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你可以心软,我不会仁慈
    宋志磊彻底服软了,逼不想装了、坏也不想使了,他只想要钱,他不想等到银行清算俊成地产的时候,手里20%的股份最后鸡飞蛋打。???

    他服软了,李牧的第一个目的也就达到了,他给蔚澜做了一个手势,让她先别说话,自己开口柔声问她:“给谁打电话呢?”

    蔚澜心领神会,道:“还是那个宋志磊。”

    李牧火了,骂骂咧咧的说:“怎么还是那个傻逼?电话给我,我跟他说!”

    说着,李牧拿起电话,冷声问道:“宋志磊是吧,你反复缠着我的女人是什么意思?是把我刚才的话当成耳边风了吗?”

    宋志磊急忙低声下气的说道:“李总您别误会,我是打电话跟蔚澜道歉的,刚才是我不对,我该死。”

    李牧问他:“道完歉了吗?”

    宋志磊忙说:“道完了。”

    李牧一字一句的威胁道:“既然道完了,从今天起,你如果再敢给她打一个电话,或者以任何形式骚扰到她,我都饶不了你!记住我说的话!”

    李牧说的好似一副要挂电话的样子,宋志磊急忙说道:“李总李总,求您先别急着挂电话。”

    “你还有什么事?”李牧的声音已经很不耐烦。

    宋志磊恳求道:“李总,我想问问您有没有兴趣收购俊成地产剩下的20%股份……”

    “我没有兴趣,再见。”李牧依旧非常不耐烦的样子。

    宋志磊急忙说:“李总您先别急着挂,我愿意把手里20%的股份,以蔚澜一半的估值转让给您,您如果感兴趣的话……”

    李牧冷声打断道:“我不感兴趣!”

    说罢,李牧便粗暴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一挂,李牧便对蔚澜说:“他如果再打电话来,你就拒接,然后回信息给他,就说让他别再打电话来了,你真的帮不了他,他肯定还会再求你,你就装作很为难但又不太忍心的样子答应帮他向我求情,但是要明确告诉他,以五亿估值收购是不可能的,就算我愿意收购,估值也别抱太大希望。”

    蔚澜点了点头。

    宋志磊也确实如李牧所说,根本就没有放弃的念头,他不敢立刻接着打电话,换成发短信的方式,继续恳求蔚澜帮忙救命,蔚澜隔了十几分钟才回他一句:“行吧,我找机会跟他说一下,不过你想要五亿估值收购是不可能的,他本身就一点都不看好俊成这次能挺过来。”

    宋志磊看到蔚澜的信息,没有丝毫怀疑,因为他觉得蔚澜没必要骗自己,眼下蔚澜自己跟俊成地产已经没有半毛钱关系了,李牧的万盈地产才是这个公司的大股东,自己则是二股东,蔚澜拿着李牧给她的合约,就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着万盈的高薪,等着三年之后拿钱了。

    于是,宋志磊咬咬牙,回复:“估值再低一点也没问题,我也不想继续在这件事上耗着了,三亿可以吗?”

    又隔了半天,蔚澜回复道:“你这是诚心耍我呢吧?你之前逼我把股份卖给蓝科的时候,说蓝科给你1.5亿估值,现在你跟李牧要三亿,是要我帮你坑他?这话还是你自己找机会跟他说吧,我没法开口。”

    宋志磊恨不得大嘴巴子抽自己。

    当初他威逼利诱蔚澜的时候,曾经跟蔚澜说过,蓝科集团愿意以1.5亿估值收购自己手里的股份,但那得是蔚澜也答应出售的情况下,这也就相当于自己很早之前就已经跟蔚澜表过态,1.5亿估值自己就愿意卖。

    可是,怎么可能会愿意以1.5亿的估值卖啊!自己私底下跟对方达成的协定是以五亿估值出手,外加楼盘股份,可是这话他怎么跟蔚澜说?蔚澜现在勉为其难愿意帮忙传话就已经非常给面子了,要是自己再惹怒她,怕是这件事就彻底没可能了。

    宋志磊捂着脸半天没反应,老婆见此,忍不住问他:“怎么了?为什么不回她?”

    宋志磊长叹一声,表情比哭还难看:“我怎么说?难道让我说我愿意以1.5亿估值卖掉手里的股份?那才多少钱,只不过区区三千万啊!”

    宋志磊的老婆急了,反问他:“这三千万除了姓李的,还有谁有可能会给你啊?别说三千万了,如果俊成注定要死,三百万怕是也没人买啊,谁买都会砸手里,要我说,能卖三千万就已经不错了!越快出手越好!”

