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长相守
    李牧的问题,让苏映雪表情闪过了一丝慌乱。

    对李牧来说,他一直觉得自己上辈子活的挺失败,所以对上一世的很多记忆都有些本能的缺乏自信,他的新生从高考的最后一天下午开始,那是他的人生断层,在那之后的他,自信、果敢又足够坚韧,但在那之前的他到底怎样,他都不太确定了。

    记忆中,高中三年自己乏善可陈,无论是学习、长相、衣着、家庭,在班里都只能勉强算是中等,苏映雪却不同,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整个学校男生的心,所以上辈子的李牧一直觉得,自己对苏映雪的单相思是不会有结果的,这辈子就算自己偶尔会有觊觎她的念头与些许信心,那也是在重生之后。

    但是,苏映雪刚才的一席话,却有些颠覆了李牧的一贯认知,苏映雪能说出自己高中三年里的那么多细节,足以说明,她当年是关注留意过自己的。

    见苏映雪不说话,李牧便道:“我说句心里话吧,高中三年我对你其实一直挺关注的。”

    苏映雪微微一笑,之前的那点慌乱消失不见,脸上洋溢着一种别样的自信与欣慰,对李牧说:“我也一样。”

    说着,苏映雪端起手里的易拉罐,说道:“咱俩喝一个吧,把之前那个补上。”

    李牧说:“你刚说完,之前那个是离别酒,现在还补它干嘛?”

    苏映雪笑道:“补的是酒啊,至于前缀。当初那杯酒是离别。现在这杯就是……”

    李牧面前的苏映雪忽然陷入了思索。

    她下意识的说了个对比。本是想告诉李牧,这杯酒已经不再是离别酒了,而是有了相反的含义,但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去描述。

    在她的心里,是有一个词的,只是她不好意思说出来。

    她觉得,缺失的那杯是离别。补上的这杯,是相守……

    相守就是相互守候,和自己跟李牧现在的情况很贴切,但她又觉得,相守这个词总是被人用在爱情上,说出来,是否会有失矜持,又是否会让人误会。

    李牧见苏映雪话到嘴边陷入思索,心里明白,自己词穷十轮。苏映雪都不会词穷,她肯定想到了要说什么。但只是说不出口。

    恰好的是,李牧也想到了那个词。

    于是,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现在这杯是相守。”

    苏映雪微微错愕,李牧忽然说出这个词,恰好正是她的心头所想,刚才的矜持一扫而光,她举着酒杯,点头说:“说得对,是相守。”

    李牧仰头,一瓶酒又喝了个干干净净。

    再看苏映雪,皱着眉头喝了一大口,没想到在快喝完的时候呛到了,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

    李牧轻轻替她拍打着后背,说:“小口小口的喝点意思意思就行了。”

    “不好。”苏映雪的声音带着几分娇嗔:“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放纵过自己,你就让我随心所欲吧。”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心里对自己上大学之后、对苏映雪的态度和表现就更多了几分懊悔,至少自己该像高中时那样,继续关注着她,这才是不忘初心。

    酒越喝越多,心有所想时,酒量就会变得格外的差,几瓶啤酒下肚,就已经让李牧有些昏沉,脑子里却变本加厉的胡思乱想起来。

    回想上辈子苏映雪的人生之路,除了感情生活看起来一片空白,其他领域她都做的非常出色,学业有成、事业有成。

    也正是上辈子的印象作祟,李牧一直觉得,苏映雪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女人,她看问题比同龄人看的要透彻的多,而且也长远得多,所以,他一直以为,苏映雪就是那种完全不依赖感情的女人,她人生的满足点永远不靠异性来提供,而是靠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与梦想。

    但是,他不知道,一直以来,苏映雪只是把对感情的依赖埋藏起来了而已。

    不只是上辈子悄悄对李牧的关注,包括最近这些天,苏映雪心里也几乎每天都在惦记他,只是她很理智的觉得,李牧这些天一定比较忙,各种事情缠身,自己虽然不能给他的事业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最起码也不能拖他后腿。

    苏映雪上辈子就是这种淡如水的女人,即便是再牵挂,她也只是把牵挂放在心里,极少会让对方知道。

    上一世,两人默契的对彼此都隐瞒了自己心里的那份牵挂,苏映雪坐火车北上到人大求学的那天晚上,她脑子里想的是即将前往金陵的李牧,李牧在金陵那所二本混日子的时候,脑子里也经常想到远在燕京的苏映雪。

