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达成共识
    因为自己影响了李芬的人生轨迹,李牧心里对她有强烈的责任感,李芬才十八岁,李牧希望她能够走出农村,到外面去开阔一下眼界、增长一些见识,不可能让她出去辛苦打工,所以上学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

    虽说民办大学的意义不是很大,但关键是门槛低,又能让她体会到大学生活的乐趣,而且如果是在燕京或者沪市这种大城市读书的话,对她自身也是一种提升。

    而且,民办大学也并非一无是处,好歹也是大学,虽然国家严格上不承认民办学校的所谓文凭,但真正去企业应聘的时候,民办大学毕业,比高中毕业要好用得多。

    以李牧上辈子的工作经验,民办大学的学生在职场中其实占比很大,毕竟每年有百万级的民办大学生毕业步入社会,而这其中大部分人都能找到工作,就拿李芬来说,如果她找一所民办大学读个比较靠谱的专业,毕业之后就业状况怎么都要比直接去南方工厂打工要强得多。

    而且,像酒店管理、旅游专业这种专业性比较强的领域,对学历的要求非常含糊,只要专业对口就很容易找工作,更何况,李牧现在手里的事业打个包轻松十几亿估值,三四年之后会发展到何种地步更是不敢想象,到时候给李芬安排一个体面的工作实在是太轻松了,怎么都比让她留在农村过早嫁人来的要好。

    李牧上辈子工作过的公司,员工大体上会分为三个不同的派系,一个是高文凭的学霸派,这些人要么是国内一流大学的硕士、博士,要么是海外mb学成归来,这帮人最受公司器重,一般的核心岗位和领导管理岗位都是这帮人在霸占。

    还有一种就像李牧这样,国内普通本科毕业,没读研,学历不怎么拿得出手,不过基本都能在自己的岗位上站住脚跟,但是想再往上爬,那真是难如登天,尤其是李牧从事的技术岗位,所以基本上是多年如一日,稳定却没太大前途。

    在有一种,就是专科或者民办大学毕业,学历含金量低,从事岗位也比较偏向支撑或者销售,这一类人虽然起点比其他人略低一些,但因为从事的岗位门槛不高,努力工作还是有机会做出一番成绩的。

    对李芬来说,听李牧说起上学的事情,心里也有些向往,她知道自己这个堂哥能力很不一般,供自己出去上学,对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难事。

    不过,一想到出去上学一年至少也要一万块钱的开销,李芬又有些打退堂鼓,毕竟这钱对她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便对李牧来说算不了什么,但对她来说仍是一个巨大的心理负担。

    李牧看出她眼神深处的渴望与向往,拍拍她的肩膀,说:“就这么定了吧,我待会去跟你爸妈说,婚不结了,先花点钱给你弄个高中毕业证,七八月份你选个自己感兴趣的民办大学,我帮你处理好其他的事情,等到九月份,你就直接去学校报到。”

    随后,李牧又补充一句:“不想这么早结婚,出去上学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李芬感激的看着李牧,轻轻点了点头,她确实不愿意就这样早早嫁人,眼下堂哥给自己的建议,确实是自己能够想到的、最好的选择了,出去上学、去体验大多数同龄人所经历的事情,对自己来说,没什么比这再好了。

    可李芬也有自己的担心,她说:“齐家在镇上很有名,家里关系也硬,齐大勇更是镇上出了名的纨绔子弟,我怕反悔之后他们会找家里的麻烦。”

    李牧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道:“放心,有我呢,他们玩不出花来。”

    一个乡镇企业家族而已,几百万的身家在镇上或许真的很厉害,但放在海州地界内,连个屁都算不上,李牧身价是他们的百倍以上,真要是敢找麻烦,拿钱砸也能把他们砸趴下。

    带着李芬回到饭桌上,李牧当着一大家子人的面,说出了自己的解决办法:跟齐家协商,婚约作废,该退的钱退回去,该道歉的也得给人家道歉,毕竟是李家人单方面破坏约定,先跟齐家人把事情解决清楚,然后等年后开学,给李芬找一个高中,直接念高三下半学期,现在已经来不及报名参加今年的高考了,所以索性就不参加,拿到一个高中毕业证之后,直接选一所民办大学报名,等开学就过去报道。

    李牧的提议让一大桌亲戚目瞪口呆,他们谁也没想过让辍学一年多的李芬再回学校上课,更没人想过,要把她送出去上大学。

    对农村的中年人来说,大学是无比神圣、难以高攀的所在,一个村子里一年能考上两三个大学生就了不起了,那还都是奋发读书换来的,李芬这中间断了一两年,高考也不用参加就能直接去上大学?大学有这么好上?

