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不会再迈进一步
    赵和正知道这些天台里领导关于陈婉的讨论就没有停止过,他能够做到人事主管的位置上,眼睛相当的毒,对台里很多小端倪看的异常清楚,马薇薇怎么上位的,即便台里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但他却心知肚明;这些天围绕着陈婉的一些内部争论与博弈,各种观点的来龙去脉,赵和正也都一清二楚,展副台长一直不太赞成立刻重用陈婉,现在又忽然提出要提前跟她签正式合约,心里打的什么算盘,赵和正再清楚不过。 ??

    若是放在平时,陈婉这种实习主持人要辞职,只要跟带她的正式主持人说好,对方跟自己打个招呼,自己就可以立刻把辞职手续办妥,但是现在他可不敢随便跟陈婉办辞职手续,这件事怎么也得等展副台长到了再问问他的意思。

    赵和正没敢要她的辞职信,拿着没签的合约走了,陈婉的同事纷纷围上前来,询问陈婉辞职的真正缘由,他们都觉得,陈婉这个时候忽然提出辞职,一定是找到了更好的去处。

    但陈婉没有透露分毫,只说是想回南苏发展。

    对这个说法,大家没太怀疑,毕竟南苏卫视不比燕京卫视差哪去,关键是陈婉如果去了南苏卫视,以她现在的名声基础,到了南苏卫视肯定能顺利出镜,换做自己是她,恐怕也不会愿意留在这里继续受气。

    赵和正匆忙来到副台长的办公室,把陈婉要辞职的事情汇报给了副台长展运。

    在展运的设想中,陈婉一定无法拒绝提前转为正式主播的巨大诱&惑,只要她签了合约,以后的命运就彻底掌握在自己手里面了,但怎么都没想到,她不但没有接受这份正式合约,反而还提出离职,赵和正说她提前准备好了辞职信,看来早已经做好了决定。

    相比实习合约来说,正式合约的限制要多出许多,实习合约大部分条款是要求实习主持人如何如何,而一旦违反条款,大部分的结果都是将被开除,而正式合约则不同,正式合约意味着台里已经认可这位主持人未来的发展前景,所以会用合约将其牢牢捆绑。

    通俗说来,实习合约的宗旨是:好好干活不然就让你滚蛋;正式合约的宗旨是: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给我干活。

    陈婉签的就是实习合约,实习合约中,台里履行的义务很少,每个月两三千块的工资,基础的社保,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剩下的要求,也全是工作纪律方面,而且,对实习主播没有离职方面的约束,按照合约上的规定,实习主持人离职需要提前一个月向上级领导提出申请,如果擅自离职则扣发当月工资,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展运心中暗忖,如果陈婉离职,自己恐怕难辞其咎,他虽然是副台长,但真正按照实权算的话,他甚至排不进第一梯队,台长、常务副台长、党委副书记、总编、副总编,这些都是实权第一梯队的高层,自己这个主管综艺类节目的副台长按照实权还只能排在第二梯队,现在各方虽然就陈婉的下一步安排争论不休,但谁都不愿意见到陈婉离职的状况发生,到那个时候,大家肯定会调转枪口来质问自己,因为什么导致了人才的流失。

    所以,不管怎么样,陈婉不能走,把她留下、继续就她的问题和其他人扯皮,等她的热度过去就把她彻底雪藏起来,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于是,展运吩咐赵和正:“小赵,无论如何,要把陈婉留住,想办法让她把正式长约签了,薪资待遇可以在转正后的基础上再往上调一两个级别,这都无所谓,但关键是要把人才留住,如果她还不答应,就告诉她,今年内,台里一定给她安排一档独立的节目,就说这话是我亲口说的。”

    赵和正连连点头,笑道:“您都这么说了,相信陈婉肯定不可能再拒绝,许多人熬个三五年也未必能有这种待遇。”

