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以后就在这洗吧
    苏映雪和李牧的“早恋”得到了她姑姑的暂时肯定,虽然这种肯定还附加了两个要求,但对苏映雪来说,已经非常之满足了。?

    也是这次带李牧见过姑姑、姑父之后她才发现,心爱的人得到家人的肯定,比自己得到家人肯定还要来得幸福得多,而且,她现在心里对自己和李牧的感情也就更放开了一些。

    一天课程之后,两人相约在教学楼外碰面,如其他情侣一样,相互依偎着往校外走,苏映雪极少见的用撒娇的语气对李牧说:“晚上你准备给我做什么好吃的?”

    李牧想了想,笑道:“到超市看看,你想吃什么咱们就买什么。”

    苏映雪问他:“买了你就会做?”

    李牧点点头:“当然。”

    自己一个人在燕京漂了那么久,李牧做饭多少还是有点手艺的,有些时候实在是吃够了外面的饭菜,忽然发现,偶尔自己买点菜做一顿饭,再简单也吃的幸福无比,再后来,李牧就习惯了每个周末自己买菜做饭,所以也就有了些许烹饪家常菜的手艺。

    两人如过日子的小两口一般来到超市,推着车买了一大堆菜还有一瓶红酒回到裕城花园,李牧今晚准备了四个菜,其中糖醋排骨和麻婆豆腐是苏映雪钦点的。

    对李牧来说做菜倒是不难,难的是做菜前后的准备与善后工作,摘、洗、切、腌几道工序忙活下来比做菜要累上许多,好在苏映雪勤快的跟在身边打下手,两个人动手做事,比一个人的效率快得多。

    两人一同忙完了准备工作,李牧便对苏映雪说:“你出去看会电视,一会做饭油烟大。”

    苏映雪摇摇头,轻轻从身后抱住李牧,低声说:“我陪你一起,没准有能帮忙的地方呢。”

    李牧笑道:“能帮的你都帮过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就行。”

    苏映雪还是摇头:“不,我要看着你做。”

    李牧无奈,点点头,对她说:“你稍微离远一点,待会儿别溅到你。”

    对李牧来说,做饭最主要讲究的就是火候,油烧到多热时放葱姜蒜、多热时放肉、多大火炒或炖,最后再用多大火收汁,掌握好火候,一道菜的味道基本上就错不了。

    苏映雪在旁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李牧在灶台前面忙来忙去,李牧每做出一个菜,她就帮忙端到一边,等李牧把四个菜都做出来,两人才出了厨房,在餐桌前坐下。

    李牧特意把买来的红酒打开,给自己和苏映雪各倒了一杯。

    李牧做的这几道家常饭菜不敢说有多好吃,但绝对不输于一般的饭店,苏映雪吃的赞不绝口,心情好,酒也不知觉多喝了些许,等吃过饭,七百毫升的红酒苏映雪至少喝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都进了李牧的肚子。

    吃过饭,两人把餐桌和厨房收拾了一番,等忙完一切回到客厅的时候,苏映雪的酒劲儿渐渐上来,小脸儿通红通红的,眼神也略微有些迷离。

    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相拥着看一档无聊综艺节目,苏映雪把自己的长发托在鼻子前闻了闻,一脸嫌弃的说道:“满身都是油烟味儿,连头发里都是。”

    李牧笑着说:“都说了让你别在厨房待着,你偏不听。”

    苏映雪指缝抓着头发对李牧说:“刚才头发离你这么近,你不嫌弃吗?”

    李牧恬着脸说:“我闻着你是香香的。”

    说着,李牧又摊开手来,道:“来,接着让我抱着。”

    苏映雪不看李牧,而是在自己的衣服上也闻了闻,说:“你不嫌弃我,我嫌弃我自己,我去洗个澡吧。”说完,苏映雪站起身来,看了看时间,现在刚过了八点,时间还早,自己只要十点半之前回到寝室就行,免得姑姑打电话来查岗。

    李牧见她是认真的,便也装模作样的闻了闻自己,一脸嫌弃的说道:“哎呀,我身上也挺难闻的,我也得洗个澡,要不咱俩一起洗吧。”

    苏映雪原本就有些泛红的脸蛋儿瞬间红如酡染一般,低下头不敢看李牧,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手机,低声说:“要不你先洗吧,我等会儿再洗。”

    李牧刚才那句有些唐突的话,一半是真心、一半是玩笑,现在苏映雪羞成这样,李牧自然也不好意思再逗她,赶紧说:“跟你开玩笑呢,你先洗吧。”

    苏映雪这才娇羞的看了李牧一眼,转身去了卫生间。

    卫生间很快传来花洒不规律的流水声,苏映雪在花洒下的一举一动都会让这种流水声不断变化,如同一种特殊的音律一般,协奏着一首没有旋律,却比旋律更激荡心弦的乐章。

    喝了一点酒的李牧只感觉浑身上下燥热难耐,身上的血都开始往下半身汇聚,一想到自己重生至今,小兄弟还没开过张,李牧就忍不住在心里哀叹。

    重生半年,自己赚的钱比自己上辈子三十来年赚的钱多要多得多,可是偏偏女人方面还一个都没有染指过。

    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啊……

    可是一想到苏映雪,李牧心头就更蒙上一层阴霾,想彻底征服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小妖精,估计自己这辈子的处男之身还要再保留一段时间,因为李牧看得出来,苏映雪是在把控着她自己的节奏,自己贪心不得。

    等苏映雪洗完澡出来,李牧胸腔那一团火还不曾熄灭,而此时的苏映雪却几乎已经穿戴整齐,她穿着自己最里面的长袖t恤和运动裤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手上用毛巾揉搓着头发,对沙发上的李牧说道:“我该在你这里放几件换洗衣服,在这儿洗澡比在学校澡堂洗澡舒服多了。”

    李牧直勾勾的看着她,心不在焉的说道:“是啊,要不你以后就干脆每天来这儿洗澡吧。”

    “行啊。”苏映雪擦着头发,一不小心看到李牧那如狼一般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有些局促的说:“你不是要洗澡的吗?还不赶紧去。”(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