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第一次表白的地方
    就在李牧跟影视圈的导演和明星吃饭的时候,牧野科技的专题新闻已经推出了。???

    这个系列新闻先是报道了嚣张跋扈的富二代黄硕伦宿醉之后撞死女大学生,非但不施救,反而还打伤另一名女大学生之后逃逸的案件细节,由于疑犯做法极其嚣张、案件性质极其恶劣,所以一经报道便在网友中掀起了强烈的反响,所有网友无一例外对酒驾的疑犯表示了内心极度的愤慨与声讨,随后,牧野科技又发一篇新闻稿,梳理了黄家一些浅显的背景,例如家族企业是宏筑集团、集团总市值过百亿、家族总资产趋近百亿等等,这更加激发了网民潜意识里的仇富心理。

    很多网友纷纷留言,一方面谴责嫌疑犯,一方面也担心对方会用各种手段为自己脱罪,超出预期的是,牧野科技的yy网受到了网友极大的推崇,因为yy网独家报道了这件案子,而且对黄硕伦的身份进行了起底,在网友看来,这种不畏强权的精神太难能可贵。

    yy网用十分钟的时间来在网络上快速发酵这件案子的影响力,紧接着便发布了一则快讯,向全网通报:燕京公安在接到报案之后迅速组织警力侦破,在短短数小时内就迅速破案,并且已经将疑犯黄硕伦抓捕归案!

    网民对黄硕伦罪行的愤慨刚被调动起来,黄硕伦被抓的消息就立刻释放出来,顿时让网民大呼过瘾,谁也没想到公安机关的办事效率竟然会这么高,虽然对方家庭背景强大无比,但燕京公安丝毫都没有放在眼里,立刻将疑犯抓捕归案,这立刻为燕京公安圈粉无数,网络上好评如潮。

    一直没离开城西分局的顾江河在看到网络上这些言论之后,悬在心头的一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从网友对黄硕伦的愤怒指责上就可以猜测得出,如果黄硕伦找人顶缸、城西分局全力配合的新闻被捅了出去,自己要面对多大的压力,万幸的是,自己现在非但不用承受那种莫大的压力,反而还因祸得福,这次燕京公安几小时内破案抓人的效率,得到了网民的大力追捧,如此看来,这件案子会大幅提升燕京公安的社会影响力,这种好事可是不常有的。

    yy网率先报道之后,在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与关注,电视台一见忽然冒出个大新闻,而且黄硕伦的身份也早被yy网起底,于是也就没了任何忌讳,纷纷开始报道起这个案件,让关注这件案子的人又增加了一大批。

    不过,几家欢喜几家愁,此时此刻,躺在医院里的黄锦潇老泪纵横,心里已经恨的快发狂了。

    黄锦丽赶回来,把自己跟李牧谈的条件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他,同时也跟他说明了自己当时自己擅自做决定的原因,用她自己的话说,黄硕伦眼下谁都保不住,黄家必须果断止损,放弃黄硕伦就相当于是壮士断腕,最起码还不会伤及根基。

    黄锦潇虽然心里很明白这其中的利弊关系,但一想到儿子有可能面临十年以上刑期的判决,还是难免老泪纵横,他本身就重男轻女,何况黄硕伦是他的独子,是他未来的事业继承人,眼下自己的独子要遭此磨难,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

    这一次,黄锦潇真正意识到什么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心里对李牧的恨意自然也就更盛了几分,但是他又极其清楚的知道,眼下自己想找李牧报仇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黄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与让步,让能换回李牧对自己网开一面,如果这时候自己再不理智,恐怕真要把黄家的前途给断送了。

    正痛苦难当的时候,黄锦强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说老爷子在家看电视,看到新闻上报道了长孙被抓的事情,突发心梗,此时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

    黄锦强兄妹几人都算是孝子,听闻这话大惊失色,急忙把事情告知黄锦潇与黄锦丽,这一下黄锦潇也差点心脏病发,急忙对两人说:“你俩赶紧去看看。”

    ……

    李牧没有在饭局上待太久,跟陈导聊好有时间约院线的人聊合作之后,他便带着苏映雪先告辞了。

    车上,李牧对苏映雪说:“我在学校附近买了套房,晚上咱们俩去那住吧,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早上估计蔡知晓的父母就该到了。”

    苏映雪没问李牧买房的事情,而是问他:“裕城花园那套房子你退了吗?”

