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吾爱小说网>都市小说>重生完美时代>第四百九十二章 悠久绵长

第四百九十二章 悠久绵长

    面对陈婉半醉半醒状态下问的这个问题,李牧心头一松,玩笑般的说:“也许不是因为我上辈子伤过你,也许是你上辈子有恩于我,所以这辈子我就找你报恩来了。”

    陈婉抿嘴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喜欢这个版本,换一个。”

    李牧笑问:“换一个什么样的版本?”

    陈婉认真的想了想,说:“比如上辈子我是你的糟糠之妻,我嫁给你、给你生了一大堆孩子,可你最后嫌弃我了,就跟其他的女人跑了,伤透了我的心,所以你这辈子才来补偿我。”

    “或者上辈子我是你的小三,不求名不求份的跟着你,只求你心里有我、能偶尔和我在一起,但你最后厌烦了,就把我给抛弃了。”

    李牧听完她的这两个故事版本,忍不住问她:“我有这么没良心吗?”

    陈婉眉眼含笑说:“都说了是上辈子,咱们谁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什么样,你既然聊到了这个话题,那我就发挥自己的想象呗。”

    李牧点头一笑:“好吧,如果你喜欢这两个版本,那就以这两个版本为主吧。”

    陈婉嗯了一声,笑道:“你知道这两个版本有什么共同之处吗?”

    李牧连连点头:“知道,故事的结尾都是我伤害了你。”

    陈婉哈哈一笑,说:“还是你聪明。”

    可此刻,在陈婉那在酒精刺激下的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轻诉:“这两个版本的共同之处,应该是我们都曾经在一起过啊笨蛋……”

    陈婉心中感叹,有些犯傻的轻轻摆动着双脚,并拢打开、打开再并拢,眼睛盯着脚尖,嘴里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就选错报恩的方式了。”

    李牧点头一笑,顺口说道:“如果真是你说的这个版本,那肯定得再把你娶回家、千百般好好对你才算补偿。”

    陈婉听到这里,哈哈大笑一声,故作鄙视的说道:“坏小子,你现在连法定的结婚年龄都没到,如果真是这样,等你补偿还要多等几年。”

    说完,陈婉岔开刚才的话题问李牧:“你下个月六号就过生日了吧?”

    李牧点了点头:“是的,六号,姐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婉说:“撞伤你之后我就知道了,医院有你的身份资料。”说着,她一脸惋惜的说:“我月初那些天人在湘都,怕是没机会陪你过生日了。”

    李牧笑道:“没事,生日也没什么好过的,无非就是吃顿饭。”

    陈婉说:“反正你有女朋友,到时候有她陪你过就好。”

    说着,陈婉又问:“对了,你跟你的女朋友怎么样了?”

    李牧抿了口红酒,说:“还不错吧,只是不怎么经常见面。”

    陈婉惊讶的说:“你俩就在一个学校,还不经常见面?”

    李牧说:“我最近哪有时间上学,手头事情多的数不过来,每天都在忙,她家里管的又严,独处的机会不是很多。”

    陈婉好奇的问:“她不也是海州人吗?你俩在燕京上学,她家里管的严又怎么样,总不能跑到燕京来守着吧?”

    李牧讪笑道:“她刚好有个姑姑在燕京,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往寝室打电话查寝,到了周末就把她叫到自己家去……”

    陈婉听完一阵哑然,问李牧:“怎么听起来你好像都总是惦记着人家晚上的时间?想干坏事啊?”

    李牧错愕片刻,随即挠挠头:“我有吗?”

    陈婉白了李牧一眼,说:“已经很明显了好吗,难道你只是晚上才想到找人家?”

    李牧尴尬的说:“哪有,平时主要是事情太多,白天都在公司。”

    陈婉点点头,没有再调侃李牧,而是认真的说:“你也不能光顾着忙就冷落了人家,你现在的事业已经很成功了,干嘛还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李牧轻叹一声:“互联网发展的速度太快了,一旦跑起来,就实在是不敢停下。”

    陈婉说:“你现在不是已经领先这么多了吗?qq都退出竞争了,你也该给自己一点放松的机会。”

    李牧点点头,嘴上答应的很好,心里却在想,眼下正是国内互联网行业跑马圈地的时候,那些未来的大鳄都在虎视眈眈,自己现在只是把马总从即时通讯市场请了出去,剩下的那些不敢说一个一个收拾,但最起码得把那些上辈子比较得瑟、有事没事就给穷苦吊丝猛灌毒鸡汤的大忽悠给挨个收拾了,你不是就喜欢在功成名就之后说自己最后悔创下那些大业吗,行,那就别创了。

