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过分嚣张
    王欣然和陈悦悦并不是很熟,两人就读于不同的高中,只是高三开始,两人都同在电影学院的表演培训班上专业课,陈悦悦长相一般,属于丢进人群里就很难再找到的那种,表演技巧也非常浮夸,基本上是培训班的女孩里条件最差的一个,不过陈悦悦就是有一点让别人无法望其项背,那就是家里有钱。? ? ?

    据说陈悦悦家里是亿万富翁,她妈妈经常坐着一辆劳斯莱斯到燕京电影学院接她,平时陈悦悦在培训班上也比较张扬,一直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王欣然清楚的知道,陈悦悦在班里的专业课水平一直排在垫底,今天这如遭遇一般的偶遇让她知道了一个事实,即便是专业课垫底的陈悦悦,也被燕京电影学院录取了。

    王欣然的表情很低落,身体不自觉的稍微扭了扭,生怕被陈悦悦看到认出自己来。

    这时,旁边饭桌上,陈悦悦的妈妈张岚心情格外的好,她说出老公有计划投资给女儿拍电影的事情之后,一直在悄悄观察徐主任和单主任的表情,发现他们两人都有一种难以掩饰的兴奋,便意识到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张岚之所以抛出这个梗来,其实无非就是给他们两人画个大饼,让他们明白,自家将来要拿大价钱力捧女儿出道,而他们是传统行业的商人,对电影一窍不通,没专业技能、没专业人才,就是有钱,将来投拍电影,拿钱出来也要找业内懂行又有资源的人去帮忙花钱,只要他们和自家维系好关系,将来就有机会从中分一杯羹。

    至于怎么维系好关系,那就太简单了,把自己女儿照顾好,给她提供一切他们两个能提供的便利就足够了。

    于是,她满脸笑意的说道:“以后我们家悦悦的事情,就完全拜托您二位了。”

    徐主任和单主任连连点头,不停地说着:“一定一定,孩子将来在我们学校,你和陈先生尽管放一万个心。”

    徐主任和单主任分别从张岚的手里拿到了六位数的丰厚报酬,在他们两人心里,张岚就是女财神,自然是要百般迎合。

    那边桌上肆无忌惮的聊着天,这边桌上,王欣然听的满心委屈,就是这种人,仗着家里有钱、有关系,就能把属于别人的东西抢走,她抢走的不光是自己上电影学院的机会,抢走的更是自己的梦想。

    电影学院表演本科专业一年才开两个班,招满还不到一百人,能凭真本事考进去的,基本上专业素质都非常棒了,像王欣然,被二十多个关系户不停地挤,最后能在落榜的几千人里位列榜首,足以见得她的专业素质绝对过关,但也足以见得她运气实在太差,这么多找关系的人,哪怕减少一个,只一个,王欣然就能拿到最后一个录取名额,但事情偏偏就是这么戏剧化,也正是这种倒霉到家的感觉,让她一整天都没缓过神来。

    可王欣然怎么也没想到,李牧请姐姐和自己出来吃个饭而已,竟然就能遇上陈悦悦,而且还亲耳听到她也是挤掉自己的罪魁祸首之一,这让她原本有些好转的心情一下子又烦闷起来。

    不只是她,李牧和苏映雪的心里,对陈悦悦母女以及那两个电影学院的主任都有很大的不满。

    尤其是李牧,余光瞥着那一桌四人,心理颇为不爽。

    侵占公共资源的事情屡见不鲜,但最让人气愤的莫过于侵占教育资源了,像这个陈悦悦似的,本身不具备这个条件,却还非要通过金钱运作来达到自己进入燕京电影学院的目的,在录取名额固定的情况下,她的出现就像一个强盗,直接从别人的手里把本应属于别人的东西夺走,对这种人,以及这种人的家长,李牧都满心厌恶。

    还有那两个校方的主任,把面向大众的教育资源当做为自己换取利益的筹码,枉顾其他学生的努力,为了利益就把学生的理想和未来当做儿戏,这种人也根本不配在教育系统里工作。

    强忍着坐了一会儿,王欣然实在感觉太过憋闷,便起身对李牧和苏映雪说:“姐,姐夫,我去个卫生间。”

    王欣然说着,人已经站了起来,正准备转身往卫生间方向走,陈悦悦余光忽然瞥见一个人影站起来,不由自主的看了一眼,立刻就认出了王欣然。

    “欣然,你怎么在这儿!”陈悦悦忽然一脸欣喜的向王欣然打招呼,让王欣然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

    要起身去卫生间,就是不想听他们聊那些让自己愤怒而又恶心的事情,可万没想到刚起身就被陈悦悦认出来了。

    王欣然只好尴尬的对陈悦悦笑了笑,说:“悦悦是你啊,好巧。”说完,王欣然就想迈步去卫生间,没想到陈悦悦竟然站起身来,主动凑到她的跟前,拉起王欣然的手,一副与她关系极好的样子,但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李牧瞬间炸毛。

    只听陈悦悦一脸虚情假意的笑着说:“没想到你也敢来这儿吃饭啊,这儿的消费那么高,不知道你这种穷人家的孩子消不消费得起?你爸妈一年赚的钱够你在这吃一顿吗?”

