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为她的将来负责
    搬家之前的这几天,李牧和爸妈频繁奔波于海州和金陵之间,买各种家用电器、家居家具,李爸李妈现在的消费观念比之前是有了很大的提升,在这方面已经打消了省钱的概念,新家的一切都从新添置,老房子里的所有家具家电都一概留下不再搬走。

    三口人齐心协力,终于在腊月二十四这天搬进了新房,搬新家这天,李妈和李牧的舅妈一起在家做了顿大餐,邀请亲戚到家里来燎锅底,算是庆祝乔迁,第二天一早,李牧便开着自己那辆l8,载着爸妈一起回了乡下老家。

    一家人在二叔家里吃了顿团圆饭,因为李爸的缘故,二叔的生活状况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两个姑姑家里也在李爸的资助下做起了小生意,生活也都有了非常明显的改善。

    席间二叔和李爸喝了点白酒,看得出他心情很是不错,指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说:“年后等芬芬嫁人,我也就能了一庄心思,往后多赚点钱给小彬再盖栋新房,等他结了婚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饭桌上的一家人观点都差不多,没人觉得李芬这么早结婚是不是有些欠妥当,在他们看来,李芬已经辍学在家,同村和她差不多大又不上学、不外出打工的女孩子基本上都结过婚或者说好婆家了,李芬也自然不能拖着,更何况她未来的婆家在镇子上名气很大,家里有个面粉厂,家境相当殷实,在镇上是出了名的。

    李牧留意看了一下李芬的表情,发现当大家在议论她不久后的婚事时,她的表情没有丝毫开心或者害羞,有的只是眉宇间一丝愁容,似乎并不情愿。

    李芬只比李牧小了一岁,长相还算不错,性格也挺好,是非常实在的一个女孩,印象中她上学只上到高一就不上了,在县城打过一年工,家里开了批发部之后,她才回来帮忙,如果按照前世的轨迹,她并没有回家,而是跟同乡一起去了南方打工,二十出头才结婚,因为自己的干扰,让她的人生轨迹在去年发生了改变,正因为她留在家里帮忙,家里才会动了给她找婆家的念头,也正因为二叔最近生意做的红火,开面粉厂的齐家,才会相中她做未来儿媳妇。

    李芬如果对这桩婚事满意,李牧可能也就不会干涉,但他明显看出李芬不太情愿,所以他就没办法让自己释然了,这一切走到今天这一步,都是自己暗中影响,自己理应为她的将来负责

    于是,在一家人正讨论该给李芬准备什么嫁妆的时候,李牧忽然问李芬:“芬芬,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李芬抬头看了李牧一眼,她跟自己这个堂哥并不算很熟悉,两人一年也见不了几次面,所以见面还有些生分,可偏偏是这个有些生分的堂哥,今天来家里就送给自己一台自己做梦的不敢想的笔记本电脑,让李芬受宠若惊,几次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知道堂哥在燕京上大学,而且是名气极大的人民大学,也知道堂哥很有本事,据说大爷、大娘开的服装店就是他赚了钱之后开起来的,所以李芬对只大自己一岁的李牧,满心都是崇拜。

    而此时此刻,当她听到堂哥问自己的意思,李芬心里压抑的委屈忽然被李牧这句话激发了出来,家里人在张罗这件事情的时候,几乎没怎么征求她的意见,她性子又太柔,不敢忤逆父母的意思,所以态度一直含含糊糊,家里人以为她是默许了,所以就跟齐家把这桩婚事一步步推进的更加成熟,等她想要拒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错过了拒绝的最佳时机。

    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没有人再问过她自己心里的想法了,这句话忽然被堂哥开口问了出来,李芬迟疑半天,还是鼓起勇气来说:“其实我不太想结婚,想出去看看……”

    李芬说完这句话,便紧张的低下了头,李牧的二婶听到这句话,不经意的摆摆手,说:“出去除了打工还能干什么?你看看咱村出去打工的女孩子有几个过得好的?齐家的家庭条件多好啊,你嫁到他们家,以后什么都不用愁,我跟你爸也会贴补着你,让你在婆家不被人瞧不起,到时候你的日子过得肯定是这些女孩里面最好的。”

    李芬低声说:“但是我真的想出去看看,长这么大我连金陵都只去过一次,其他什么地方都没去过,我不想这么早就结婚……”

    李芬说着,委屈的眼泪不由自主就滴了下来,桌上的亲戚们看了,一下子都有些不知所措,二婶尴尬了片刻,急忙笑着打圆场道:“没事没事,她就是觉得以后要嫁到别人家了,想起来觉得不习惯,谁家闺女出嫁前不得哭几回,嫁过去个把月就好了。”

    李芬的眼泪瞬间连成了串,声音也哽咽起来:“妈我真不想结婚,而且我也不喜欢那个齐大勇……”

    李牧的二婶皱着眉头,语气也有些光火的质问她:“你不想结婚你怎么不早说?事都到这份上了你说你不想结,人家齐家的彩礼都给你爸了,做酒席的大师傅都请好了,你说不结就不结了?”

