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好的礼物
    接到许嘉铭的来电,李牧心里有些诧异,而许嘉铭一开口就说晚上想请自己吃饭,这就更让李牧摸不清头脑了。??

    昨天自己和许嘉铭也只是到了点头之交的地步,互留了手机号也是出于礼貌和客气,但是今天他就忽然打电话要请自己吃饭,这就有些想不通了。

    许嘉铭可能也觉得自己这样忽然说要请客吃饭有些突兀,便借口说:“我弟弟对你做的事情非常敬佩,但是昨天的场合有点乱,没能跟你好好聊聊,所以就想约个时间咱们私下里吃顿饭。”

    李牧觉得许嘉铭说的话水分很大,他弟弟自己昨天倒是认识了,叫许嘉辉,不过两人几乎没怎么说话,两人好像谁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对方身上过,现在许嘉铭打电话说他弟弟很敬佩自己,这明显是说不通的。

    不过,李牧也懒得去管这话说不说得通,因为他晚上没有时间。

    听闻李牧晚上有事,许嘉铭的自尊心感觉到了一丝受挫,虽然他确实觉得李牧的牧野科技非常牛逼,但他还是觉得,我是许家第三代子嗣,家大业大,我主动请你吃饭,你就算有事情,也该退掉紧着自己这边。

    因此,许嘉铭的心情有些悻悻,硬着头皮问:“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李牧眼下事情也很多,说不好具体什么时候有空跟他兄弟俩一起吃饭,于是便道:“暂时可能还确定不了,要不咱们回头再约吧。”

    许嘉铭的自尊心无法再支撑他继续问下去了,他嗯了一声,说了句:“那就回头再约。”然后便道了再见。

    挂了电话,李牧是直接把这件事丢到了脑后,而许嘉铭则有些烦躁。

    手头还有五千万。时间还剩下差不多一年半,这五千万如果有机会投个优质项目,一年半之后翻倍,自己也只是能勉强回本,

    到时候一众三代子嗣在老爷子面前做总结报告,别人都说自己盈利多少。唯独自己保本,不用说也成傻逼了。

    造假?更不可能,到时候每个人的账目,都会有专门的审计公司来审计,而且是老爷子这么多年亲手培养出来的,那帮人的能耐,许嘉铭早就有所耳闻,所以,敢在账面作假的人。绝对是傻逼中的傻逼。

    许嘉铭心里清楚,想反败为胜的唯一出路就是找一个绝佳的项目,孤注一掷。

    目光又集中到了李牧身上,许嘉铭犹豫再三,给陈泽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帮忙,晚上约李牧出来吃顿饭,聊一聊。

    陈泽只是淡淡的说:“别人既然说了晚饭有约了。就不要再试图让别人为你改变既定计划了,这样吧。晚饭之后我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约他出来组个局。”

    ……

    李牧下午五点多才开车出来,按照苏映雪提供的地址,把车停在她姑妈所在的小区门口。

    几分钟后,穿着一件驼色毛呢风衣的苏映雪便从小区大门走了出来,坐进李牧车里之后。李牧对她说:“咱们今晚去吃西餐,没意见吧?”

    苏映雪点点头,眨着眼睛说道:“我没意见,吃什么你定就好,不过能先让我看看照片吗?”

    李牧伸手从后排座椅上拿过厚重的相册。所有冲洗出来的照片也都放在一个大信封里,夹在相册中间。

    苏映雪接过相册,打开后看的第一眼就愣住了。

    照片中的自己,正昂着头四十五度的样子,满脸惊喜的看着树上满满当当的黄叶,李牧抓拍的角度正好在自己的九十度侧面,自己当时兴奋而又专注的表情,被他抓拍的恰到好处,就懒苏映雪自己都不禁有些诧异,那天自己真的有这么兴奋吗?以至于嘴角的弧度是那么的自然,表情与眼神也是那么的欣喜。

    再往后翻,苏映雪更加惊讶,李牧抓拍的实际太到位了,而且他抓拍的时候在构图上还非常考究,那回眸一笑时,他刻意拍成了竖版,把自己放在图片中央,距离和角度也找的刚刚好,照片对焦点在自己的面部,而背景是自然虚化的银杏大道,虽然虚化的效果有些模糊,但那样金灿灿的一片往后延伸,景深的层次感立刻凸显出来,意境极好。

    一张张这么看下去,苏映雪的心也越来越柔软,看到最后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要化了。

    专业的摄影师也能把人拍的很漂亮,但他往往有自己的一套解决方案,拍照时,要求被拍照者完全按照他的要求,然后再用后期制作来进行优化,拍出来的人虽然漂亮,但严重缺乏真实,但李牧拍的这些,几乎绝大部分都是自己细心从苏映雪身上捕捉到的镜头,所以当苏映雪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心里感受到了极大的惊喜。

