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Make a deal
    顾江河想跟李牧谈一个dl,也就是做个交易。??

    美国法律体系里经常会用到这种解决方案,法官把控辩双方的律师或者原被告叫到一起,私下里商量一个大家都k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庭上大家走走过场甚至直接不开庭,就按照之前达成的交易宣判,这种协调方式完全合法,而且被视为更高效的解决方案,还可以节省纳税人宝贵的税金,俗称mkdl。

    李牧本来没想跟他谈什么条件和交易,起码在黄硕伦归案之前他不准备谈任何条件,但是陈泽在这里,李牧必须给他一个面子,于是他便让陆常勇把其他人请去了会议室,自己和陈泽、顾江河三个人在审讯室里商议条件。

    顾江河给李牧开出的dl是:首先,他保证一定把这件案子彻查到底,协调整个公检法,对黄硕伦执行抓、审、诉、判、监的一条龙服务,绝不姑息,给死者以及苏映雪和李牧一个交代;其次,李牧和他的三个保镖可以直接走人,公安机关不会追究他们蓄意伤人的行为,黄锦潇也不可能追究;其次,作为不追究李牧打人的条件,李牧也不能把这件事曝光出去,把这件事情放在公众视野之外解决。

    李牧没同意。

    或者说,李牧拒绝的毫不犹豫。

    他说:“顾局,如果我答应你的条件,你也兑现你的承诺,明年黄硕伦被判个几年关进去,要不了一年半载黄锦潇就有办法把他从里面捞出来,对他犯下的罪行来说,太便宜他了。”

    顾江河说:“这件事我到时候会出面压着,一切按正常流程走,公开透明,这行了吧?”

    李牧摇摇头,认真说道:“再大的事情,一旦过了时效都会失去它本身的影响力,如果这件事情我不曝光出去,没有民众和舆论监督,万一黄硕伦一年之后出来了,我根本没办法再把他弄进去。”

    顾江河急了,不由看向陈泽,那表情也明显,你这朋友也太不给面子了,我只有这一个要求而已,他都不答应?

    陈泽感受到他眼神中的意思,抬头看向李牧,心里也觉得李牧不该把话说这么死,你怎么都得给他一个台阶,自己在这夹着呢,真要完全站在对立面,自己这脸上也过不去,而且在他看来,李牧这时候也确实要适当让步了,适当让步,惩奸除恶不说,还能收获人情,皆大欢喜,不然的话,事情就算解决了,也把整个公安系统得罪了。

    就在两人各有心思的时候,李牧说:“顾局,我觉得最好的解决办法是,这件案子由牧野科技曝光,但在曝光的时候,我会让人把整个顶缸的事情完全抹掉,也就是说,最终会推送给民众的新闻,是黄硕伦驾车闯红灯肇事,撞死了一名女大学生后逃逸,然后公安机关不顾黄家的社会地位,依旧秉公执法,用最快的速度将黄硕伦捉拿归案,为受害人伸张正义,这样一来,巨大的舆论压力会压得黄硕伦翻不过身,也会压得黄家人想疏通都无从下手,这也就如我所愿了;而公安机关的声誉和形象不但不会受影响,相反还会有很大的正面收获,对您来说,也是一件一举两得的好事。”

    陈泽听得眼睛一亮,很欣慰李牧在冷静下来之后,智商开始重新占领高地了,而且这是李牧第一次对顾江河用“您”这个字,看来李牧的这个条件诚意满满,于是他立刻脱口道:“顾叔,我觉得李牧这个办法好,大家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甚至还有意外收获,皆大欢喜。”

    顾江河心里对陈泽的话也认同,眼下想解决好这个问题,无论用自己的方法,还是用李牧的方法,黄硕伦都跑不掉了,结果都是一样的,那不妨就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树立一下公安机关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执法理念,别的不敢说,黄硕伦的恶行如果曝光出来,市局绝对会收获人民群众的褒奖赞扬,对形象和声望都有很大帮助。

    至于黄锦潇,这时候他肯定不敢造次,以他的身家背景,李牧和陈泽可以把他彻底压住,再说这件事情如果按照李牧这么做,他也能逃过一劫,否则如果他的事情被曝光出去,那他往后也就成过街老鼠了。

    富商和官员并不是不怕媒体,而是得看媒体的另一边站着的是谁,媒体曝光的重大事情背后总有一场场寻常人看不到的深层博弈,如果按照李牧的这个建议去推进,对黄锦潇来说也不是最差的而结果,现在他只输了他儿子,还没有输了自己。

    于是,顾江河点了点头,眉头也彻底舒展开来,对李牧说:“就这么定了。”

