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知音难觅
    苏映雪刚回来,这顿饭李牧吃的轻松又开心,但在他的内心深处,却一直有些隐隐的急躁。? t

    急躁的是,苏映雪就在身边,但自己并没有找到与她独处的机会。

    之所以急于希望与苏映雪独处,并非因为李牧满脑子想的都是与她怎样怎样,而是自从上次苏映雪半夜给自己打电话,用“班主任”的比喻给自己打开一扇窗之后,李牧就一直想跟苏映雪好好的聊一聊。

    自己可以把自己眼下所有能透露的商业布局都告诉她,看看她作为一个潜在的女强人、潜在的跨国公司高层,对自己眼下的情况,会有一个怎样不同的视角与看法。

    或者说,李牧眼下其实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一个从心里上没什么距离,而且又有希望听懂自己倾诉内容的对象。

    仅仅是第一个要求,就把李牧现阶段所有的合作伙伴都pss掉了,李牧觉得,生意场上,利益永远是摆在第一位的。

    如果没有利益,刘师兄不会放弃中关村的个体事业来跟自己创业;如果没有利益,孔令宇更不会在自己最开始的时候就加入到易听网的团队;如果没有利益,林清雅也不可能从工作三年的日企出来,加入牧野科技最早期的团队;如果没有利益,方旭东这种谷歌的技术人才,又怎么会甘心回国加入牧野科技?

    真正与自己在心里没有什么距离的,除了自己的父母,李牧觉得也就是身边的这几个女人了。

    这种事情,不太适合跟父母倾诉或者沟通,他们年纪大了,不适合让他们为自己思考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的领域与格局,而身边这几个女人里,李牧觉得,真正有这种灵性的,恐怕也只有苏映雪了。

    在发展、布局与规划的道路上,李牧一直走的很孤独,他的手下无论上辈子大名鼎鼎的大佬级人物,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在自己的框架体系内都表现的很能干,自己分配给他们的任何工作,他们都能够很好的执行下去,但是,让李牧感到孤独的,恰恰也是如此。

    包括刘师兄在内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李牧的知音,知音是什么?知音是对方能从自己的音乐里,听出自己的志向和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而不是简单的拍手称赞,或者用最快的速度跟着自己把这首曲子弹下来。

    眼下,团队里的所有人都是无可挑剔的执行者,但知音呢?在李牧看来,一个都没有。

    没有谁能透过自己的一点意向,就能猜透自己的整个布局和规划,刘师兄不行,雷教主行不行还不知道,林清雅、孔令宇、方旭东、丁正林甚至陈同,这些人都不行。

    不过李牧心里也明白,自己没有知音,是因为很多理念太超前,产品思维、生态思维、闭环思维以及运营思维,几乎全是2010年之后的先进套路,放在这个年代,再牛逼的人都很难理解。

    李牧坚信,每一个牛逼人都不是生来就牛逼的,他只是在牛逼的道路上跑出了节奏而且越跑越远而已,刘师兄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2001年到2002年,这位老哥只是一个个体户,2003年开始,老哥把自己的店铺放到360buy的域名上,也只是想着自己捣鼓一个网店出来。

    但是,怎么就一步步捣鼓出了一个京东呢?说白了还是事情一步步推进,让他的思维模式不断的与时俱进,发展速度快、思维转变速度更快,最终才会有京东这个庞然大物。

    对李牧来说,自己的所有规划,在这个时代都是超前的,有些深远的规划还不能说,眼下的规划说了也没多少人真正能懂,但李牧隐约觉得,苏映雪或许会懂。

    就像那天晚上,她能在那个时候打来电话,能够猜出自己一定没睡,能够猜出自己一定心有忐忑与踌躇,就证明她真的很清楚自己心中所想。

    其实,就算苏映雪不懂,李牧也依旧想对她倾诉,因为再没一个人比她更合适。

    ……

    饭桌上,李牧与王少华每人喝了三两白酒,刚刚达到微醺的状态,苏月华便及时叫停,没让两人继续喝下去。

    明天是周一,不光王少华要早起上班,她知道李牧也一定非常忙碌。

    除此之外,王欣然明天要到学校报到,电影学院新生入学从明天正式开始,按她的意思,她想让苏映雪能够陪她一起,人大后天才报道,而且老生报道流程非常简单,交了学杂费、再刷一下注册登记,基本上就可以安心等开课了,理论上说,苏映雪明天肯定有时间。

    苏映雪也知道自己不能拒绝,便说:“明天上午我陪你去报到没问题,不过今晚我就没法跟你一起回家了,跟我跟寝室的一个室友约好了,她也是今天刚到,想让我回去陪她,如果我不回寝室的话,就她自己一个人。”