    照片全部看完,李牧已经把车开到了环路上,苏映雪小心的把照片一张张放回信封里,然后又将其夹在相册中,低声说:“这是我收到过的,最好的礼物。”

    李牧侧脸一笑:“你喜欢就好。”

    何止是喜欢,简直是太喜欢了。

    喜欢的不是画面中完美无瑕的自己,而是那个发现并记录下自己这一刻的李牧。

    2001年的三里屯在外地人的脑子里鲜有概念,燕京本地人一提到这里倒是知道,这里是使馆区,到处是一个个独立的小院,院子周围拉上了铁丝网,还有武警站岗,里面矗立着形形色色的国旗,大街上见到外国人的频率要比燕京其他地方高出许多,尤其是周围的餐厅,几乎都是专门为这些涉外人士而开的。

    李牧没想到01年的三里屯就已经这么热闹,傍晚人头攒动,很多年轻的俊男靓女以及人高马大的西方男女,街边有不少异域风情的餐厅,有法餐厅,意大利餐厅,泰餐厅以及伊朗餐厅等等。

    除了餐厅多,还有不少小酒吧,周末的缘故,酒吧生意很好。

    李牧带着苏映雪在三里屯随便转了一圈,看了看热闹,然后便去了李牧提前预定好的法餐厅,不得不说,王胖子虽然没看透未来汽车市场的空间,但对娱乐看的还是比较准的,三里屯现在确实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娱乐市场,小酒吧林立,但惟独缺乏真正的大型club,李牧看到日后著名的mix还正在装修,看那架势,估计明年一二月份就能开业。

    工体大院里现在还有不少场地和楼宇空着,未来这里将成为数个大型club的聚集地,门前街道两侧,一到夜晚也将停满各式各样的进口豪车,他们会开着豪车载着妹子和朋友,在这个纸醉金迷的场所一掷千金,一个牛逼的大型club,周末一晚上的资金流水可以轻松超过百万,那些日后成了网红的富家子弟甚至可以一个晚上就消费掉几十甚至上百万。

    总之,夜店的生意真的有得搞,王胖子、陈泽他们都在本地有足够的人脉,赚这份钱很轻松,就是10%的股份有点尴尬,李牧也知道,注定这钱不该自己赚,将来如果真干起来,10%股份的分红,干脆就留给朋友们签单算了。

    点餐时,一个穿着正式西装的白人侍应生走了过来,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中文,递上了一份中法文的菜单,李牧顺手点了个牛排,结果在几成熟的问题上遇到了沟通上的困难,侍应生好像很少招待华夏人,询问李牧牛排要几分熟的时候,李牧怎么也听不懂他的意思。

    苏映雪体会到了对方的意图,一开口就是李牧听不懂的语言问了一句,对方一听到苏映雪说的话,急忙欣喜的点了点头,态度也一下子变得更好了几分,苏映雪这才对一头雾水的李牧说:“他是问你牛排要几分熟,他说他刚在这里工作不久。”

    李牧有些错愕,伸出一只手来:“五成。”

    这下对方倒是看懂了,又询问了苏映雪几句,随后才礼貌的拿着菜单离开。

    侍应生走后,李牧好奇的问苏映雪:“你会说法语啊?”

    苏映雪点点头:“会一些。”

    李牧更诧异了:“咱们也没开过法语课啊,你跟哪学的?”

    苏映雪笑道:“我妈以前留过法,从小断断续续的教过我一些。”

    李牧轻轻点点头,苏映雪家里的情况,其实他一直不是太了解,他只是高中的时候知道苏映雪的爸爸是海州市局的副局长,至于她家里其他人的情况,李牧并不了解,只是后来同学聚会的时候有人聊起,苏映雪的妈妈倒是生在一个书香世家,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人,能出国留学的,也算是非常难得了。

    两人在饭桌上聊起再过两周3321要回海州做助学的事情,李牧说自己准备趁机会回家待两天,问苏映雪要不要一起回去,苏映雪盘算了一下时间,回海州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火车要差不多12个小时,一来一回就是一整天了,周末一共也就两天,行程太赶了些。

    李牧的计划是周五下午坐飞机到金陵,然后就直接回海州,十点多应该就能到家,回家过个周末,周一上午去乡下助学,然后就不回家了,下午直接从学校去金陵,然后坐飞机回来,周一傍晚就可以到学校,不过要缺一天的课。

    想回家,但又不太有勇气说服自己放弃一天的课程,苏映雪心里有些纠结。(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