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吾爱小说网>都市小说>重生完美时代>第六百二十四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

第六百二十四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

====================李牧后备箱里才没有什么长袖衬衣,之所以这么说,就是心里憋着坏要让丁正林尴尬,但是他说的声音很小,似乎是故意躲着丁正林才对林清雅说的这句话,而且语气满是关切,看起来确实就是私下里关心林清雅而已。?==========?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但是这句话还是一字不落的进了丁正林的耳朵,瞬时间便让他感觉有些尴尬难堪,原本觉得自己这一身行头怎么都挑不出差来,这一刻却感觉自己整个成了一个奇装异服的小丑,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哪哪都极不自在,这种感觉反差极大,心理感受相当之差,以至于丁正林恨不得赶紧把身上的西装撕下来,不说换成一件简单的t恤,起码换成一件短袖衬衣也能让自己心里舒坦点儿。

====================可眼下这种情况,丁正林只能硬着头皮死撑着说:“是我把空调开太低了,我调高一点。”

====================说着伸手就去拿遥控器。

====================林清雅也猜出李牧的意图,虽说进屋之后感觉真有点冷,但她知道自己肯定不能信李牧刚才的话,于是只能在心里发笑,脸上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对两人说道:“没事儿,我不冷。”

====================话刚说完,丁正林就把空调从十六度调到了二十四度,他想顺手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来,但是犹豫再三也没好意思上手。

====================李牧觉得丁正林如果在这次面谈的过程中赶到尴尬和局促,整个人的心理状态就会潜移默化的受到很大影响,想忽悠他放弃红杉加入牧野科技,就得打击一下他在现在这个角色上的自信心。

====================这个时候,李牧邀请他落座,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丁总,路上有点堵车,让你久等了。”

====================丁正林急忙说:“您客气了。”

====================李牧微微一笑,问丁正林:“丁总在投行做了多久了?”

====================丁正林心里因为行头的坐立不安,以至于此刻被年轻自己将近十岁的李牧问起问题来,竟然有一种被长辈问话的感觉,甚至不由带上几分紧张的说:“我在投行已经是第八个年头了,刚一毕业就入行一直到现在。”

====================李牧点了点头,笑道:“那你也算是投行圈里的老资历了,说实话我不太懂金融操作,所以如果丁总觉得我说话太业余,尽管指正。”

====================“哪里哪里,您在金融操作上是非常有智慧的,简单直接、行之有效,就算是我们这些专做金融的人也非常惊叹。”丁正林表现的格外谦虚,倒不是可以装出来的谦虚,面对李牧这样一个二十岁的亿万富翁,丁正林基本上找不到任何优越感,即便他心里也觉得牧野科技的资本操作很弱、没有章法,但是他却一点也不敢小瞧李牧在资本方面的眼界。

====================正常来说,现在的互联网企业都是在吹牛皮、讲故事,大部分的互联网创业者手里拿着一块鼠标垫,就敢对投资人说准备要开一个全球连锁的网吧,这种轻成本的人创业之后,在金融操作上都会异常活跃,而且能把融资这点事情玩出花来,相比之下,李牧的两次融资就太简单了,几乎谈不上技术操作,单独看运作的手法,确实很缺乏经验。

====================但是,丁正林换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牧野科技仅凭两次融资就迅速崛起,这个速度几乎是互联网领域前所未有的,牧野科技能够有这么快速的发展,一方面离不开李牧的运作,另一方面似乎和他的融资策略也有关系,李牧第一次融百度的钱,是为了引入百度的流量,第二次融资之前踢走百度是因为百度的流量对他来说意义已经不大,紧接着第二次融资,投资牧野科技的都是李牧的朋友,许嘉铭和陈泽出了钱、占了牧野科技的股份,但谁也不会干涉李牧对牧野科技的日常运作,所以李牧现在对牧野科技还是有着100%的掌控权,换个角度来看,这也是李牧的一种策略,如果李牧早早引入真正的风投公司,他恐怕很难能够保证自己在公司不可撼动的地位。

====================所以整体来看,丁正林反而觉得李牧是一个在金融操作上很牛逼的人,大道至简,他是在用最简单的方式,实现最大的效果。

====================李牧却自嘲一笑,道:“你们会这么觉得,其实都是被牧野科技的成功所蒙蔽了而已。”

