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四章 李牧的解酒秘方
    

    李牧醉醺醺的一句“你爸”,让陈婉心里啼笑皆非。

    刚才心里还在下意识埋怨跟李牧喝酒的人,没想到这其中竟然就有自己老爸,这么看来,他们肯定是上午谈得不错,中午紧接着就喝了一场。

    于是陈婉只能把这个问题抛开,想先带着李牧到卧室躺着,但此时的李牧从后面紧紧将她抱住,蔫儿坏的双手也犹如吸盘似的,哪是她能摆脱得了的?于是陈婉也只能如哄小朋友一般,用商量的语气对李牧说:“先扶你去卧室休息好不好?”

    李牧摇摇头,手上依旧。

    陈婉险些没站稳,只能继续哄他:“我扶你先去床上躺着,然后给你拿湿毛巾擦擦脸好不好?擦完脸能舒服一点儿。”

    李牧还是摇头,嘴里嘟囔着:“我就想这样赖着……”

    他并没有失去意识,但醉意确实已经上头,借着这点酒劲儿,他一个大老爷们,竟然下意识的想在陈婉面前耍一耍、撒撒娇。

    陈婉无奈,扭过头侧脸看着李牧,双手环过来轻轻抱住他的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宠溺般的说:“想赖就来着吧,我背着你过去。”

    李牧一百四五十斤,赖在陈婉身上并不轻松,李牧自然也不能真让她背着,就这么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进了卧室。

    一进卧室,李牧往床上一躺,整个人就呈一个大字型,陈婉帮他脱了鞋袜、脱了裤子,然后才哄着他说:“等我一会儿,我去拿毛巾,马上就回来。”

    晕晕乎乎的李牧玩心大起,抓住陈婉吊带裙的裙摆,嘴里呢喃着说:“我不你让去。”

    陈婉只好在他身边挨着床边坐了下来,耐心的说:“我给你擦擦脸,再擦擦手心脚心,你能舒服一点儿。”

    李牧说:“我不擦,我又没发烧。”

    陈婉说:“喝醉酒和发烧一样,都要降降温。”

    李牧摇摇头:“我不。”

    陈婉无奈的看着他,从没想过一直在自己眼里早熟到有些过分的李牧竟然还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更没想到,自己竟然格外喜欢他现在的样子。

    于是陈婉笑着说:“那我去给你倒杯水喝?冰箱里有汽水,你要不要来一个?”

    李牧还是摇头:“不要。”

    陈婉故作生气的问他:“你喝多了得解酒,可你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你自己说想闹哪样?”

    李牧眯着眼睛看着她,说:“你说的解酒办法都没用,我有一个解酒的秘方,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陈婉哼哼一声:“给你自己解酒,还得我亲你一口才行,哪有这么好的事儿?”

    李牧把脸扭到一边,说:“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

    陈婉忍不住笑出声来,语气格外不情愿的说:“好好好,惯着你行了吧?”

    说完,俯下身来在李牧唇上轻轻亲了一口,正想起身去给李牧倒水,没想到李牧忽然如捕获了猎物的八爪鱼一般,双手双脚瞬间合拢,一下子把陈婉紧紧抱住,随后一个翻身,看着她说:“我说的解酒秘方就是……”

    “啊…”

    ……

    翌日下午,宋亮亲自到机场送走了叶有道、张资承以及陈远三人,这三人这次绝对算得上是满载而归,心情简直好到没话说。

    这次陈婉没有再跟着回去,她给老爸的解释是在燕京还有点事情要办,办完直接回湘都,陈远也没多想,只是嘱咐她有时间就多回家待几天。

    陈婉本来是想去机场送机的,但两天来几乎一直被减龄似的李牧腻着,实在是身心疲惫,李牧还好,冲个澡就又变得生龙活虎,她就不行了,整个人完全不想站起来,就只想坐着或者躺着。

    李牧因为本来是想跟陈婉在家里睡个昏天暗地,这两天来他已经喜欢上了在陈婉面前扮演减龄少年的乐趣,活了两辈子,除了幼年时期跟老妈撒过娇,李牧两辈子也没跟其他女人撒过娇,没想到忽然发现,跟陈婉撒娇、被她宠溺的感觉竟然会这么好。

    陈婉果然就是一个为了照顾到自己、完全任凭自己调教的大女孩,两人世界中,只要李牧高兴的事情,她都不会拒绝,这真是给了李牧莫大的满足感。

    要不是说好了得送张国容和梅燕芳,李牧真不想迈出陈婉家的大门。

    李牧洗了个澡出来,陈婉已经给自己挑了一身衣服,又非得提自己把头发吹了,还刻意打了些许发蜡,真可谓是体贴入微。

    送李牧出门前,陈婉一边给他整理衣领,一边问他:“我明天晚上就回湘都了,你晚上还来陪我吗?”