    李牧摇摇头:“没退。”

    苏映雪不假思索的说:“就去那儿吧,行吗?”

    李牧急忙说:“行啊,有什么不行的,不过新买的房子比那边环境好一些。”

    苏映雪轻声说:“我喜欢那里。”

    李牧微微点头便没再多说,只是道了声:“好。”

    裕城花园这套房子李牧已经有日子没来了,苏映雪更是许久没再来过,但是对她来说,李牧在裕城花园租的那套房子意义要远胜过一切其他的地方,因为这是李牧第一次向她表白的地方。

    李牧把车开到裕城花园,快到小区门口的时候,苏映雪问他:“我的洗漱用品还在吗?”

    “在。”李牧点点头,说:“我都收好了。”

    苏映雪说:“那你先在门口停一下,我去超市给我姑妈和我爸妈打个电话。”

    自己的手机一直处在打不通的状态,苏映雪怕他们万一有人找自己,总是联系不上会着急。

    苏映雪先给爸妈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的手机丢了,明天再去买一部手机,顺便把手机卡补了,苏映雪的父母倒是没有多想,她妈妈说明天给她卡里打些钱留她买手机,苏映雪也没拒绝,便说等自己买了手机之后再跟她联系,随后她又给姑妈苏月华打了个电话,刚好苏月华在燕京卫视上看到今天有人大的女学生出车祸的新闻,给她打了个电话没打通,正着急的时候,在电话里听到苏映雪的声音,整个人顿时松了口气。

    苏映雪同样告诉她手机丢了,苏月华也没多想,便问她:“那你晚上还过来吗?”

    苏映雪说:“晚上我就不过去了,这两天学校的事情有些忙,等忙完手头的事情再说。”

    苏月华嘱咐她说:“没事别往外面跑,你们学校一个刚读完大一的女孩出车祸去世了,这事儿你听说了吗?”

    苏映雪嗯了一声,说:“听说了……”

    苏月华叹了口气,道:“你平时也得多注意,能不出去就尽量不出去。”

    苏映雪听话的答应下来,说:“我知道了姑,您早点休息,跟欣然说我过两天再去陪她,让她好好复习功课。”

    挂了电话,苏映雪长长的舒了口气,跟在一边的李牧刚好给她买了一套洗漱用品,顺便把打电话的钱一起付了,苏映雪见他又新买了牙刷和毛巾,而且是两套,诧异的问他:“不是都在呢吗,怎么还买新的。”

    李牧说:“在是在,但有日子没在这住了,还是换新的吧。”

    苏映雪点点头,和李牧一起出来,李牧把车开到地库停好,牵着苏映雪的手回了自己最初在燕京租下的第一个“家”。

    一进门,苏映雪惊讶的发现房间并没有散乱不堪的样子,房间很整齐,就是家具表面落了一层薄薄的尘土,一看就是有日子没有住人了,李牧急忙把窗户打开通风。

    苏映雪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脏的不成样子,眼看着脏兮兮的衣物,轻叹一声道:“早知道先回寝室拿些干净衣服了…”

    李牧见她表情纠结,便问:“要不我拿件干净的t恤给你穿吧,明天早晨再陪你回寝室取一些干净衣服。”

    苏映雪说:“只能这样了。”随即,她看着自己手臂上的伤痕,犯愁道:“衣服可以换干净的,可是胳膊上的伤回头怎么跟我姑解释呢…”

    李牧想了想,说:“你要是想让他们知道就实话实说,不想的话,就说我骑车载你出去的时候摔倒了。”

    苏映雪略微苦涩的浅浅一笑,轻轻拨弄了一下自己的刘海,对李牧说:“那就麻烦你背这个黑锅了。”

    李牧微微点头,心里却想到赔偿金的事情,开口问她:“你以后也不准备让家里人知道这件事?”