    展运摆摆手:“去吧,跟她好好谈谈,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赵和正殷勤的说:“您放心吧,我一定好好跟她聊一聊。”

    从展运的办公室出来,赵和正又去找陈婉,这次他没有在陈婉的办公室跟她聊,而是邀请她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只有两人的情况下,他才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压低声音说道:“小婉,我刚从展副台长办公室里出来,有两个天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赵和正本以为这么卖关子,陈婉会很感兴趣,不料陈婉却道:“赵主任,我现在只想辞职,所以对我来说,唯一的好消息是展副台长批准我的辞职申请,并且尽快让您帮我办离职手续。”

    赵和正傻了眼,片刻后调整过来,尴尬笑道:“小婉你这话说的,辞职不辞职,也先听我说完嘛!展副台长刚才说了,给你转正之后待遇连升两级,咱们台里员工等级的几条线你也清楚,拿主持人这条线来说,转正后就享受主持人一级待遇,月薪五千,外加每月一千块钱的化妆、服装补助,这就是六千块啊,比你现在翻了一倍,而且还给你连升两级,也就是说,只要你签了合约,就是主持人三级待遇,月薪七千,外加每月两千块钱化妆、服装补助,这待遇,正常情况下不工作三四年都没机会享受得到啊!”

    陈婉语气平静的说:“赵主任,我真的只想辞职,这和钱没有关系。”

    赵和正吸了口气,看着陈婉,见她确实一点心动的样子都没有,只好说道:“刚才展副台长说了,只要你签了合约,今年内一定给你安排一档独立的节目,你自己的节目,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陈婉摇了摇头,淡淡说:“我只想辞职。”

    赵和正诧异的看着陈婉,问:“下决心一定要辞?”

    陈婉点头说道:“一定要辞!”

    赵和正叹气道:“这样吧,我刚才说的那些,你先回去考虑考虑,别冲动,万一将来后悔,那可就损失大了!”

    陈婉说:“赵主任,我不用再考虑了,我正式提出辞职。”

    说着,陈婉又拿出了自己的辞职报告,递给了赵和正,道:“赵主任,我现在正式向公司递交辞职申请,请您按照流程处理吧。”

    赵和正一下子为难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接这份辞职报告。

    陈婉见他表情纠结,便把辞职报告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道:“赵主任,我先出去了。”

    陈婉走后,赵和正拿着她的辞职报告也匆忙去了展运的办公室。

    展运听完赵和正的汇报,看着他递上来的辞职报告,气的暴跳如雷,三两下把辞职报告撕得粉碎,怒气冲冲的对赵和正说:“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陈婉把合同签了!”

    赵和正尴尬的说:“展台长,您这不是难为我吗,她不愿意签,我也没办法逼她签啊,她现在是铁了心要辞职,说什么都没用,再说她只是咱们台的实习主持人,我就算想强留她也最多只能强留一个月,更何况,万一她一不高兴直接不来了,我们也拿她没有办法,最多最多扣发她所有未发的工资,仅此而已。”

    展运愤怒的质问:“你们人事部门在定合约的时候难道没有给对方定违约责任吗?难道没有那种,她如果单方面提出离职,我们有权要求她赔一大笔钱,或者有权要求她在几年之内不允许从事相关行业的竞业条款吗?”

    赵和正讪笑道:“这是给实习主持人的合约,说白了就是实习生啊,咱们本来就没在合约里承诺什么义务,又怎么可能给人家制定这么多的限制,如果实习合同都这么严苛、弄得跟卖身契一样,咱们还怎么招实习生啊?在行业里会颜面扫地的。”

    展运知道自己发火发的有些站不住脚,但依旧难以控制心底的怒气,对赵和正说道:“你去把陈婉给我叫过来!”

