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没办法,就是有钱
    李牧一说要开户,汪润清和张维斌都瞬间傻眼了。

    他们不明白为什么正在聊着债务问题的时候,李牧忽然说要在这里开户,这唱的是哪一出?

    两人本能的,都没有联想到李牧开户会不会是为了还贷,因为在他们看来,还贷只需要在每一笔贷款到期之后,汇款到指定的还款账户就可以了,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的重开一个账户。

    没弄清楚李牧到底有什么目的,不过张维斌对李牧命令般的语气和态度颇为不爽,哼哼唧唧的说:“李先生,咱们现在要谈的,是俊成地产的债务问题,其他事情还是等咱们把这个问题解决之后再说吧。”

    李牧皱了皱眉,语气毫不客气的说:“你哪来这么多废话?我让你叫人就是为了解决债务问题,所以你老老实实把人叫上来就行了。”

    张维斌气结,不由看向汪润清,这时候他一个汪家的狗腿子,肯定不敢直接跟李牧撕破脸皮,只能等着汪润清表态。

    汪润清此时对李牧也颇为恼火,但并不知道自己稀里糊涂被李牧给坑了,即便李牧说出让张维斌找员工上来开户,他也依旧根本不相信李牧能拿出三十亿现金,三十亿是什么概念?换成现金的话,一亿现金就有一吨多重,三十亿他妈的要四十吨重!

    于是汪润清摆摆手,哼哼道:“老张,按他说的做,我倒要看看神通广大的李总能不能把这三十亿债务玩出花来。”

    李牧微微一笑,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你不用关心我怎么玩,你只要记住你自己刚才说的话就行了,汪家在沪市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相信会为自己说的话负责。”

    汪润清冷笑一声:“李牧,别以为你能唬得住我,我倒要看看你都有什么能耐。”

    张维斌得到授意,立刻给下面的客户经理打电话,叫了一个专门负责大客户的客户经理上来,对方一进门,张维斌便对李牧说道:“这是我们行专门负责大客户的客户经理杜姗姗,杜姗姗,这位是李总,他想在咱们银行开户,你帮着办理一下。”

    杜姗姗点点头,非常职业的将文件夹打开,拿出一些文件来,问李牧:“您好李总,您想办什么类型的账户?公司还是个人?”

    杜姗姗年纪大约三十岁上下,身高长相都在中等偏上,很有职场女性的气质,李牧对她微微一笑,礼貌的说:“你好,我要以万盈地产的名义开一个资金监管账户。”

    杜姗姗问:“资金监管账户?您想做哪方面的监管?收款人监管还是用途监管?”

    “双监管。”李牧淡然一笑,语气平淡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我要在这个监管用户里放三十亿现金,仅限于用来偿还俊成地产欠你们银行的贷款。”

    李牧这话一出口,汪润清脸色瞬间一白,下意识的站起身来,脱口道:“李牧,你玩什么花样?!”

    李牧皱着眉说:“老子来还钱啊,跟你有什么关系?”

    李牧此话一出,汪润清只觉得心脏抽的一紧,忽然想到万盈地产那七十亿,心中咯噔一下,李牧该不会一咬牙从万盈地产拿三十亿现金出来救火吧?

    谁都知道这三十亿现在投进地产市场,能撬动多大的盘子,只要操作得当,三年能创造的利润远超俊成地产这点盘子,正常大脑的都不会这么做啊!他是傻逼了不成?

    但见李牧一点都不像是开玩笑,汪润清心里不由自问:李牧真会这么蠢吗?还是说少年心气,宁愿牺牲未来的巨大利润,也要在蔚澜面前证明自己的能力?

    一想到这里,汪润清心里也有些慌了,商场竞争从来不怕实力强的,但就怕这种不懂行还硬来搅局的,如果李牧真这么干了,他会有多大无形损失是他的事情,关键是蓝科地产的如意算盘就全落空了!

    心急之下,汪润清指着李牧警告道:“我劝你做之前先慎重考虑再做决定,三十亿是个大数目,拿出来救俊成地产你一定会后悔的。”

    李牧哼哼笑道说:“没办法,就是有钱,你只要记住你自己刚才说的话就行了,俊成地产那三个楼盘要是封不到三年,你自觉改名叫李润清。”

    说着,李牧指着自己带来的律师说道:“你也别想赖账,我们的律师从进门前就开始取证了,到时候你的高调言论一定会红遍整个地产行业。”

    汪润清下意识攥紧拳头,脱口道:“姓李的,你算计我!”

    “别这么看得起自己。”李牧鄙夷道:“我来之前压根不知道你也在这里,还算计你,你也配?”