    这话一出,李牧瞬间炸毛,苏映雪以及其他的食客都愣住了。

    法悦的客人虽然都是有钱人,但因为李童把关的缘故,表面素质都过得去,不管肚子里有多少男盗女娼,但起码表面上都是和和气气,嘴上聊的也都是满口的仁义道德,谁也没在法悦餐厅里听过这么刺耳的话。

    李牧一拍桌子便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一脸心机婊模样的陈悦悦呵斥道:“怎么说话呢?有没有教养?”

    陈悦悦一凝眉,三角眼瞪着李牧就嚷嚷:“你谁啊?有你什么事儿啊?我踩你尾巴了?”

    李牧眯眼打量了她一眼,随即看向陈悦悦的妈妈张岚,开口问:“这丫头谁带来的?这么没教养不知道管管吗?”

    张岚一听这话,也登时站起身来,一把甩开椅子,瞪着李牧大声问:“说谁呢?说谁没教养呢?什么他妈东西,敢跟我这儿指桑骂槐?你知道我是谁吗?”

    李牧冷声道:“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懒得跟你指桑骂槐,我说的就是你闺女,教不好她就关家里,别放出来张嘴乱咬人。”

    张岚听李牧说的这么不客气,顿时火了,嚣张的说:“小子,也就是在法悦,换一个地方我让人把你那张嘴撕烂!”

    李牧眯眼看着她,说:“来,你撕一个给我看看?”

    这时候,一旁的陈悦悦也来了恶劲,连刚才心机婊的表情都省略了,直接一脸鄙夷的看着王欣然,手指着她的脸、猖狂的冷笑道:“差0.5分没考上心里快难受死了吧?我告诉你,这都是你自找的,早他妈看你不顺眼了,一天到晚在培训班里卖弄风骚,还敢去勾搭魏天宇,实话告诉你,你的分数就是我让我妈花钱找人改的,你她妈还想进电影学院,做梦吧!明年你要还敢考,我包你还考不上!”

    林欣然听完这话整个人如遭雷击,苏映雪听的愤怒难当,一下子冲过去把林欣然拉到自己身后,随后伸手推开了陈悦悦那咄咄逼人的手指,没想到陈悦悦更来劲,伸手就要掌掴苏映雪,嘴里还骂骂咧咧:“妈的你是哪来的贱货!敢推我?”

    现场一下失控了,李牧眼看她对苏映雪动手,而苏映雪堪堪后退一步躲过,顿时火冒三丈,也不管什么绅士风度了,冲到跟前一把就将还要对苏映雪动手的陈悦悦推到了一边,指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再动一下试试看,别以为我真不打女人!”

    “敢动我闺女!”张岚一见李牧推了自己女儿一把,顿时急眼了,抓起自己的lv手提包就冲着李牧甩了过来。

    “操,想动手是吗?”李牧骂了一句,伸手一把将砸来的手提包抓住,猛然一扯,就把张岚的包从她手里扯了下来,随即李牧怒火攻心,一把将lv手提包摔在地上,包里的东西瞬间摔的七零八落。

    张岚顿时气疯了,指着李牧说:“行,有种你就别走,我打电话找人来收拾你!”

    张岚说着,伸手就从桌上拿起手机打电话,李牧没理会她,而是质问陈悦悦:“你刚才说欣然的分数是你找人改的是吗?”

    陈悦悦嚣张惯了,瞪着李牧横劲十足的说:“是我找人改的,怎么的?有招想去、没招死去!”

    这话一出口,李牧、苏映雪以及王欣然都明白了,王欣然不只是运气不好、单纯被关系户挤掉那么简单,而是陈悦悦这个关系户故意找人把她的分数压到低过录取线,一时间三人都愤怒不已,尤其是王欣然,得知自己被人双重算计,她愤怒的指着陈悦悦质问:“你凭什么改我的分数?简直卑鄙无耻!”

    陈悦悦抱着肩冷哼道:“你就庆幸去吧,我本来是想找人把你毁容的,比起你看你落榜,我更想看你的脸被硫酸烧成鬼!看你还怎么勾搭魏天宇!”(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