    几分钟之后,陈婉和赵和正一起来到展运的办公室,展运刚才的愤怒已经消失不见,转而换上了一种上级体恤下级的态度,先是对陈婉的工作嘘寒问暖,又表示台里这段时间确实有些忽视了对陈婉出镜的安排,最后说台里已经决定重点栽培她,很有技巧的带出想让陈婉签正式合约的诉求。

    陈婉出于对领导的尊重,一开始并没有打断他说话,等他说出签约的要求之后,陈婉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决的说:“展台长,谢谢您的栽培,不过我真的已经决定要辞职了,所以只能谢谢您和其他台领导的好意,抱歉了。”

    展运很有风度的笑道:“辞职简单,一份手续的事儿,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一旦辞职,你将失去多少东西?”

    说着,展运没给陈婉说话的机会,又道:“待遇上就不说了,机遇上也不说了,就单说咱们的福利,你知道,咱们台每年都有一批特批的户籍指标,还有职工住房的待遇,户籍指标有多大的意义不用我多说吧?单就职工住房这一项,你知道会给你在燕京买房节省多少钱吗?至少比市面价格节省一半!你也不想在燕京漂了好几年之后,还是苦哈哈的租房住吧?如果签了正式合约,这些福利我都会给你争取,让你在一两年之内,就能在燕京安稳下来。”

    陈婉淡淡说:“展台长,说实话,其实我对燕京户口没什么兴趣,至于您说的职工住房我也不感兴趣,我来咱们台里上班之前,家里就已经在附近给我买过房了,所以我也不需要租房。”

    不是陈婉有心炫耀,而是她发现,展运把她看的太轻,认为她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改变决定,所以才给了对方一个温柔的反击,而且,她心里觉得有些奇怪,展运为什么压着不让自己走?按理说,自己这种级别的员工,根本就不需要他出面来跟自己沟通,现在他拼命要把自己留下,怎么都觉得有些动机不纯。

    展运半晌无语,随后先是对旁边的赵和正说道:“小赵你先去忙。”

    赵和正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办公室。

    展运这才对陈婉说道:“陈婉通知,你还年轻,有些时候年轻气盛一些也可以理解,不过呢,有些时候也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做事,台里正要重用你的时候,你提出辞职,对得起台里这半年来对你的栽培吗?”

    陈婉听到这种冠冕堂皇的话,心里也有了几分怒气,语气也有些硬了起来,说:“展台长,我来台里半年了,一次出镜的机会都还没有得到,如果不是工牌上写着实习主播四个字,我甚至都以为自己是节目组的幕后工作人员,您说台里这半年对我的栽培,难道就是指这些吗?”

    展运含糊其辞的说道:“这半年没有出镜并不是台里有意不让你出镜,而是要在出镜前给你充分的历练,你看,现在不就是准备给你转正吗?而且还会给你安排一档你自己的节目,这不是马上就苦尽甘来了?”

    陈婉看着展运,认真说道:“展台长,麻烦您给我安排一下办手续的事情吧,我真的已经下定决心要辞职了,无论您怎么说,我都一定要辞职。”

    展运一听陈婉把话说的这么绝对,表情也一下子沉了下来,盯着陈婉带着几分威胁的说道:“我劝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可能是你的家庭条件还不错,所以你把很多事情都想得很简单,我在广播电视行业做了二十多年了,国内的电视台方面人脉资源非常广,只要我一句话,你离开燕京卫视之后绝对进不了任何一家省级卫视台,最后要么去三五线小城市的电视台混吃等死,要么干脆离开这个行业,我想你也是在主持领域很有抱负的人,不会愿意让自己的职业道路走进死胡同吧?”

    陈婉没想到展运劝说不成,竟然还威胁起了自己,一想到之前一直在台里遭人挤兑、受人委屈,现在要辞职还要被这般威胁,她便愤怒的对展运说道:“展台长,你想怎么样都随你,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迈进燕京卫视一步!”

    说罢,陈婉转身离开,任由展运在身后大喊大叫,她连头也没回。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之后,陈婉径直出了电视台,一出门,给李牧打了个电话,开口便道:“坏小子,我辞职了!”(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