    汪润清还想说话,李牧直接忽视他,对杜姗姗说道:“杜经理,这个监管账户里的钱有两个用途,首要用途是偿还俊成地产欠你们银行的债务,债务一共六笔、总金额为二十八亿五千余万元,每一笔债权到期之后,监管账户都要在第一时间自动划出相应金额及时偿还,要确保及时。”

    “这个您放心。”杜姗姗点头说道:“明确监管账户的用途之后,只要俊成地产的债权到期就会立刻由监管账户划款偿付,如果因为任何问题账户里有钱但未偿付,相关责任是由我们银行负责的。”

    李牧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杜姗姗说:“等所有债务全部清掉之后,账上应该还剩下一亿四千多万,杜经理平时有揽储任务吗?”

    杜姗姗点点头:“有的李总。”

    李牧好奇的问她:“你每年的揽储任务是多少?”

    杜姗姗微微一笑,说:“李总,因为我是专门负责大客户的,所以我每年的揽储任务比较高,大概在一亿元左右。”

    李牧点点头,微微一笑说:“那好,等明年六笔贷款全部还清之后,剩下的钱自动在你这里转存两年定期,一亿四千多万,你明年的任务量就提前完成了。”

    杜姗姗听到这话,立刻喜不自胜,感激道:“谢谢李总!”

    说着,大受鼓舞的杜姗姗拿出监管账户的合约模板来,对李牧说:“李总,我们完善一下具体细则吧,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尽快赶在今晚之前把监管账户建好。”

    李牧招呼万盈的律师和财务,说:“你们俩跟杜经理碰一下,尽快把细则完善。”

    张维斌此时也傻眼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什么,拦住杜姗姗?不可能,李牧是来还钱的,自己没有任何理由阻拦他还款,否则那性质就彻底变了,以李牧的能耐,可以轻轻松松玩死自己,自己作为银行高管的角色,在对方还不了钱的情况下,他百般刁难对方都有法律依据支撑,可是如果对方能还得了钱,那他就什么力都使不上了。

    汪润清脸色铁青的抱肩冷眼看着李牧,心里乱极了,如果李牧跟个愣头青似的从万盈拿三十亿出来,自己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现在心里被两件事堵的难受,除了侵吞俊成地产的有可能鸡飞蛋打之外,他还为自己刚才说的话万般懊恼,恨不得大嘴巴子抽自己,如果李牧拿三十亿出来解决了俊成地产的债权问题,自己难道真让法院封它三年?那不是为它做嫁衣了吗?

    俊成地产的事情在法院那里可以有两种解决方式,一种是法院在贪腐案中将俊成地产的性质定的很重要,死压着等到一切都结案之后再给俊成地产定一个罚款金额,俊成缴纳罚款,三个楼盘才能释放给他们,按照一般贪腐案的结案时间来看,少说也需要一两年,久了没准真能拖到三年。

    另一种,是法院把俊成地产的性质定得不那么重要,直接给它定一个罚款金额,让俊成支付罚款,然后就把俊成地产从这件案子里剥离出去,罚款一交,俊成地产作为一个公司主体就不会再受这件案子的其他影响,当然,蔚俊如果涉嫌行贿,那他会以个人主体被审判定罪,但这和俊成地产就没有关系了。

    眼下自己肯定是不能给李牧做嫁衣,可是,反过来想,自己也不能让法院立刻把它放出来啊,那样的话,李牧这三十亿进来,扭头就赚了!

    最要命的是,自己刚才嘴贱,为了在李牧面前装逼,专门立下重誓,这他妈不是让自己骑虎难下吗?如果李牧真让律师取证,俊成地产封不到三年,李牧把录音一公布,自己这脸还要不要了?

    汪润清心里很清楚,大城市的住宅地产开发商无一不希望:晚开工、缓建、捂盘,因为房价上涨速度太快,有可能晚三个月就能多赚三成利润。

    政府对住宅地产的开发商有着非常明确的要求,例如:购地一年内必须动工;根据项目具体规划制定工期时限,在规定期限内必须竣工款;楼盘竣工之后,不可以任何形式捂盘惜售。这三点触犯了任何一点,都会面临着巨大的罚款,足够把拖出来的额外利润罚光了。

    而且,无论怎么操作,一个快要竣工的地产项目想拖上三年那真是难如登天,毕竟三年太长了,搞不好地方政府都换届了,这么操作恐怕是要被罚死的。

    如果自己真让俊成地产封三年,那不等于是帮他捂盘了吗!这他妈要疯啊!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