    李牧跟家里人大概解释了一下民办大学的情况,他把民办大学说的有些理想化,目的也是为了让他们更加认可自己的提议,而且李牧也很明白的告诉二叔二婶,李芬上学的所有费用都由自己来出。

    二叔二婶说什么也不答应,二婶说:“小牧,芬芬不是上学的料,你让她去上学就是浪费钱,再说,这钱怎么也不能让你来出,我跟你二叔现在的生活能有这么大改善,还都是你们家帮忙,怎么能再让你出钱……”

    李牧说:“二婶,当初给二叔开这个批发部,是我爸的主意,如果不是我爸他动了这个心思,芬芬也不可能回到家来帮忙,现在她因为我爸的一个念头回到家里的批发部帮忙,也才有了现在跟齐家的这桩婚事,如果将来芬芬的生活过得不幸福,我爸,甚至我们全家心里都过不去这道坎。”

    李牧这话说完,李爸的脸色瞬间变了些许。

    他从来没从这个角度上考虑过李芬结婚的问题,他虽然在城里待了很多年,但思想中还是比较封建,李芬早婚,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反而也觉得她到了适婚年纪,而且未来婆家的家境殷实,以为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可是,李牧这一席话点醒了他,李芬本来在外打工补贴家用,她爸妈赚钱不多,弟弟还在技校读书,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如果自己不出主意给兄弟开这个批发部,李芬肯定会一直在外打工,而齐家也不可能瞧得上弟弟的家境,现在这桩婚事,十有**是被自己潜移默化的结果。

    这么想问题,李爸也觉得责任重大,如果李芬将来过的不幸福怎么办?自己心里能过意的去吗?

    答案自然是不能。

    现在,李芬的态度很明确了,她不想结婚,那就更不能强迫她了,因为那是对她人生的不负责。

    仔细想想李牧的提议,李爸觉得很好,儿子能赚钱他知道,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能赚多少钱,但拿出几万块钱供李芬读书他肯定是没有问题,再说,自己现在两家店,一个月收入几十万,儿子没钱自己供她上学就是,这点钱根本就是毛毛雨,但是,如果能让李芬出去看看、出去感受一下、体验一番,或许对她的将来会起到非常重要的影响。

    把她送到大城市去,总比让她在乡下结婚要强得多。

    于是,李爸也开口说道:“我看这个办法挺好的,芬芬还是出去锻炼一下,这样对她更好。”

    二叔一听连李爸都赞同了,自己放下筷子,拧着眉头想了半天,看着李芬,问她:“芬芬,你自己说,你现在想怎么办?”

    李芬说:“爸,我想出去上学,想体验电视上那种大学生活,就算不能出去上学,我也想出去打工,总之我想出去见见世面,不想留在这里,也不想那么早就结婚。”

    二叔叹了口气,拍了拍桌子,说:“那行,你想上学我供你上,婚不结了,我明天就去齐家退彩礼,再给他们道个歉。”

    李芬听到这话,瞬间如释重负哭出声来,李爸这个时候开口道:“小牧既然说了,那芬芬上学的钱就由他来负责,咱们都不要插手过问。”

    二叔说:“那怎么行,大哥,我现在一个月也能挣几千块钱,一个月比以前种地两年挣得都多,供芬芬上学一点问题没有。”

    李爸摆摆手:“你听我的,这些事让小牧帮芬芬张罗,他比咱们都懂。”

    李牧这个时候也插话说:“是的二叔,这事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来帮芬芬解决,现在咱们要先把齐家的事情解决好,咱李家食言在先,所以这个事咱们得好好跟他们协商解决,如果对方不满意,咱们也得承担一定的经济赔偿,他们不是已经开始张罗婚礼的事情了吗,明天你去跟他们沟通,他们花了多少钱,咱们全部补偿给他们,哪怕再多给点精神补偿都行,钱不是问题,但关键是不能让外人觉得咱们姓李的不会办事。”

    二叔点点头:“行,我明天买点东西上他们家去一趟,好好跟他们谈谈。”

    李爸说:“明天我们开车带着爸妈回城里,今年过年你们都到市里去,在我们家过年。”(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