    李牧微微一笑,说:“当然,不过我可能会比较晚,因为待会儿送完机还要在机场等一会,康子今天从南海回来,正好比他们起飞的时间晚半小时,我有点事情跟他商量,接上他我们去聊点事情,聊完就来陪你,可能会晚一些,你别等我吃饭了。”

    陈婉点点头:“我知道啦,你去吧,”

    戴着口罩从陈婉家出来,李牧直接在地库里坐进了王元朗驾驶的奔驰车里,随即汽车飞快的驶向首都机场。

    梅燕芳的病情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在燕京就有足够的医疗水平给她做手术,不过梅燕芳为了谨慎起见还是选择去美国治疗,这样也好,癌症毕竟是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病,即便是早期,也会引发极高的重视。

    张国容陪同她一起,在李牧看来也是件好事,其实主要离开了香港娱乐圈,接收不到香港娱乐圈的八卦新闻,张国容的心情就可以得到很大的缓解,更何况这一次他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陪伴梅燕芳身上,陪梅燕芳与癌症作斗争,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积极的事情,对他一定也会有很大的好处。

    李牧抵达机场的时候,在国际出发安检的贵宾通道外,见到了戴着口罩的张国容、梅燕芳,以及过来送机的董艾,令他感到惊讶的是,肖芳芳竟然也和他们两人一起。

    李牧跟三人打了招呼之后,才问肖芳芳:“肖会长您是也要一起去美国?”

    肖芳芳摇摇头,说:“我得回去把护苗基金的事情安排好,不过我跟it说过了,等我忙完手头的事情,就立刻去美国看她。”

    一旁的梅燕芳格外感激的说:“芳姐,我都同你讲了,没必要折腾这么远去看我,有哥哥陪我,还有我俩的助理,这就足够了,我们这次就是去看病,也不想惊扰到娱乐圈里的人。”

    肖芳芳微微一笑,说:“你放心,到时候我带我大女儿一起,不会告诉任何圈内人。”

    梅燕芳继续劝说:“芳姐,你真不用这么折腾,香港到美国实在太远,很辛苦的。”

    肖芳芳拍拍她的手,笑着说:“跟你们在云贵做助学相比,一点也不辛苦。”

    说完,肖芳芳不由分说的道:“就这么说定了,再推脱我这个老太婆可就要生气了。”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张国容开口对梅燕芳说道:“既然芳姐想去,你又何必拦她,只当是芳姐到美国找咱们聚会好了。”

    梅燕芳只好点点头,眼眶已经湿润。

    李牧这时候开口道:“梅姑,你这次去美国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解决一切,到时候我和董艾还等着你和哥哥回来重新做我们3321的助学大使呢。”

    梅燕芳知道李牧说这话是在变相的鼓励自己,用不了多久就能解决,也预示着她的癌症早期能够快速被治愈,于是她非常感激的点点头,说:“李总,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谢谢你,其他的话就先不说了,3321这件事我一定不会放下,等我把病治好,绝对连香港都不回,直接来燕京找你和小董,继续做3321的助学大使。”

    李牧笑道:“那我可就等着了,千万别让我们等太久。”

    董艾也红着眼说:“梅姑,我就没法去美国看你了,工作特别忙,而且我连个护照都没有,就更别提美国签证了,你在那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无聊的话可以给我打电话。”

    梅燕芳轻轻将董艾抱在怀里,笑着说:“好妹妹,你好好忙你的工作,在没认识你、没接触3321之前,我没有觉得你们做的事情有多伟大,但是在接触过3321之后,我才明白,你跟李总做的事情真的是利在千秋万代,这么多的孩子能够因为你们的努力而上大学、这么多的大学生能够因你们的努力而完成学业,这件事情可以说是我这么多年以来见过、做过、参与过的最有意义的事情,你一定把工作做好,等姐姐回来继续和你并肩战斗。”

    梅燕芳并不是一个善于煽情的人,但她这段时间与董艾的关系确实相处的极为融洽也非常亲密,远超合作者以及普通朋友的情谊,在她心里,她是真心将董艾当做妹妹一般看待,所以这番话也自然是发自肺腑。

    张国容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口说:“it,咱们的时间快到了,该进去了。”

    梅燕芳点点头,低声嘱咐了董艾几句。

    张国容伸手与李牧握了握,认真说道:“李总,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除了3321,未来还有任何需要我帮忙的事情,请尽管开口,在所不辞。”

    李牧说:“哥哥言重了,将来希望你还能加入3321。”

    “一定!”

    这时,梅燕芳走到李牧面前,与他轻轻拥抱一下,说:“李总再见!”

    李牧点点头,只说了两个字:“保重。”

    ……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我们的月票榜位置再度跌落,已经到第五了,恳请兄弟姐妹们把手里的月票投给不歌吧!谢谢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