    二婶这一呵斥,饭桌上的气氛就瞬间凝固了起来,而李芬被二婶训斥一番之后,不反驳也不解释,只是低头哭个不停。

    李牧这时候说:“二婶你先别上火,芬芬说不想结婚肯定也有她自己的想法,不如先让她说说她自己怎么打算的,如果不结婚,她想做什么。”

    二婶看着李牧,语气稍稍平复了一些,说:“小牧,芬芬这个丫头你不知道,她自己想什么也不说,就是肉,肉得厉害……”

    李牧说:“让她自己说说自己的打算吧。”

    二婶便问李芬:“那你自己说,不结婚你想干什么?”

    李芬抬起头来说:“我想出去打工。”

    “打工?”二婶毫不犹豫的拒绝道:“家里现在也不缺你出去赚那几百块钱,你一个人往外跑有什么意思?”

    李芬说:“我就是想出去看看,不想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结婚。”

    二婶脸色很是难看,筷子往桌上一拍:“你这个死丫头,当着这么多亲戚的面存心让我跟你爸丢人是不是?”

    李芬被二婶这话刺激的起身边往外走,她弟弟李彬正想去追,李牧站起来说:“我去吧,你们先吃,我劝劝她。”

    说完,李牧快走两步,出了大门追出院子,叫住了走在前面还在抹眼泪的李芬。

    李芬停住脚步,李牧走到跟前,问她:“怎么连饭也不吃了?”

    李芬擦干净眼泪,说:“我跟我妈根本就说不通。”

    李牧便劝道:“说不通的原因是还没有找到让彼此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你不想结婚本身就违背了她的意愿,出去打工就更不是她能接受的了。”

    李芬有些愤愤的说:“出去打工也能赚钱贴补家用,我那些同学出去打工一个月也能赚五六百,工厂包吃住,一个月能往家寄三四百,他们让我嫁给齐大勇不就是看中他家的钱吗。”

    李牧笑道:“现在你家批发部的生意这么红火,你爸妈怎么舍得让你出去打工?也不缺你赚的那点,他们想让你结婚也不是看中别人家的钱,只是想让你的生活过的更好一些,你妈不是说了么,你嫁过去之后,为了防止婆家瞧不起你,她跟你爸还得继续补贴你的生活。”

    李芬红着眼说:“可我真不想结婚……”

    李牧点点头,说:“你不能总是只说你不想结婚,又说不出真正有效的解决办法,假如你爸妈答应你的诉求,不逼着你结婚,你往后的路怎么走?”

    李芬犹豫半晌,低声说:“我不知道,只是想过去南方打工,如果家里不开这个批发部,我可能已经跟同学去南方了,开了这个批发部之后,我才回来帮忙,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张罗着让我结婚。”

    李牧无奈的叹了口气,心里更加坚定了一个念头:说什么也不能让李芬不情不愿的过早嫁人。

    此刻,他忽然想到前世自己在职场上遇到的一些比较特殊的同事,一个念头便在脑中成型,随即问李芬道:“那你想不想出去上学?”

    “上学?”李芬诧异的看着李牧:“我高一都没读完就下学了,现在能上什么学?回去从高一开始上?”

    李牧摇摇头,道:“直接去上大学吧。”

    “大学?”李芬更是听的一头雾水,自己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上得了大学?

    李牧见她一脸不解,便道:“很多民办大学是不需要参加高考、交钱就能上的,说是大学,但其实主要做的是成人高考的培训,不过好歹在模式上跟正常大学相差不大,也能体验大学的学习和生活,如果在学校里努力学习,也可以拿到国家承认的成考文凭,就算是考不下来,有了这些经历、拿着一张民办大学的毕业证,也能找到公司上班,比拿着初中、高中毕业证出去找工作要强多了。”

    李芬曾经对大学有很深的憧憬,但当初家庭条件很差,她提前从高中辍学之后,便彻底打消了对大学的一切憧憬和希望,不过李牧的话又让她燃起了一丝信念,虽然她多少也听说过民办大学都不怎么靠谱,但李牧说的很中肯,虽然学校不是国家承认的正规大学,但好歹在形式上和其他大学也没有太大差别,如果自己努力的话,拿一个成考文凭对自己将来也是有很大用处的。

    心里瞬间燃起希望的李芬很快又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说:“出去上学的话,学杂费、生活费开销太大了,我爸妈肯定不会愿意的。”

    李牧微微一笑:“你上学的所有费用,我给你出。”(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