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就是忽然想买一套
    腊月二十六,距离新年已经没几天了,在年味最浓、规矩最多的农村,这时候正是年前最忙的时间段。 ???

    家家户户都在忙着准备过年,齐家人更忙。

    首先是那些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齐家男人,还有那些哭的眼眶通红的齐家女人,此时此刻把自家的事全部丢到一边,十几口人在李牧二叔家的院子里忙里忙外。

    齐家人专门跑到镇里的集市,把玻璃店的老板找了过来,带着材料和工具现场划玻璃修窗户,几个齐家爷们正在重搭鸡窝,母鸡实在是买不到,只能到周围邻居家里买,下蛋的母鸡不便宜,再加上村民不乐意卖,齐家人花了市场价好几倍的价格,才从周围乡亲们家里买了十只母鸡,齐家的老娘们儿清扫的清扫,擦地的擦地,一刻也不敢松懈。

    李牧的二叔从卫生所处理完伤口回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想问又不知道从何问起,还是李彬绘声绘色的把刚才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给他爸妈讲了一遍,倒是把李牧的二叔和二婶给吓着了。

    二叔回来没多久,齐德成就回来了,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黑色旅行袋,一见李牧二叔回来了,三两步走到跟前,跪在地上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歉,说自己一时糊涂,祈求他的原谅,同时又把黑色旅行袋打开,说这里面有四十万,其中三十万是自己给他的赔偿,还有十万代表的是陈新民的歉意。

    李牧二叔和二婶看着一大堆现金发呆的时候,齐德成扭过头来又对张万军说:“军哥,新民让我先帮他带十万块过来赔罪,他说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待会他到了一定亲自给您道歉,还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张万军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说:“算你们两个人还比较识相,看在你们态度还算诚恳的份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不过你们一定记住,下不为例。”

    齐德成终于长舒一口气,连连点头说:“您放心军哥,一定没有下次了。”

    这个时候,李牧的二叔说:“老齐,这钱你拿走吧,我不能要。”

    齐德成一听这话,刚放下的一颗心又紧张了起来,急忙跪在地上作揖,说:“道广,你就别折磨我了,你收下这笔钱,以后咱们互不相欠,我保证以后见了你都绕着走!”

    李牧的二叔摇摇头,叹了一声,说:“这事我也有责任,毕竟是我反悔在先,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做不成亲家咱们还是朋友……”

    齐德成吓的连连摆手:“道广,你就别吓唬我了,这钱你收下吧,只要你收下,咱们以后是啥关系都是你说的算,你说是朋友,那就是朋友。”

    李牧二叔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能收下这么大的一笔钱,如果真收了也会良心不安,所以坚持让齐德成把钱拿回去。

    李牧这个时候开口道:“二叔,你不想收这笔钱,那我就给出个折中点的办法吧。”

    李道广还以为李牧这种的办法是让自己少收一点,于是急忙摆手说道:“小牧,这钱二叔真的一分都不能要……”

    李牧点点头,说:“我知道您不愿意要,没关系,钱咱们不要了,不过既然齐家这么有诚意,我看不如这样,你生意现在越来越好,还专门雇了司机,一辆面包车也跑不过来,不如让齐家买一辆皮卡,然后借给你用,也不会用太久,暂时就以五年为期,不过这五年,车的保险和保养得让齐家帮忙解决。”

    李道广尴尬的说:“这怎么能行……”

    旁边的齐德成瞬间把头点的如同小鸡啄米:“没问题没问题,我明天就安排人到金陵看看,买一辆好的!”

    李牧说:“行,就这么说定了。”

    话刚说完,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人飞速冲进院子,一进来就紧张兮兮的问:“哪位是张万军张大哥?”

    齐德成一见来人正是陈新民,就赶紧跑过去,带着他来到张万军跟前。

    陈新民倒也豁的出去,在张万军面前连续抽了自己十几个大嘴巴子,求情的好话说了一箩筐,张万军才算是勉强接受。

    陈新民名义给李道广的那十万块钱,也被李道广给拒绝了,不过张万军也没就这么放过他,说:“齐德成买辆皮卡借给李家算是赔罪,你准备怎么做?”

    刚刚得到张万军放过一马的陈新民急忙表态:“皮卡将来的油钱全算我的!”

    对陈新民来说,这钱反正是要齐德成来出的。

    张万军点了点头,语气严肃的说道:“你们两个人既然承诺了,就要说到做到,我可不想再来找你们掰扯旧账。”

    “放心放心,一定一定!”