    他想知道关于苏映雪的消息,于是找到了一勺池边,因为苏映雪在学校名声极大的缘故,李牧直接上一勺池边就可以看到关于她的无数信息,但苏映雪想知道他的消息,一般情况下总是很困难。

    她也关注过李牧那所学校的论坛,但整个大一那一年,她都没在上面看到任何与李牧有关的消息,直到大二那年,她才在一个帖子上看到了李牧大学时期乐队首演时的照片,那时候她还微微有些失落,因为她知道,玩音乐的大学生身边总是有很多女孩子萦绕。

    两人都牵挂着对方,却又都觉得对方早就把自己忘了,生活中,因为这样而没能走到一起的男女多不胜数,彼此间的磁场太相似,有时候反而会起到反作用。

    于是才会出现李牧追着苏映雪来了燕京,却发现苏映雪去了国外,李牧留在燕京发展的消息被苏映雪得知,苏映雪又放弃华尔街的梦想回国发展,但最终两人终于又在同一个城市扎根的时候,苏映雪却从来没等到李牧发来的任何消息。

    她和李牧一样,也觉得彼此在对方心里恐怕早就没剩下什么了。

    还是那句话,偌大的燕京,从不曾给过他们俩擦肩而过的缘分。

    最后苏映雪一心扑在事业上,被家里逼急了,跟一个在美国读书时的好姐妹的亲弟弟结婚了。

    她和好姐妹都知道对方是同性恋,苏映雪就是奔着形婚去的,一直到她在美国穿上婚纱的那一刻,她心里还存在一个多年的遗憾:高三毕业的散伙饭,她想跟李牧喝杯离别的酒,但那一场散伙饭上,李牧醉的太快,快到苏映雪刚下定决心主动去找他喝杯酒的时候,他就已经断片儿了。

    遗憾的是,上辈子的这些过往,李牧并不知道内情,苏映雪此刻更不可能知道自己上辈子已经走过一遍的人生轨迹。

    不过,李牧忽然在这个晚上,找到了一样自己从来不曾在苏映雪身上找到的东西。

    是信心。

    或许,苏映雪不是自己想象中那种只在乎事业与梦想的女强人;或许,她也曾在悄悄关注自己的时候,迸发过与自己一样的想法;或许,她对爱情,也有和其他女孩一样的憧憬。

    上辈子的离别,这辈子的相守……

    李牧在心底将这句话重复了无数遍,人生已经有了这么大的逆转,又何不咬咬牙,转他个天翻地覆呢?!

    一时间,李牧好似感受到了自己的雄心万丈,他忽然抬起头来,双眼迸发出灼热的光彩,盯着苏映雪说:“映雪,我从现在开始追你吧!”

    苏映雪如遭雷击的呆愣住了,她惊讶于李牧的话,为什么他说从现在开始追自己,而不是像其他男人那样,直接说我喜欢你,你做我的女朋友吧,后者才是表白的惯用套路才对吧?

    更何况,她是喜欢李牧的,自从她看到这个整天昏昏沉沉的家伙在看她时、眼神里那种别样的流光溢彩,她就发现,不知怎的,自己竟然也会被他那双不大但又漆黑的眼眸所吸引,有些时候,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不需要物质、外表甚至能力来支撑,一个久久不能忘记的回眸就够了。

    不过,苏映雪很快想明白,如果刚才李牧直接像别人那样说出“做我的女朋友吧”这种话,自己恐怕一定会迟疑挣扎,毕竟自己不仅答应了父母在大学时期不谈恋爱,甚至自己也都没做过任何要谈恋爱的准备,如果李牧忽然略过表白,直接向自己要一个明确答复,自己恐怕会被他吓到。

    李牧现在说要开始追自己,这应该也算一种另类的表白了吧?这个家伙,连表白都不走寻常路。

    苏映雪如是想着,心里竟也涌起娇羞与欣喜,她曾经在杂志上看过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说:如果你在年轻时喜欢一个人,最幸福的不是你们很快能在一起,而是你们知道彼此正相互喜欢着。

    苏映雪红着脸问李牧:“那你准备怎么追我?”

    “我不知道。”李牧摊开手来苦笑一声:“我还没想好,你得让我好好想一想。”

    苏映雪发现李牧平时做事极有主见,又有眼光,可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透着一股茫然的劲头,整个人看起来傻傻的,不过竟然还很可爱。

    苏映雪用少有的羞赧问李牧:“你追我的目的是什么?”

    李牧淡淡道:“长相守吧?长相守是个考验,随时随地,一生……”(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