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君子之道
    李牧一直觉得,人生方向是一种非常微妙的东西,稍微一点外界的影响,就有可能会改变一个人既定的路线,尤其是在重生之后,他更有这种体会。

    目前为止,假定人生方向的话题对其他人来说都是假命题,唯独对李牧是真实成立的,就比如刘镪东,如果李牧没有出现,他一定会按照上一世的既定路线:中关村创业、**尝试电商、创立京东、女朋友分手、京东崛起、迎娶90后网红、成为人生赢家。

    但李牧恰到好处的在2002年出现在他的生命中,犹如人生道路上一个明亮的灯塔,即便是李牧没有召唤他,他也会因为李牧的耀眼而做出不同于前世的决定,上一次聊的时候,刘镪东就透露过想试水互联网的意图,这正是在看到李牧这个人大学弟身上所绽放的光芒之后,才潜移默化做出的决定。

    如果他提前上手互联网,八成就不会因为**而产生做b2c电子商务的念头,或许他会试水其他的互联网项目,总之,不管李牧是否跟他建立联系,他的人生道路都已经被李牧影响,和前世发生了变化。

    至于这种变化对他来说是好还是坏,李牧也不确定,他也没必要去确定,现在自己已经抓住了刘镪东的创业心,那么这一世,他就是自己的合作伙伴。

    唯一要遗憾的是,金陵那个现在今年才刚刚九岁的未来小网红,可能已经早早的错过了刘师兄这趟车。

    李牧觉得这是好事,这个社会上如果能少一些小姑娘嫁给父亲一般年纪的大富豪的故事,也能多给未来年轻人一些信心,还是把未来的少女,留给未来的少男去征服吧。

    李牧自己在饭店包厢里坐着,等待着刘师兄和巩师姐这一对恋人的到来,这一对恋人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十几分钟,而且一进门就看得出两人亲密相挽、满面春光的样子,好不开心。

    李牧看着两人,调侃道:“师兄、师姐,什么事情这么开心?”

    刘师兄哈哈一笑,说:“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你的召唤,我能不开心么?”

    巩小京也附和道:“是啊,镪东年后就把店面都转出去了,这段时间就等你的召唤呢。”

    李牧忙邀请两人坐下,笑道:“哪谈得上是什么召唤,我对刘师兄的能力是非常信任的,所以想和刘师兄一起做点事情而已,前段时间一直在忙,所以没抽出时间来跟刘师兄好好聊聊,今天趁这个机会,咱们把事情聊开、聊透,如果大家都觉得没问题,我们就可以开始启动了。”

    刘镪东一脸兴奋的说:“我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具体怎么合作,你来定吧。”

    李牧点点头,说:“先点菜吧,咱们边吃边聊。”

    点过菜,李牧和刘镪东以茶代酒,边喝边聊,李牧也没有什么遮掩,非常坦诚的说:“我现在手头的事情太忙,牧野科技正在内测一款重量级产品,游戏公司那边也已经开始内测从韩国代理的一款游戏,除了这些,私底下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羁绊,现在让我再搞一点小事情,或许我还能抽出时间来应对,但如果说是让我再开启一个新领域,我个人精力已经无暇应对了。”

    “电子商务这个领域我是非常看好的,而且我也比较倾向于先从c2c起步,之前我有跟师兄聊过淘宝网的产品规划,加上我已经有支付宝在手,还有牧野科技这么强大的用户基础,从用户到支付的环节可以说都打通了,基本具备了做电商的核心要点,所以,我想成立一个新公司,专做电子商务。”

    “新公司的正常运营,就交给师兄你来负责,发展战略咱们两个人定,技术开发我来定,运营发展你来定,按照我上次说的,咱们两人共同出资,我出90%,你出10%,股份分配为:我占80%,你占20%,师兄你20%的股份占比会在公司注册的时候直接在工商系统的出资信息内体现。”

    李牧这话一出,刘师兄和他的女朋友巩小京都愣了。

    两人一开始还担心李牧可能不会愿意直接把许诺的10%直接给到刘镪东手里,没想到李牧竟然主动给出了一个两人最期待的答复。

    额外的10%直接在工商登记的时候体现,这是最最直接、最最权威的股权承认方式。

    李牧接着说:“我这个人呢,比较喜欢志同道合的朋友,我跟刘师兄虽然见面不多,但非常聊得来,所以股份的事情我不藏私,不过,咱们既然是要真金白银的拿出来做事情,有些事情还是得先沟通清楚比较好一些,所以,我对股份的事情上,有一点要求。”