    “我……”宋志磊哑口无言。

    三千万换自己20%的股份,自己的资产缩水的速度简直比拆迁队拆房的速度还快,奋斗这么多年,最后换回三千万灰溜溜的滚出局,宋志磊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但是老婆的话又如醍醐灌顶一般让他瞬间明悟,眼下俊成地产是死局,蔚蓝走了,又有蓝科在背后虎视眈眈,自己根本就扛不住,最后肯定一分钱都换不回来。

    宋志磊心里千万个不甘心,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说:“我给汪润清打个电话,再问问他!”

    宋志磊的老婆也没多说,多问一个就多点希望,哪怕被拒绝也没什么损失。

    宋志磊随即掏出手机,给汪润清打了一个电话,汪润清犹豫片刻还是接通了电话,冷冰冰的问他:“有什么事?”

    “汪总您好,我打电话来是想跟你聊一聊俊成股份的事情,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接手?我想……”

    汪润清没耐心听他说完,冷冷的说了一个字:“滚!”

    随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对汪润清来说,宋志磊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利用价值,这时候还奢望自己出钱接盘,他脑子被驴踢了吧?

    “这个汪润清,真他妈是个王八蛋!”宋志磊没想到汪润清竟然会用这么不讲情面的方式,直接拒绝了自己,心里一下子绝望到了谷底,看来,汪润清这个人之前对自己客客气气、奉为座上宾,也是因为想借自己的手来逼迫蔚澜就范,现在蔚澜抽身了,自己在他眼里也就失去了价值。

    宋志磊的老婆安慰道:“既然他是个王八蛋,那就别管他了,赶紧集中精力在蔚澜身上,现在也就她能帮咱们了,姓李的愿意砸八个亿在她身上,如果蔚澜替咱们说情,姓李的为了她,也可以随便砸几千万在咱们身上啊!”

    “说的是。”宋志磊对老婆的话非常赞同,找李牧收自己手中的股份,说白了就是让李牧砸钱的,自己何德何能?唯一能有这个面子的,必然就是让李牧砸了八亿的蔚澜了!

    于是,宋志磊咬紧牙、下定决心,给蔚澜回信息:“1.5亿就1.5亿吧,如果李总愿意的话,我随时可以过去跟他签合同,不过麻烦你跟李总说一声,不过就三千万而已,我希望能够在签合约之后立即结算,这点钱他随便从零花钱里抠一点就出来了,对我们一家老,这可是救命的钱。”

    蔚澜只回了四个字:“我问问吧。”

    回完信息,蔚澜心里也多少有些不忍,对李牧说:“他自己都降到这份上了,就别再逼他了,这钱从我那八亿里出行吗?”

    李牧不置可否,问她:“心软了?”

    蔚澜抿嘴片刻,轻叹一声:“他是挺可恨的,但他的全部身家几乎也都压在里面了,不为他,也算是给他一家老小留点保障,他的三个孩子我都见过,总归还叫我一声阿姨。”

    李牧微微一笑,摆摆手说:“你可以心软,我不会仁慈,你跟他说,就说我只接受一亿元估值,如果他接受,明天飞来燕京找我签合同,如果不接受,就不要再打电话来了,这是我唯一的ff,而且有效期只到明天。”

    蔚澜无奈,点点头道:“好吧,我这就跟他说。”

    ……

    宋志磊哆哆嗦嗦的看着手机,整个人几乎在一瞬间苍老了十几岁,如同失去一切力气、陷坐在沙发里,表情呆滞的说:“李牧只愿意出两千万……”

    “两千万也不少了,总比一分钱都没有要强。”宋志磊的老婆虽然也心疼的在滴血,但还是试图劝说宋志磊接受,她没太大的志向,所以现在也就更懂得快速止损,与其这样绝望的煎熬下去,不如赶紧换两千万现金了事,否则再一犹豫,怕是这两千万都没有了,到时候可就真完蛋了!

    以眼下自家的资产来看,如果想往后活的不那么辛苦,只能把澳大利亚的别墅卖掉,才能供得起整个家庭的支出,以及沪市这套别墅的支出,但是如果着两千万到手,那他们就没有眼前的压力了,不仅不用着急买房产,两千万拿在手里没准还能东山再起。

    听老婆这么一分析,宋志磊沉默半晌,心里已经基本上做出了决定。

    老婆说的没错,眼下这20%的股份有两个结局,一个等于零,一个等于两千万,没有第三种选择,如果再犹豫,怕是这两千万的选择都没了,毕竟李牧只给了自己一天的时间!

    于是,宋志磊长叹一声,无比颓然的给蔚澜发了一条信息:“我接受了!麻烦你跟李总说一下,明天上午我带律师去燕京跟他签约。”

    蔚澜也同样叹气,不过心里回想起李牧那句:你可以心软,我不会仁慈,再回想宋志磊在俊成出事后的所作所为,不由为刚才自己的心软惭愧,随即,她轻轻甩甩头、坐直身体,指尖回复宋志磊一句:“好的。”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