    说完,苏映雪又补充一句:“不过我明天可以早点起,去家里跟你碰面,然后咱们再一起去电影学院。”

    这一席话,苏映雪虽然是看着王欣然说,但是余光却一直偷偷瞄着姑姑苏月华,她这话其实就是一个借口,寝室六个人里,除了自己,以及车祸去世的蔡知晓之外,其他四个人都已经到过了。

    之所以要撒谎,是因为苏映雪心里也一直惦记着李牧。

    她在家的这段时间,虽然与李牧通话不多,但每天在电脑跟前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所有的时间全部用来搜索各种与李牧相关的新闻报道与资料。

    国内的也好,国外的也好,中文的也好、英文的也好、日文的也好……总之苏映雪是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能够了解与查询到的资料都翻了好几遍,然后自己整理出来,再进行分析,大概弄明白了李牧眼下面临的各种情况。

    自从上次和李牧通过电话,她也意识到李牧现在的压力一定很大,更知道李牧不可能把压力表现给外界,甚至表现给他的下属,所以,如果李牧需要宣泄内心的压力,自己一定是最合适聆听的对象。

    王欣然没听出苏映雪在撒谎,听她说寝室有一个室友等她结伴,她便道:“那明天你别再往家里折腾了,我去人大找你,然后咱们再一起去电影学院吧。”

    苏映雪点点头:“也行,人大离电影学院更近些。”

    苏月华了解苏映雪,再加上是过来人,对苏映雪这点小心思,几乎是一眼就看了个通透,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当是默认了苏映雪的这个说法。

    在苏月华现在的意识里,苏映雪和李牧的事情,她已经不准备再做任何干预了。

    眼下,整个苏家人都明确了一个观点:苏映雪能跟李牧在一起,对整个苏家,甚至王少华这个苏家的女婿来说,都受益匪浅。

    前几天苏月华的妈妈,也就是苏映雪的奶奶过寿,她和老公王少华一起回了一趟海州,这一次回去,苏月华两口子和哥哥苏伟民以及嫂子方敏私下里聊了几个小时,这几个小时所聊的内容,让苏月华格外震惊。

    首先是,李牧让赵康给海州市局采购了二十辆警车,一分钱不要全部送给了海州市局,这是李牧白白送给苏伟民的大礼,不光是给市局解决了实际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李牧通过送车这件事情,让整个海州官场明白,他这个亿万富翁和苏伟民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一举动所带来的直接影响是,眼下在海州官场,所有人对苏伟民都极其客气,市委一把手丁思成对苏伟民也是用尽了各种手段示好、拉拢,苏伟民进市委核心层已经指日可待。

    除此之外,更让苏月华惊讶的是,苏伟民能坐上海州市局一把手的位置,竟然也是因为李牧当初私下里推波助澜。

    苏伟民已经私底下查清楚了当初的很多线索,比如李牧与西岭煤矿矿长郭林儿子的矛盾、李牧父母提前下岗的原因,紧接着,郭林包女大学生被网上曝光也就自然而然的与李牧挂上了钩,因为只有李牧才有这个曝光的动机,以及操控网络舆论的能力,除此之外还有那场谁都没有头绪,但却被人在网上曝光出嫌疑人的肇事逃逸案……

    整个线索推演下来,苏伟民坚定的认为,这一切都是李牧在背后操控,他心里也承认,是李牧给他的仕途带来了两次质的飞跃:一次是有机会成为市局一把手,一次是有机会进入市委核心层。

    苏月华惊叹之余,也跟哥嫂交换了信息,其实,不光是苏伟民从李牧身上获益,苏月华一家从李牧身上获益更多。

    王少华的命运,其实跟苏伟民差不了多少,当初险些被拿掉,若不是李牧,眼下不是被停职就是被下放乡镇,但现在反而能在建委一路高歌勐进,根本原因也是因为李牧。

    王欣然当初艺考分数被改,上电影学院已经完全没有希望,若不是李牧,别说进电影学院上学、出演大电影女二号,恐怕当初那个改她分数的陈悦悦给她的打击,足以让她一蹶不振了,更不用说李牧还给王欣然从姓陈的家里要了套房。

    两家四口人把情况相互一交流,彼此均是震惊无比,由此,这四人也真正意识到,李牧是他们参加工作开始到现在,最大的贵人与机会。

    当初还生怕苏映雪会和李牧在一起的四人,现在心里只剩下庆幸,庆幸苏映雪最终还是跟李牧走到了一起,否则,两家人现如今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局面,绝对比现在要差了许多。

    苏映雪此时不知道姑姑心里在想什么,她一直担心姑姑会开口要求自己晚上必须去她家里,但见苏月华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她心里彻底松了口气。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