    刘师兄急忙道:“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李牧点点头,认真说道:“首先是竞业限制,这个不用我说,任何一个行业对高层领导都会有这方面的限制,我们合作之后,你我都不可以在本公司之外,再从事、投资相关行业的公司与个人。”

    刘师兄毫不犹豫的点头:“这是自然。”

    李牧又道:“其次是套现限制,在资本没有进来之前,你我是原始股东,在资本进来之后,你我在大战略上要保持一致,不可过早套现。”

    李牧对刘师兄的眼界是不怀疑的,一旦他看到公司的发展前景,他应该不会做出提前套现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出来,但是话还是要说明白,大部分的资本都并非善意,他们带着钱来的同时也带着刀枪,李牧必须保证刘师兄这个原始股东和自己时刻保持在统一战线,限制套现的要求是丑话,丑话就是要说在前面。

    刘师兄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套现的规则你定就好,我对这个没什么意见。”

    李牧说:“目前暂定c轮之后可以套现,但c轮套现不得超过个人持股比例的20%。”

    “k!”

    李牧又说:“一旦我们的事业开始起步,竞业限制一直都在,如果中途因为意见不合或者想法不同,导致大家有人退出,只要退出者不从事同样行业,股份就一直由个人做主,如果从事同样行业,股份须立即清算,由公司以最近一轮融资的估值回购。”

    刘师兄略一思忖,便也答应了下来,这个要求并不苛刻,一切还都是围绕着竞业的核心来的,而且行业内对竞业的要求远比李牧要求的苛刻,大多数公司的股东一旦违反竞业限制,有的是股份强制放弃、强制缩水,有的是企业强制按照注册资金来回购,这些虽然非常坑,但都是提前写入合同中的,到时候撕破脸皮之后,一旦股东违反,这些也完全受法律支持。

    按照注册资金回购是非常常见、也是非常坑的一种约束,就算公司价值十亿,但注册资金如果只有一千万,20%的股份也只需要200万而已,相比之下,李牧说的、按照最近一轮融资估值来回购,已经是非常非常厚道了。

    李牧的想法也很简单,他虽然现在比刘镪东要成功,但心里对他多少还是有些尊敬,他是上辈子互联网领域的牛人,自己能跟他合作也是重生之后的缘分,所以,合作如果最后没能一直走下去,李牧也希望大家能够平和的分道扬镳,而不是撕破脸皮。

    “我想说的就是这么多,刚才说的那几点,如果刘师兄没什么意见,到时候都会在咱们的合约上明确体现出来。”

    李牧的几个要求说完,刘师兄和巩小京心里对李牧的好感又增加了不少,难得有这种真正把一切都摊开了谈的主合伙人,而且愿意把一切谈好的条款都写入合约的人就更不多,许多创业元老最初只是得到老板的画饼,打天下之前,老板比谁都要慷慨,恨不得把还未到手的天下都许诺给自己的手下,可一旦天下打下来了,就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有些人跟随创业公司的崛起而一跃成为千万、亿万富翁,但更多的人在创业公司成功之后,狼狈的卷铺盖走人,李牧别的不敢保证,但起码不会让自己的员工、合作伙伴心寒,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有愿意分利的心,更因为他坚信团队的重要性,钱可以少赚,但不能失了人心。

    李牧虽然年纪比刘师兄、巩师姐小了很多,但在两人面前展示出了自己在生意上的君子之道,刘师兄心里所有的诉求基本上都得到了满足,难掩那份激动,问李牧:“咱们具体什么时候开始干?怎么干?”

    李牧说:“现在就可以着手注册公司了,公司的技术方面可以暂时先交给牧野科技的开发团队,不过还是要先租办公楼、搭建一个运营团队,所以咱们近期以一千万的规模先把公司注册下来。”

    刘师兄问:“一千万是注册资金,还是实际出资?”

    李牧说:“是实际出资,注册资金有时限要求,所以按五百万走就行,我们实际出资一千万用于公司第一阶段运作。”

    说完,李牧问刘师兄:“师兄,一百万会不会压力太大?”

    刘镪东笑道:“没什么问题,店面转出去还是收回不少资金的。”

    李牧点点头:“那就k,这是公司注册层面,接下来咱们聊聊业务的具体开展。”(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