====================李牧心里很清楚,丁正林会觉得自己在金融操作上很有智慧,其实就是一种结果决定论,他是看到牧野科技的成功之后,才会反过来觉得牧野科技的做法都很牛逼,就好像后世鼓吹老干妈不上市的做法有多牛逼、多英明一样,其实这就是一种结果决定论,反过来冷静下来想一想,老干妈不上市的做法真的很牛逼吗?不见得,不是她不上市才把老干妈做成功,而是她把老干妈做成功之后,以她一贯的发展模式来看,上市不上市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老干妈有好的产品做核心,不但为她扩张了市场,还为她强化了供销关系,所以现金流强大,再加上又是轻资产上阵,所以整体运转状态一直良好,但是这种良好的模式,说白了和李牧的金融运作一样,行之有效,却缺乏足够的技术含量,同时也禁锢了多元化发展的可能。

====================老干妈创业初期的模式是:产、销、赚;

====================起步之后的模式是:多产、多销、多赚;

====================一直以来的发展目标也只是:产的更多、销的更多、赚得更多。

====================李牧不会否定这种简单直接、粗暴有效的商业模式,只是他的追求要在简单实用的基础上稍微再高一个层次,他希望自己的格局能够不断突破,也希望自己产业的模式能够不断突破,所以他一点都不为丁正林的称赞而感到高兴,反而更意识到自己的欠缺,如果只是想守住眼前的局面稳定赚钱、安心花钱,眼下的简单有效就足够了,但是如果想向上突破,就一定要改变现在的发展模式。

====================丁正林揣摩片刻,似乎也抓住了李牧话里的那层含义,于是他心里也意识到,李牧对他自己的金融操作其实是并不满意的。

====================想到这一层,丁正林开始把话题引入正轨,认真说道:“李先生,您应该是一个专注于互联网发展以及互联网产品的领导,如果您担心金融方面会跟不上牧野科技的发展,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其实就是吸引红杉这样老牌的风投公司加入,如果牧野科技的c轮选择红杉,红杉一定会用四十多年积累下来的金融操作经验,来帮助牧野科技更好的发展,红杉在美国金融界的实力非同一般,未来如果牧野科技想赴美上市,我们能够提供最直接有效的帮助。”

====================李牧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笑道:“牧野科技未来的道路一定是赴美上市,但现在的问题不是在赴美上市之前还要停几站,而是在赴美上市还会有多少人上车。”

====================李牧话里的意思有些隐晦,他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赴美上市是他的目标,但他现在已经不考虑融资的事情了,考虑的是在上市之前吸引更多专业人才加入。

====================丁正林虽然在金融操作,以及投资的战略眼光上很有一套,但是在对参透别人话里隐藏的含义上,似乎还略微有些欠缺,他没听出李牧话里的意思,反而一脸赞同的说道:“李总说的真是太对了!现在就是一个让更多人上车一齐前进的关键节点,如果有红杉的加入,牧野科技在赴美上市的道路上就一定能够越走越快!”

====================李牧淡然一笑,说:“丁总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打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说牧野科技是一列火车,那么它现在就已经完成它最后一次编组了,在抵达下一个目的地之前,它不会再停下重新编组再出发,不过若是有合适的人,合适的个体,牧野科技会把他带上这列火车,一齐走向下一站。”

====================丁正林傻眼了,错愕不已的看着李牧,半晌才问:“李总,您的意思是?”

====================李牧无奈了,一旁的林清雅听的也是暗暗摇头,丁正林倒是一头雾水,什么叫不重新编组再出发,什么叫合适的人和合适的个体?他对金融敏感,但对这种说话里的弯弯绕,实在是有些脑回路不足。

====================李牧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淡淡道:“丁总,直接说吧,牧野科技在上市之前暂时不准备做c轮融资了,我们的目标是在03年底或者04年上半年实现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目标,这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里,牧野科技会全力冲刺,所以这短时间内,我们只接受个人加入牧野科技,不准备接受任何其他公司、机构加入。”

====================这么直白的话一说完,丁正林顿时就急了,一下子站起来,义愤填膺的说:“李总您这不是忽悠人吗?是你们自己对外宣称要做c轮融资的,全行业都眼巴巴的等着跟你们谈c轮,您让林总打一个电话,我就大夏天顶着三十来度高温、穿这么一身来跟您谈融资,怕在您面前失了礼貌连外套都不敢脱,您现在忽然来这么一句,这不是耍猴呢吗!”

====================李牧抬起头来,看着丁正林气红脸的样子,一脸无辜的说:“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融c轮了?”

====================丁正林脱口道:“不是铭诚资本的人透露出来的吗?铭诚资本不就是牧野科技b轮的领投吗?”

====================李牧点点头:“是啊,你自己都说了,是铭诚资本的人透露出来的消息,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