    苏映雪嗯了一声,道:“他们知道的话肯定只会担心和后怕,所以还是不跟他们说了。”

    李牧说:“我跟黄家人谈的条件里有两千万赔偿金,这里面一千五百万是赔偿蔡知晓父母的,剩下五百万是要赔偿给你的,如果家里人不知道,这笔钱你准备怎么处理?”

    苏映雪听得目瞪口呆,看着李牧半晌才摇头说道:“这钱我不能要,都给知晓的父母吧,她家里就她一个孩子,还不知道他们怎么扛过去。”

    李牧看着她满是伤痕的手臂,说:“可是你自己也是受害者……”

    苏映雪低头看了一眼右臂,抬起头对李牧说:“我这点伤怕是连五百块钱都用不了,何况五百万。”

    李牧解释道:“正常情况下肯定不可能这么多,就算是蔡知晓的父母,按照法律法规来判的话,法律最多也就支持几十万的赔偿金额,多出来的是黄家用来赎罪的,而且五百万确实是一笔很大的数目,别的不说,在燕京买三套房子还是很轻松的……”

    苏映雪点点头,看着李牧认真说道:“我知道这些都是你为知晓争取来的,我也知道五百万是一笔很大的数目,但是这钱如果我真拿了,每花一分我都会想到这是拿知晓命换的,她走了,我却得到一笔横财,这让我怎么心安?”

    在李牧看来,自己之所以开口问黄锦丽要两千万赔偿,就是已经包含了自己为苏映雪争取的五百万,黄锦丽答应了,这笔钱自然也就归苏映雪所有,他可不希望苏映雪轻易放弃五百万现金的赔偿,而且她的想法有些极端了,如果这么说的话,所有受害人家属拿到赔偿之后难道都不花不用?

    于是,李牧试图劝她,说:“要不你还是跟家里商量一下?”

    苏映雪轻轻摇头,说:“我不想让任何人来干扰我的决定,如果你想让我在知晓的身后事都办完之后尽快从这里面走出来,就把这些钱都留给知晓的父母。”

    李牧见苏映雪态度坚决,自己便也不再坚持,微微点头,说:“行,到时候这笔钱全部交给蔡知晓的父母。”

    苏映雪松了口气,轻轻伏在李牧的怀中,侧脸贴在他的胸口,轻声道了一声“谢谢”。

    对苏映雪而言,今天实在是经历了太多事情,亲眼目睹蔡知晓被撞身亡,看着李牧为自己与恶人抗争,又意外得知自己这个男朋友竟然是一家顶尖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甚至还见到娱乐圈几个顶尖大腕对他仗义相助,这些事情一股脑的涌到跟前,让苏映雪在这一刻甚至感觉有些麻木,她现在脑子里已经一团乱麻,暂时没有多余的脑子去思考这些事情的后续会怎样。

    看出苏映雪神情间的倦意,李牧赶紧重新把床铺好,又给她拿了一件干净的t恤,对她说:“手上有伤就别洗澡了,换上干净的衣服先睡吧。”

    苏映雪却满面愁容,她知道自己右臂伤口碰不得水,没办法洗澡,但今天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汗湿了好几次,眼下迫切需要用毛巾擦一擦身体,否则就这么休息,怕是根本就休息不好。

    正犯愁的时候,李牧看出她的纠结,一本正经的跟她说:“如果真想洗澡的话,要不我帮你吧?”

    “啊……”苏映雪一听这话,本能想要拒绝,但不小心与李牧眼神交错时,看出李牧眼神中的纯净,便意识到是自己考虑的太多了,她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当初试图一点点向李牧开放自己的决定再加之姑妈对自己的管制,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李牧对自己的感情,以至于两人发展到现在,反而能看出李牧对自己的亲昵程度越来越受拘束,李牧是自己的男朋友,而且这种时候,自己心里唯一的依靠就是他,在他面前,自己又何必有那么多的心理负担。

    脑子里挣扎片刻之后,苏映雪迎上李牧纯洁的眼神,轻轻点了点头…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