    李牧本该请宋亮和张万军吃顿饭,但今晚是爷爷奶奶到家里来的第一天,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往外跑,所以就只能把吃饭的事情往后推,宋亮根本不在意这些,所以他便直接请张万军以及他的一帮弟兄去了生态园。

    回来的路上,李爸一直在问李牧到底怎么认识张万军这号人物,李牧把这些都归结到了宋亮的身上。

    今天宋亮虽然没说几句话,但张万军这么帮忙,也完全是看在他的面子。

    李爸听完久久不语,半晌后感叹一声:“改天咱们请宋亮吃顿饭吧。”

    李牧摆了摆手,对李爸说道:“宋亮跟我之间,有我们之间的人情来往和解决办法,您就别操心了,更不用觉得欠他人情,以后家里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你们尽管找他,人情是算在我头上的。”

    李爸说:“你欠别人人情就更麻烦了,爸可不想你以后因为人情受什么束缚。”

    李牧微微一笑,说:“我早就提前预支给宋亮很大的人情了,您就放心吧。”

    李爸又说:“那个张万军,你可不要跟他走得太近,出了事对你影响不好…”

    李牧点点头:“我跟张万军没有交情,他是宋亮的人,确切的说是宋亮的刀,我即便需要他出手,也是找宋亮帮忙,不直接跟他产生交集。”

    李爸点头说:“别忘了你还有3321这个大旗扛着,以后在外面交朋友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要判断好对方的属性,白色、红色都没问题,唯独黑色你不能碰,对你影响不好。”

    李牧满口答应下来,说心里话他才不想沾黑,但一定得有调动这方面资源的能力,光有钱不行,有理也不够,有时候还得有拳头。

    ……

    这件事的后续非常顺畅,李芬和齐大勇的婚约解除,齐家人为嚣张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一家人丢尽了脸、都要带着伤过年不说,还花十多万买了一辆江铃皮卡“借”给了李道广。

    有了齐家这档子事儿之后,李道广在镇上的名气一下子像做了火箭似的直线上升,好处就是大家再没谁敢小看他,甚至那些对他动过歪心思的竞争对手也都识趣的打了退堂鼓,连牛皮哄哄的齐家都在李家面前当了孙子,这镇上也就再没谁敢招惹李家人了。

    过年前的这几天,李牧抽空偷偷跟苏映雪约了两次会,不过两人约会跟做贼一样,连牵手都只敢在车里悄悄的牵,海州太小,尤其是过年的时候,走到哪里都有可能碰见熟人,李牧尤其怕见到苏映雪那个当警察局长的老爸。

    一直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和苏映雪好好温存几番,但始终没有机会,倒是赵康,过年前拉着李牧开车陪他到金陵,给他老爹提了一辆帕萨特。

    这年头也确实没有太丰富的车型可以选择,赵康不喜欢日本车,他老爹平日里对德国大众推崇备至,再加上李牧老爸那辆帕萨特看起来很有派头,所以他就也买了辆帕萨特,准备给他老爸一个惊喜。

    可提了车之后,赵康挂着临牌就要跟李牧在金陵分道扬镳,李牧不解,不是要开回海州带你老爹上牌去吗?你挂着临牌自己要去哪?

    赵康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的对李牧说,他其实已经悄悄跟王佳约好了,今天提车之后,直接去两百多公里外的王佳老家,两人过一晚二人世界,明天赵康再开车回海州。

    李牧服了,原来赵康是约好了和王佳共赴巫山,这刚破了处的小年轻果然是食髓知味,开车兜一个五百多公里去释放下半身,果然很有干劲儿…

    两人在车管所门前分道扬镳,李牧交待赵康开车注意安全,然后便自己开车返回金陵,一想到自己跟苏映雪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阶段性进展,李牧就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抓心挠肝。

    回来的路上,李牧脑子一热,给宋亮打了个电话,问宋亮手头有没有装修好的、现成的样板房出售。

    宋亮诧异的问:“你不是刚搬新家吗?”

    李牧说:“想再买一套。”

    宋亮很是好奇:“咋想的?”

    李牧说:“没别的,就是忽然想买一套,我自己名下现在连一套房子都没有。”

    宋亮便道:“行啊,我让人给你看看现在样板房的情况,你有时间带着叔叔阿姨一起去看看。”

    李牧赶紧说:“我自己买,不能让我爸妈知道。”

    宋亮笑道:“你该不是要金屋藏娇吧?”

    李牧说:“这你别管,赶紧让人帮我统计一下,尽快安排我看房。”

    宋亮调侃道:“还尽快?多快?”

    李牧说:“我正在回海州的路上,两个小时之后就可以看房。”(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