大内的,有哪些是人大外的,不过,论坛一关闭。学生们就炸了,那些得知自己上当受骗的人也迅速通知身边其他也买了电脑的人。两百多名学生带着自己的室友,用身体和机器围成了好几层包围圈,把奸商开来的两辆箱式货车团团围住,要求他们必须退货,否则不让他们走。

    商家急了,他们来之前还专门跟人大旁边的工行沟通过,收上来的货款清点之后直接由银行的保安、工作人员和经销商一起护送到银行存起来,可没想到,钱刚存完就遇到了这种事。

    此次给助学帮供货的老板名叫黄立山,燕京本地人,做硬件两年了,里面的猫腻懂得特别多,而且玩的也特别娴熟,可万万没想到,今天竟然在学校里阴沟翻船。

    这么多愤怒的学生围着他,他不仅走不掉,更不敢报警,这里每一台机器里都有假货和翻新货,如果警察过来,见到事情闹得这么大,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可是,被这么多愤怒的学生围着,他也生怕这些学生会控制不住,万一有人带头,自己今天还有可能要挂彩,于是他只能藏在车里想对策。

    学生们在车外整齐划一的喊着四个字:“奸商退钱!”,黄立山听的受不了了,知道今天自己犯了众怒很难出得了这学校,便想着赶紧想办法息事宁人,否则一旦惊动校方,那自己也真要倒霉了,校方给警察和工商分别打个电话,自己就真的完蛋了。

    被逼无奈,黄立山给孙坦打电话,向孙坦提出了退钱的要求,他愿意把所有的购机款如数退给这帮学生,但每台机器五百块的定金在孙坦那里,他的意思是,现在孙坦也得把那份钱拿出来才能填不上所有的窟窿。

    孙坦答应了,但却要求黄立山先全款赔付,然后自己再把那十几万的定金给他。

    黄立山也不乐意。

    他虽然跟孙坦合作很久了,但还从来没出过这么大的问题,从今天这个架势来看,自己以后也不用指望孙坦帮自己销货了,所以现在正是各自为各自利益争取的时候,如果孙坦不把钱拿出来,他说什么也不能自己垫付,否则万一孙坦赖账,自己如何是好?这小子是地头蛇,有一定背景。

    孙坦眼下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查ip上了,便对黄立山说:“我现在没工夫过去,你先退你收到的货款,告诉学生定金我来退。”

    说完,孙坦就挂上了电话,旁边一勺池边的创始人说:“扒皮王的ip是燕京本地,我搜到的是一家网吧,离咱们学校有个六七公里,其他的人大都是咱们人大校内的ip,我看了那些校内ip的用户信息,大部分都是注册很久的,不过有一个号是今天下午刚注册的。”

    “什么号?他注册的ip有没有登陆过其他账号?”

    “有。”

    “是谁?发了些什么言论?”

    “那个id叫擦亮你的眼,发的言论基本都是在说助学帮的问题责任都在你,不在武帅和其他人身上。”

    “那个ip登陆过的其他账号是什么?”

    “其他账号,id是‘我就是武帅’…”(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