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三章 钱花的太值了
    展运听见马薇薇发出一声惨叫,还没来得及从床上爬起来,张娟、张磊带着几个男人便冲了进来,展运如遭五雷轰顶,眼前一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 ?

    不过早已经攒够愤怒的张娟很快便用实际行动让他迅速清醒,张娟那如疯了一般的耳光玩命的拍打在展运脸上,展运试图双手去挡,但张磊带着几个哥们直接按住他的手脚,让他动弹不得,只能挨打。

    张娟显然不满足于这种简单的报复,愤怒的她骑在展运身上,把他的脸和身体抓了个稀巴烂,嘴里歇斯底里的辱骂:“我让你乱搞狐狸精!”

    展运满脸鲜血,气急败坏的骂她:“你给我滚开,妈的老子搞谁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要跟你离婚!明天就离!”

    没等张娟说话,张磊就急了,几个猛捶砸在展运脸上,把展运的鼻梁都砸断了,口中怒道:“离婚是吧?离婚是吧!行!老子打残你这张脸!”

    展运哀嚎不已,口中喊道:“报警、报警,打110!”

    张磊一听,不怒反笑,又是几拳猛砸过去,嘴里说道:“你他吗让谁打110呢?你爹在还是你妈在啊?”

    张娟扭头往客厅看,见马薇薇还躺在客厅地上被两个男人死死盯着,气急败坏的说道:“哥,把这个王八蛋拉出来,跟那个狐狸精一块打!”

    张磊一把掐住展运的脖子,一使劲就把他从客厅提溜到了客厅,随后一脚把他踹翻在地,躺在马薇薇的跟前。

    马薇薇吓的脸色惨白,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被展运的老婆带人打上门来,现在看张娟那个架势,连自己老公都不放过,还能放过自己?

    果不其然,张娟眼瞅着马薇薇,无意间瞥见她混乱睡衣下面藏着的暴露服装,顿时怒火中烧,上去就抓住马薇薇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拉,马薇薇的头不由自主的往后仰,紧接着张娟大耳巴子左右开弓,嘴里怒骂:“敢勾引我男人!我把你这张逼脸撕烂!”

    马薇薇被打的眼冒金星,几次差点脱口大喊救命,但一想到自己是公众人物,万一惹来邻居或者警察,那自己的职业生涯都要彻底毁了,于是只能放弃,口中呜咽着求饶道:“张姐我求你别打了,我没勾引你老公,是你老公他……”

    张娟哪还有心情管这两人是谁勾引的谁,她只顾着拼命抽打马薇薇,同时失去理智一般的怒吼道:“你说!臭裱子你说!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马薇薇哪敢说话,真要说两人的偷情史,还得往四五年前去找,这要是让张娟知道了,还不得杀了自己……

    张娟见马薇薇不答话,冷笑道:“好,不说话是吧!行!我倒要看看你嘴有多硬!”

    说完,一扭头从哥哥手里抢过一根铁棍,猛的一把抡起、抽打在马薇薇的手臂上,直接砸的马薇薇感觉骨头都要碎了。

    “你说不说!你说不说!你说不说!”

    张娟彻底疯了,手里的铁棍连续抡起,砸的马薇薇胳膊好几处严重伤痕,张磊眼看她一副要人命的架势,急忙从她手里把铁棍抢走,提醒她:“娟儿,你消消气儿,打归打,别弄出人命。”

    张娟吼道:“我今天就是要弄死这个臭裱子!大不了把他俩都弄死,我给他俩偿命!”

    说完,张娟盯着马薇薇,怒骂道:“我让你浪!我让你骚!穿成这样还敢说没勾引我男人!”

    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张娟冲上去撕扯马薇薇的衣物,撕掉了她的睡衣、撕烂了她的女仆装,马薇薇躺在地上哭着求饶打滚,这些男人一个个全部无动于衷,因为他们发现,马薇薇不但身上的女仆装暴露,还他妈没穿内衣,这样的好机会几十年怕是也等不来一次。

    徐建军透过监控视频看着眼前的情形,也差不多达到李牧之前给自己提的要求了,于是便给李牧打了个电话,说:“我看里面的局势也差不多了,要不我现在通知警察过来?”

