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事情成了
    “武帅,我草你个妈!”

    孙坦怒骂一声,脸色铁青。??

    没想到武帅竟然敢在背地捅自己刀子,这小子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正恼火着,身边的人盯着电脑说道:“那个擦亮你的眼还单发了一个贴子。”

    孙坦急忙问:“发了什么帖子?”

    那人把笔记本电脑推到他面前,孙坦急忙定睛一看,片刻后,肺都快气炸了!

    擦亮你的眼,也就是武帅注册的小号,专门发了一个帖子,帖子的内容是:“大家不要再误会武帅了,武帅不愿意与助学帮的人同流合污,所以今天才会主动退出学生会,退出学生会,自然也就退出了助学帮。”

    下面的回复一部分依旧对武帅口诛笔伐,但一部分人确实释放了一些正能量,说武帅品质高尚,主动退出学生会,就是不愿与孙坦这种人渣同流合污。

    孙坦几乎暴走!

    这个狗草的武帅,借坡下驴、落井下石啊!这个时候这么着急把自己摘出去,还把退出学生会的事情也拿出来说事儿,摆明就是要跟自己划清界限啊!

    妈的,怎么就能这么巧,他刚发帖退出学生会,就立刻有人发帖爆光了助学帮最大的秘密,这不可能是偶然事件!难道是这小子记恨自己,所以在一勺池边把自己曝光了?

    一勺池边的创始人说:“不太像是武帅干的,如果真的是他,他就不会犯下用常用ip注册小号这种蠢事了。”

    “那会是谁?”孙坦眉头紧锁。心中忽然想到李牧。

    难道是他?

    可是也不太像。李牧刚才一直在货车旁边跟自己聊天。他根本不具备作案时间啊,再说了,自己跟李牧之间,只是自己动过想搞他的念头,但他是肯定不会知道的。

    能是谁呢?

    想来想去,孙坦也没想出个头绪,脑海中梳理出了不少有嫌疑的人,但是如何确定是谁。就非常困难了。

    不过一想到武帅,孙坦心里就恨的牙痒痒,这时候跟自己撇清关系、落井下石,这几年白养他这个白眼狼了!等着吧,他一定得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就在孙坦待在寝室里窝火的时候,被学生围堵在车里的奸商黄立山快崩溃了。

    愤怒的学生几乎要把他的车给掀翻了,被逼无奈之下,他答应给所有购买电脑的学生退款,学生的愤怒不减,要求他立刻马上安排退款。黄立山只好大声解释道:“同学们先消消气听我说,你们买电脑的钱里。每台五百块订金还在你们学生会的手里,我现在先把今天收到的货款全部退给你们,剩下的五百块订金,由学生会来负责。”

    一听这话,当即有学生愤怒的质问道:“你开什么玩笑?你是商家,订金肯定是要交到你们手里的,你现在说定金不在你手上,谁能证明?”

    “对啊!同学们不要相信他,这可能根本就是他的借口,想故意少退我们五百块钱,然后逃之夭夭!”

    人群的气愤一下子又被点燃,黄立山苦着脸解释道:“同学们,我真不是想逃,也不是故意想坑你们钱,你们交的定金确确实实不在我的手上,就在你们学生会那里。”

    “什么意思?订金为什么会在学生会那里?难道不该是他们给你们订金,你们才组织送货的吗?”

    黄立山面对如潮的声讨,只能继续解释:“我对天发誓,我说的没有一句谎话!”

    “狗屁!你说的根本就不符合逻辑,我们不管,你必须把所有的钱都退给我们,否则我们立刻打110报警!”

    “同学们别冲动……”黄立山万万不敢把警察也牵扯进来,急忙说道:“这样吧,我给你们学生会的副会长孙坦打个电话,钱在他那里,让他来给你们一个交代。”

    黄立山也是被逼急了,关键时刻不得不把孙坦搬出来,原以为报了孙坦的名字能够缓解学生的情绪,没想到一不小心把孙坦卖了,眼下学生最痛恨的一个是他,另一个就是孙坦了!

    一听说当初买电脑的定金都还在孙坦手里,大家也就立刻明白了,原来这钱是被孙坦赚走了,否则的话,这钱肯定不可能还在他那里,应该早就给了黄立山才是。

    不知道哪个学生忽然愤怒的骂道:“草他奶奶的武帅,这个王八蛋一台机器赚了咱们五百,两百多台机器,这就是十几万啊!这个王八蛋心也太黑了!”

    “妈的,孙坦人呢?刚才还在这儿呢,跑哪去了?”

    “不行,去他的寝室找他,让这王八蛋说清楚!把校领导也找来,问问他们孙坦这么欺诈同学,该怎么处理!”

    “找孙坦是肯定要去找的,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让这个奸商先退钱,而且要退就退全款,孙坦那的钱,让他去要!”