    陈婉知道李牧一切都有自己的主意,他改变自己很简单,但自己想改变他就太难了,于是便也就不再多说,给李牧杯子里添上酒,对李牧说:“来,咱们俩把剩下的这瓶喝完吧。”

    此时,电视里的《快乐大本营》已经进入尾声,作为嘉宾,简单计划和杜薇分别登场献唱,收视率没有再突破11.9%的巅峰,现在已经开始逐渐回落,但是,11.9%的神话已经在广播电视系统迅速传开。

    节目还没有结束,大部分的电视从业人员都知道了这个不可思议的数据,陈婉的手机开始不断的接到各种恭喜的电话,最开始是湘南卫视的领导和同事,后来就是自己的同学们,甚至是燕京卫视的前同事,很多久不联系的人也纷纷凑上来祝贺。

    不停的电话让陈婉感觉不胜其烦,于是便直接把电话关机,又喝了半杯红酒之后,忽然像小孩子闹情绪一样,问李牧道:“收视率为什么会这么高啊!”

    李牧说:“这也是多方面条件共同造成的,不但有你新加入,而且还有简单计划和杜薇,牧野科技又一直在帮这期节目做宣传,这么多条件同时满足,才能造就这么高的收视率,估计下一期节目就会回落了,最起码下一期节目牧野科技不会再免费帮湘南卫视做推广,这段时间推广的用户到底能留存下来多少就看往后几期节目的收视率了。”

    陈婉重新依靠在李牧肩头,对李牧说:“坏小子,我感觉有点后悔了。”

    李牧问她:“怎么了?后悔什么?”

    陈婉摇摇头,说:“不知道,也许是后悔去湘南卫视,也许是后悔当初就不该选择主持人这个行业,如果选个幕后工作,在燕京卫视也许就能踏踏实实的待下来,不管怎么样都能离你近一点,你也不会担心哪天我成名了之后,你再和我接触我会给我增加负担。”

    陈婉此刻的酒劲已经上头,酒精的作用越大,她的心理就越脆弱,平日不曾示人的柔弱一面也就逐渐占据上风,让她在这一刻感觉到强烈的担心和害怕,她怕李牧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扶她上马,一旦她上了马、一旦马跑起来,李牧就会慢慢撒手。

    李牧一听她这么说,急忙安慰道:“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陈婉看着李牧,问他:“那你害怕自己以后因为和我接触多了而被媒体传媒盯上、甚至传出绯闻吗?”

    李牧摇摇头:“不怕,可……”

    陈婉抢着说:“我也不怕。”

    李牧点点头,认真的说:“我明白了。”

    陈婉盘腿坐在李牧跟前,眯着滚烫的眼睛看着他,半醉半醒的说:“你不明白,我刚才的话还没说完,其实我这么久以来还在后悔其他的事情。”

    李牧问她:“后悔什么?”

    陈婉抿着嘴想了半天,终于开口说:“后悔一开始就不该认你做弟弟,如果我们一开始认识就明确一个朋友的身份,那我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喜欢你也不会有任何负罪感,甚至主动追求你也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但你每次叫我姐的时候,我心里就特别难受,难受又没有办法,只能安慰自己说:如果换个角度考虑,不能有个这样的男朋友,有个这样的弟弟也挺好的,可就算是这么安慰自己,心里还是难受。”

    “有时候觉得如果一切重新来过,我宁愿那天没有开车出门,这样我们俩这辈子可能也就不会有任何交集,自己也就不用这么痛苦了……”

    可能是喝多了,也可能是心里对李牧的情感压抑太久,陈婉在这一刻已经绷不住心底的情绪,眼泪瞬间便涌了出来,随即她闭了片刻眼睛,抬手拿起酒杯便昂头喝了个干净。

    李牧不是傻子,三十多岁的人重生回来,又怎能看不出陈婉这个二十多岁单纯女人对自己的心思,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对陈婉这种几乎挑不出毛病的好女人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感觉,有些时候他甚至会觉得,陈婉是那种最适合陪伴一生的女人,柔情似水,悠久绵长。

    最开始,李牧对陈婉还只是报恩的心思,改变她的人生轨迹、不让她重蹈覆辙,但是,随着心里感情的不断加深,李牧的心里已经将陈婉摆放在了那个需要自己一生守护的位置上,对她有了超乎常人的责任感与使命感,所以李牧觉得自己哪怕只是在心底稍微幻想一下她,都是对这种责任感的玷污,也是对她的不尊重。

    但是,面对陈婉的酒后表白,李牧原本自认为清澈的心也被搅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