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道理我都懂,但就是忍不住
    宋征没听见陈泽打电话的内容,他吩咐让人把陈泽和宋亮赶出去之后,自己就匆忙来到关押李牧的审讯室。?

    陆常勇此刻已经在里面站着了,手里拿着一柄铁锤和一本辞海,死死的盯着李牧,冷声威胁道:“小子,今天会是你从生下来到现在最后悔的一天。”

    李牧早豁出去了,淡淡道:“咱俩中间有一个会后悔,但肯定不是我。”

    陆常勇咬牙切齿的说:“那我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完,宋征推门进来,陆常勇把厚厚的辞海丢给他,手里的铁锤指着李牧,咬牙切齿的说了两个字:“肋骨!”

    宋征点点头,他很明白陆常勇的意思,陆常勇是让自己用这本厚厚的辞海贴在李牧的肋骨上,他再用铁锤隔着辞海猛砸,这种办法能给李牧带来巨大的痛苦,但却留不下任何痕迹。

    陆常勇已经好几年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了,毕竟已经是分局一把手,这种做刑警时用的手段很早就不用他亲自动手了,但是今天,他实在是恨李牧恨的牙痒痒,觉得必须得对李牧上点手段,方才能够解恨。

    宋征极好的演绎了一个狗腿子应有的素质,狞笑着来到李牧跟前,把辞海放在他肋骨处。

    陆常勇掂着铁锤过来,冷笑着对李牧说:“这次天王老子都帮不了你!”

    刚说完,电话响了。

    陆常勇低头一看,整个人身形一怔。

    今天真是日了狗了,怎么净是大人物找?

    顶头上司、市局的第三号人物找自己;黄锦潇、大地产商找自己;现在倒好,市局一把手的电话都打来了。

    陆常勇心里本能的以为,一把手打电话肯定是黄锦潇告状告到了他那去了,心想着他八成也要把自己骂个狗血淋头,结果一接电话,一把手便在电话那头问他:“陆常勇,你们分局是拘了一个叫李牧的年轻人吗?”

    “李牧?”陆常勇看了看身前的李牧,试探性的问:“顾局,您说的是动手打了黄总的那个人吧?”

    “嗯。”一把手立刻用命令的语气说道:“你把人给我放了,立刻马上!”

    陆常勇愣住了:“啊?放人?他动手把黄总跟他的律师都打了,我看黄总那样子,伤得还挺严重…”

    对方立刻火大:“别跟我说这些废话,我让你放人,你就立刻马上给我放人,其他的事情我会亲自查明,另外,陆常勇我警告你,这件事你最好没在里面给我搞什么猫腻,否则如果让我知道你们城西分局跟别人勾结做了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到时候别怪我不客气!”

    陆常勇手里的铁锤瞬间脱手,咣当一声跌落在地,他整个人已经快疯了,一把手话里的信息量很大,首先他那意思是根本就不在意李牧打人的既定事实,直接让自己先放人,这证明一把手也很忌惮眼前这小子,这小子的背景肯定强大到不敢想象;其次,他后面那句警告已经说的很明白了,看来黄锦潇找人给他儿子顶缸的事情他应该已经掌握了一些线索……

    陆常勇心乱如麻,没想到一把手竟然是站在李牧这边的,自己这下可真是踢到铁板了!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认真思考,因为不管黄锦潇有多牛逼、自己的那个顶头上司有多照顾自己,眼下他都必须重新站队,自己是警务系统的人,自己最大的**ss就是市局一把手,不管三号人物对自己有多大的提携与知遇之恩,自己想自保的话,都必须无条件遵照一把手的意思,否则一把手要是真追究下来,自己很容易成为顶头上司的替罪羊,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赶紧把李牧放了,立刻表明立场。

    于是,陆常勇的表情一下子发生了180度大转变,从凶狠狰狞的恶狼瞬间变成了忐忑不安的羔羊,电话一断,他急忙擦了一把脑门的汗珠,对宋政说道:“宋征,快,把手铐给李先生打开!”

    说完,他立刻又对李牧毕恭毕敬的说:“李先生,实在是对不住,今天的事情都是一场误会,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宋征手上拿着辞海彻底傻眼了,饶是社会经验再丰富也没有见过这种阵仗,搞什么?你不是要打他的吗?话都说的气势十足了,怎么忽然画风一转就要放人?

    宋征疑惑着的时候,陆常勇怒骂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啊!”