    ……

    整个分局为了这个案子几乎倾巢而出,这么大的动作立刻就通过特殊的渠道传到黄家人的耳朵里,黄锦潇躺在医院病床上被多方传来的消息惊的目瞪口呆!现在,警察在全燕京抓他的儿子,而他在警务系统里的所有关系网都在跟他撇清关系,警务系统几乎一边倒的倒向了自己的对立面,这个局势对他来说实在是太不妙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打自己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就是互联网行业叱咤风云的牧野科技拥有者,本身就有无与伦比的宣传渠道,而且他自己也是现在全华夏最出名也是最受推崇的教育慈善家,在民众里的影响力强大到无法想象,这次不是自己提到钢板上,而是钢板要把自己砸死了!

    黄锦潇一下子紧张到了极点,他一来担心儿子被抓,因为如果真是法办,儿子犯的这件事至少判七年以上,如果法官把儿子逃逸时对苏映雪的伤害、逃逸后找人顶缸的行为都计算在内,那么刑期至少十年起步;

    二来他担心事件曝光之后,自己成为众矢之的,一旦李牧豁出去公开一切,公安系统一定会把一切都查明然后大白于天下,再把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确保不成为民众谴责的对象,那样一来,所有的压力和整个社会的矛头都会集中到自己身上,对于一个需要经常跟政府打交道的地产商,如果自己身上有巨大的污点,政府人员会对自己避之不及,到那时,自己受到的影响真就是牵一发动全身了……

    最最要命的是,面对李牧这种自带强大舆论属性的对手,黄锦潇根本就想不到任何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现在的局面已经尴尬到就算自己把李牧杀了也没任何用处,反而会把自己送上绝路……

    就在黄锦潇一筹莫展的时候,黄锦丽开口道:“哥,要不我去找那个李牧谈谈吧。”

    黄锦潇问她:“你想怎么跟他谈?”

    黄锦丽毫不迟疑的说:“认栽,放弃抵抗、卑躬屈膝,只要他答应放黄家一马,让他随便开条件。”

    黄锦强听到这话瞬间炸锅:“什么?我的好妹妹,你要给他卑躬屈膝求他原谅?!还让他随便开条件?!你看看咱哥,他现在这样都是拜李牧所赐,这笔债还没找他讨呢!”

    黄锦丽反问他:“你想跟他讨债?行啊,警察现在就已经去抓硕伦了,你现在能让硕伦跑吗?硕伦如果跑了,整个黄家都会受到他的牵连,他犯的是刑事案,就算你现在把他送出国去,他这辈子都别想回来了,除了回来自首。”

    黄锦强悻悻的说:“那也不能给他装孙子……”

    黄锦丽没理他,而是看着自己的大哥黄锦潇说:“大哥,为今之计我们两手准备,你现在就打电话给硕伦,不管他在哪,立刻让人开车送他去城西分局附近,别让警察把他抓住;我现在就去城西分局找那个李牧当面谈,如果谈妥了,我们该赔钱赔钱,该道歉道歉,赶紧把这件事了结,硕伦也就安全了。”

    黄锦潇问:“如果没谈妥呢?”

    “如果没谈妥……”黄锦丽迟疑片刻,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大哥,目光悲痛却坚决的说:“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没有谈妥,我出来就给硕伦打电话,然后我陪他一起去自首,先争取一个自首情节,然后等死者父母来了之后,无论花多少钱,我也要从他们那里买他们一张谅解书,有了自首情节和谅解书,硕伦的事情就能有松口气的余地,明天我找人开一个精神病史的证明,就说硕伦妈妈一家有遗传性精神病史,再伪造几个硕伦曾经发病的病历记录,到时候让吴悠去操作。”

    吴悠在一旁听的暗竖大拇指,黄锦丽不愧是老板的智囊,考虑问题丝丝入扣,尤其是没谈妥后的处理方案,争取自首情节、拿受害人家属谅解书、出具精神病史证明,这几点她基本上都已经想到了,有这几点在手,黄硕伦不但能够争取到轻判,而且将来还很容易申请保外就医,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自由。

    黄锦潇抬头看了吴悠一眼,问他:“小吴,从法律的角度上,锦丽的办法有多大把握能行得通?”

    吴悠急忙说道:“丽总刚才说的几点都非常有实际意义,如果硕伦别被警察抓住,自己自首的话,自首情节肯定是有的;家属谅解书对从轻判决的用处非常大,只要家属接受补偿这条路,就只是钱的问题了;至于精神病史的事情,得找信得过的医院伪造,如果处理好的话,也基本没有任何问题。”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