    李牧嗯了一声:“通知吧。”

    徐建军挂了电话,用另一台手机拨打了110报警,对报警服务台的人说:“我邻居家好像被一伙不法分子强行闯入了!她是燕京台的主持人马薇薇,我怕是有人想绑架她!”

    接线员急忙问他:“请问你的地址是哪里?”

    徐建军说:“她家的地址是天鹅湾五栋一单元1505……”

    一个燕京台知名女主持人家里被人强行闯入,这个消息的性质有多恶劣,警察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而且一旦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警察的责任不可推卸,而且知名人物出事,会显得燕京治安不足,影响非常恶劣。

    于是,接线台立刻跟距离最近的分局、派出所联系,一个分局的刑警队长亲自带队,组织了三十多人的警力匆忙赶赴天鹅湾。

    徐建军眼看着七八辆警车呼啸着驶入天鹅湾,自知李牧的委托已经完成,便对自己一个手下说:“等警察把人都带走之后,上去把摄像头和窃听器取出来。”

    虽然就算警察查出那些设备也不可能找到他头上,但设备好歹也是钱买来的,能回收就尽量回收。

    ……

    翌日,燕京多了许多小道传闻。

    天鹅湾的业主们说,昨晚马薇薇跟有妇之夫偷情,被人家老婆堵上门暴打了一顿,连警察都来了一大堆,把整个天鹅湾都惊动了。

    燕京台的员工和家属们也在议论,听说展运和马薇薇偷情,张娟去抓奸了,闹的很大,以至于展运和马薇薇今天都没有来上班,张娟据说和他哥还有其他几个人都被刑拘了。

    更有消息灵通的人说,张娟专门找了私家侦探调查跟踪展运,这才抓住了他偷情的证据。

    坊间很快也收到了这个小道消息,仅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这件事情虽然没有经过任何媒体报道,但依旧火遍了整个燕京。

    很快,有人爆料,昨晚协和医院分别收治了展运和马薇薇,两人伤的都不轻,估计一个月之内都难从医院出来。

    燕京台的领导很快跟公安系统核实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愤慨之余,也不忘急忙撇清关系,燕京台对外宣布,展运和马薇薇因为违反台里规定,被停职查办,展运的工作由另一个许姓副台长接任、《非常访谈》主持人暂时由《法治时空》主持人薛璐璐代劳。

    李牧跟徐建军又约了在茶馆见面,李牧给他结算了账目,除了之前给他的十万,李牧又为昨天的那一系列计划额外支付给他十五万。

    徐建军把钱收下,对李牧说:“李先生,我之前给您的手机您带着呢吗?”

    李牧点点头,把那部诺基亚手机掏了出来递给他。

    徐建军说:“手机还是我拿回去处理掉吧,小心谨慎些好,这件事情我看警察是不会查这些了,就算查也查不到你我头上,你尽管放心。”

    李牧微微一笑,徐建军说的没错,任何人因为这件事情找上自己的可能性都非常小,警察不可能去深究这些,就算深究也没用,徐建军已经把相关线索处理的非常干净,另外,李牧也不担心有人会把展运遇到的事情归结到自己头上,或者是陈婉头上,原因很简单,昨晚张娟闹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她那么精准的直接杀到马薇薇家里捉奸,外界一定会本能的认为这些都是张娟自己调查、自己做的,就算张娟解释说不是她也没用,昨天的事情一出,这顶帽子在她脑袋上就扣死了。

    徐建军做这一行很多年了,他不仅仅是私家侦探,也是有钱人暗中的全能帮手,只要钱给到位,合法的,不合法的事情他都会干,而且他很有职业操守,他知道恪守秘密才是自己安稳的生财之道,所以他的嘴巴和保密措施比任何人都要紧,李牧也不担心他会往外泄露,因为李牧直觉认为,徐建军为别人做的脏事儿,比自己这件事儿要脏得多。

    而对徐建军来说,这买卖确实不亏,不但赚了不少钱,也学会了一套新手段,李牧给张娟埋的连环坑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临走的时候,他对李牧说:“李先生,以后如果有生意关照,还是老电话联系我。”

    李牧笑问道:“怎么,以后我也算你的老客户了?”