    “对,奸商退钱!再不退我们就打电话报警!”

    “还得打电话给工商局和电视台,欺骗两百多大学生,看看政府怎么处理!”

    黄立山被淹没在学生的口水中,脸色苍白,连续给孙坦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最后孙坦索性关机,学生们又对黄立山步步紧逼,无奈之下,黄立山立刻联系银行刚给自己办过存款业务的业务员取钱,但对方遗憾的回复说已经下班,而且现金全部都由运钞车运至总行了。

    这下黄立山傻了,两百多台机器是一百多万人民币啊,自己去哪弄这么多现金赔付给这么多的学生?

    无奈之下,他只能打电话给自己的老婆还有弟弟,让他们帮忙筹措现金。

    家人一听说要一百多万现金,也都惊住了,一百多万现在能买两套房了。大晚上的、银行又关门了。哪来这么多的现金啊?

    家人虽然答应立刻想办法凑钱。但这么多钱也确实很难凑出来,而黄立山这里,眼看学生就要失控了,也不知道到底能等多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天都快黑了,群情激奋的学生还在逼着黄立山退钱,寝室区这边这么大的阵仗,也吸引了校方的注意。先是宿管通知了保安,保安来了之后发现劝不动这些学生,了解事情经过之后,便立刻跟教务处领导联系。

    教务处紧急来了一个专管校风校纪的副处长,好不容易弄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当即便先请学生们给他一点时间,随后他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分管本科教学的副院长孙永。

    孙永是孙坦的堂大伯,是他爸爸的堂哥,也是他在人大最大的依仗,教务处来的这个副处长也知道这一层关系。所以便先跟孙永联系,把事情通报给他。让他来决定该怎么处理。

    孙永早就知道孙坦在学校里搞了一个助学帮,也了解过助学帮的模式,在他看来,孙坦这个模式还是非常有意义的,但是他并不知道,助学帮竟然是一个专供孙坦敛财的工具,在电话里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心里愤怒不已,几乎脱口就想告诉对方,让他按规定办,但冷静下来一想,自己还是得想办法帮孙坦开脱责任。

    毕竟是堂弟的孩子,而且堂弟一家在燕京也颇有实力,如果这件事情自己不管不问,以后可就结了仇了。

    于是,孙永一边请对方先缓解学生的情绪,一边想办法联系孙坦,这件事现在要想保住孙坦不出问题,就必须得尽快把学生情绪安抚下来,商家退钱是必须的,而且要尽快,孙坦那边也要尽快把拿到的钱吐出来,先让学生平息愤怒,否则的话,两百多号人加上几百个看热闹的,这种事情一旦闹大,部委肯定会特别重视,到那时候,事情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了的了。

    孙坦在人大这些年顺风顺水惯了,真遇到危机,以他20出头的年纪和阅历,一时半会也根本想不出真正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他只是觉得,这种时候自己绝对不能在同学面前充当出头鸟,所以他躲在寝室里,拒接黄立山的电话,甚至是直接把手机关机,在他以为,这件事情只要黄立山答应退钱就能解决,先让他扛住,安抚住学生、把钱退给他们,事情的风波就能过去。

    孙永打孙坦电话打不通,只能打他寝室电话,结果寝室电话也被拔了线,孙永没办法了,只能打电话给孙坦的爸爸,让他赶紧跟电脑经销商联系,想些对策把这场风波度过去。

    孙坦的爸爸立刻赶往人大,等他到人大的时候,黄立山的家人才送来区区二十多万现金,远不够这两百多个要退钱的学生。

    孙坦爸爸不露声色的看着事态发展,然后打电话开始筹钱,自己家的家境虽然不错,但一下子能拿出来的现金也没有太多,只能打电话给一些经商的朋友,让他们想办法帮帮忙。

    几十分钟之后,差不多五十万现金就送到了人大。

    李牧在人群外看着一个中年男人提着两个大包到了黄立山面前,而黄立山却根本不认识他,直到那个中年男人把钱放在他面前,并且耳语了几声之后,黄立山才终于如释重负。

    看完这一切,李牧转身走出人群,打了个电话给赵康:“康子,媒体怎么还没来?”

    赵康说:“我二十分钟前就已经都通知了,应该快到了吧。”

    赵康话没说完,李牧便看见几个背包的男女飞快的往寝室区跑,其中两个男人还一边跑一边从背包里取出相机和手持摄影机,于是他对赵康说:“这事成了,后面的事不用咱们操心了,咱俩吃烤串去。”(未完待续。)

    ps:  31号快过去了,月票榜的奢望终究是没能实现,不过还是感谢大家,明天就4月了,请大家一定要把保底月票投给不歌,如果我们从1号开始,是不是就有机会在都市类别的榜上留下名字?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