    宋征急忙点头,仓促的拿出手铐要是替李牧把手铐打开。

    陆常勇大步走到李牧面前,要把蹲久了的李牧扶起来,李牧却推开他的手,口中吐出四个字:“手别碰我。”

    他心里明白,陈泽应该已经在帮自己发力了,否则陆常勇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转变态度,于是他索性直接在暖气片旁边的地上坐了下来,大有一副赖在这里不走的架势。

    陆常勇忙说:“李先生,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李牧摇了摇头:“我不能走,说好的48个小时,这才刚开始。”

    陆常勇一听就知道李牧跟自己杠上了,李牧可是连黄锦潇都敢打的主儿,要真跟自己杠上,自己哪能玩得过他,一把手很快就到,看见这架势还得了?于是极其惶恐的对李牧说道:“李先生,我刚才说的都是玩笑话,是我脑子糊涂、让驴踢了,实在是对不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

    一旁的宋征满眼惊惧,搞什么,怎么陆局一下子就变成孙子了?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难不成有通天的背景不成?

    李牧这时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问:“我朋友来了吗?”

    宋征想起刚才在门口吵吵的陈泽,急忙插嘴说道:“外面有两个人说是要见你……”

    陆常勇赶紧催促:“还不赶紧去请进来!”

    片刻后,陈泽和宋亮一前一后进了审讯室,两人一见李牧在暖气片旁边的地上坐着,都是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

    陈泽对陆常勇和宋征说道:“麻烦你们俩先出去,我们有话要说。”

    陆常勇急忙点头,这时候可是不敢造次了,只能接希望于李牧的朋友能把李牧带走,不然一把手万一再怪罪下来,自己可就是四面楚歌了,在任何一方那里都讨不到好。

    正要走,李牧开口说:“记得把我三个保镖放了。”

    陆常勇立刻说:“我这就放、这就去放……”

    陆常勇和宋征走后,陈泽看着李牧轻叹一声,在他面前的地上盘腿坐了下来,掏出烟一口气点了三支,先塞了一支到李牧嘴里,又递了一支给身后站着的宋亮,自己最后叼着一支抽了一口,看着李牧无奈的说:“这件事你要是忍住别当场动手,全世界的理都被你占了。”

    李牧叼着烟嘬了一口,似笑非笑的说:“道理我都懂,但就是忍不住,怎么办?”

    “草。”陈泽笑着说:“打都打了,还能怎么办,没打按没打的路子,打了就按打了的玩法,就看你想怎么玩了。”

    说着,陈泽又道:“对了,我让正茂打听了一下,昨天晚上黄锦潇的儿子黄硕伦在鼓楼一个小赌场里玩到后半夜,然后带了几个女孩在附近的酒吧包场玩到上午,正巧昨天晚上有人看见他开了他老子那辆宾利,所以这么看的话,今天中午开车撞人的应该就是他。”

    李牧咬牙说道:“怪不得黄锦潇这么积极!你要是看了他今天那副伪善的样子,你就知道我为什么打他了,他居然还拿我的家人威胁我,真把我当成他说踩就踩的蚂蚁了,当时要是不动手打他一顿,我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

    陈泽说:“动手也没事,大部分的道理还在你这,只要你站在情理的绝对正面、法理的相对正面上,这件事怎么玩下去你都能保持不败,不过这次我建议你先别急着发动舆论攻势,市局一把手跟我家里关系不错,你要是真拿舆论做武器,他会受到不小的影响,搞不好想进部委的愿望又得往后推几年。”

    陈泽和市局一把手心里都很清楚,李牧现在掌握着一个逆天级的互联网信息传播渠道,而且他最擅长在网络上引导网民的风向,而且李牧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是非常健康高大的,20岁的年纪,改变了无数穷苦学生的命运,光是这一点,他就是当之无愧的社会偶像,如果他把这件事情捅出去,那舆论肯定完完全全一边倒的支持他,别说他把黄锦潇打了,就是他把黄锦潇杀了,他也是群众心目中的英雄。

    但是,一旦这件事情真曝光出去了,黄锦潇和他儿子自然要倒大霉,但市局有人帮助黄锦潇的儿子瞒天过海,一定也会遭受巨大的舆论压力,到时候他这个一把手的日子绝不好过,万一上面知道了再认为自己在这个职位上监管不力、能力有限,那往后想再上一层真是难上加难了。

    陈泽也不想李牧真把事情闹到那种地步,于是他给李牧出主意道:“不过我建议你可以做足戏给他看,给他足够的压迫,逼着他不顾一切去给你解决这件事情,等他把事情圆满解决了,你再顺水推舟卖他个人情,他反而会感激你。”

    李牧点点头,对陈泽说:“你先帮我把我的手机要回来。”

    片刻后,陆常勇亲手把李牧的手机送了回来,待他出去之后,李牧打电话给林清雅,上来就是:“清雅,我出了点事,现在在城西分局,你叫上老孔还有汪楠一起过来,带着我的笔记本电脑,顺便再给我带点吃的,我一天没吃饭,快饿死了。”

    林清雅一听李牧说出事了,急忙说:“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陈泽说:“顾叔在过来的路上了,他想当面跟你聊,你看咱是不是出去另外找个合适的地方?”

    李牧摇摇头:“我就在这待着,黄硕伦什么时候被抓进来,我什么时候再出去。”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