    徐建军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本来真的不准备再开发老客户了,不过跟您合作还是很有意思的,所以您应该是未来一两年内我的老客户列表里的最后一个名额了。”

    经过这次合作,李牧对徐建军的执行能力和专业素质也非常赞赏,对他来说,也希望能够和徐建军保持合作关系,于是便和他握了握手,笑道:“既然这样,那就祝咱们以后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好!”徐建军笑着应了一声,道:“那我就先走了李先生,有事情的话咱们再电话联系。”

    李牧为了整展运和马薇薇这两个贱人,花了一辆车钱,但一点也不肉疼,反而觉得解恨的很,陈婉对自己来说,跟亲人差不多,为她出这口恶气,二十五万算什么?

    只是,李牧唯一遗憾的是,不能通过网络去推波助澜,来让这两个人在全国范围内臭大街,虽然网络上也有人在讨论这件事情,但没有大量水军系统的运作,网上那些爆料根本就不成气候,更不可能大火。

    不过李牧虽然遗憾,心里却很明白,现在是网络发展的蓬勃期,尽量不要让网络和太多的负面沾染关系,尤其是不能让网络言论的能量过早展现。

    在家休息的陈婉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刚开始她还很惊讶,但很快也就释然,怪不得马薇薇在电视台的能量这么大,怪不得自己一直被压的死死的怎么都没有出头之日,怪不得自己离职都要备受刁难,原来马薇薇上面还有展运这一层。

    想明白这些,一贯善良的陈婉也不免在心里觉得解恨,见多了坏人和贱人作威作福,能看到他们遭报应,果然是一件普天同庆的大喜事。

    陈婉像个小孩子一样的给李牧打电话,对他说:“坏小子我告诉你一个特别特别震撼的消息。”

    李牧作为昨晚事件的始作俑者,自然知道陈婉想说什么,但还是装作特别好奇的样子,问她:“姐,什么震撼的消息啊,快跟我说说!”

    陈婉嘻嘻一笑:“你知道吗,马薇薇跟台里的领导偷情,被领导老婆捉奸在床!俩人都被电视台停职了!”

    “是吗?”李牧故作惊喜的说道:“这可真是太解恨了!”

    陈婉说:“听到这个消息确实是挺解恨的。”

    李牧急忙说:“我估计燕京台之所以压着不给你办离职,就是因为他们俩在里面使坏,现在他俩被停职了,你要不要再问问燕京台的人事,如果能抓紧把离职手续办了就更好了。”

    陈婉这才反应过来,笑道:“我都没想到哎,那我待会儿就打电话问问。”

    出乎李牧意料的是,陈婉当天下午就拿到了离职证明。

    负责人事的赵和正本来就是怯于展运的淫威才不敢给陈婉办手续,但他也知道陈婉一旦去了湘南卫视就肯定会一飞冲天,所以他也曾私底下跟陈婉交过底,不是自己压着她的离职手续,而是台里的领导。

    现在展运倒了,他自然也不会再为难陈婉,陈婉一个电话打过去,他很快就把离职手续办完,把离职证明开出来并且盖章签字。

    陈婉彻底自由了,拿到了燕京台的离职证明,手里还有湘南卫视给她的没有写明期限的合约,她现在随时可以在合约里签上新的日期、签上自己的名字,让合约彻底生效。

    开心不已的陈婉把李牧叫出来一起庆祝,李牧也放下手头的事情,专程陪她出去吃晚饭庆祝,看见陈婉一扫阴霾的开心模样,李牧不由感叹,二十五万花的实在是太他妈值了,钱就是这么用才让人感觉到爽!(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