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九章 巩固根基与开疆拓土
    李牧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和苏映雪躺在床上聊人生和理想。 t

    在自己最早租的裕城花园小区,李牧和苏映雪先是盘腿坐在床上,两人相对而坐,李牧便开始滔滔不绝的向苏映雪介绍自己现在的整个产业情况,包括自己的几家公司,以及与自己有关系的其他企业,由于整个资产结构铺的太大而且层层较差、错综复杂,所以真说起来,一两个小时也没有真正说透。

    说到最后两人坐得腰酸背痛,干脆各自洗漱,躺在床上继续说。

    李牧第一次撒开了、把自己所有眼下能说的战略规划与布局一股脑全说了出来,他有这么多事业上的合作伙伴,从赵康到宋亮、从林清雅到刘镪东,每个人都只能保证,对自己与李牧共同协作的事业有足够的了解,其他的也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能一次了解这么全面的,唯独苏映雪。

    选择向苏映雪“倾诉”,其实是李牧的多重心理作祟。

    一方面,苏映雪是两世羁绊,所有的女人中,李牧对她的感情最特殊,不见得是心里上最亲近的,但绝对是最信任的;

    另一方面,苏映雪上辈子年纪轻轻、没任何背景就能在华尔街做的有声有色,一定对商业方面的情况格外敏感;

    再一方面,也是李牧心底压抑着的一种特殊情绪,上辈子多少年都觉得在苏映雪面前抬不起头来,那种长期远距离仰视的压抑感,对一个男人来说,其实是有着深远影响的,以至于现在李牧的潜意识里,很需要这么一个破发点,亲口告诉苏映雪,自己现在有多强悍,上辈子我仰视你、远远的看着你自惭形秽,这辈子,换我登台了。

    说起来很幼稚,但对心里的那个症结来说,是却很有必要。

    说出来,痛快了,这个从上辈子带回来的症结,就彻底解开了。

    苏映雪虽然很少问起李牧的事业,但她也一直在默默的关注,除了暴风娱乐这个没怎么曝光出来的公司她不清楚之外,其他李牧所有曝光出来的公司以及涉及的业务她都有过相对较为深入的了解。

    听李牧系统的梳理了一边之后,对李牧眼下的产业布局又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早在李牧考上人大的时候,她就已经对李牧刮目相看,而在李牧带着一大帮同学们硬生生把3321的盘子搭建起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开始在心底对李牧产生了非同一般的个人崇拜,那个时候,李牧就已经无形中逆转了上辈子的局面,从那个时刻开始,到现在,随着李牧一点点展露出他隐藏在水面下的庞大实力,在苏映雪古井不波的外表之下,对李牧的崇拜与仰视却日益增长。

    现在,苏映雪内心深处很容易因为李牧而自卑,爸爸以及姑父纷纷从李牧身上获益匪浅的事情,她自己心里也非常了解,这在某种程度上,又将她心里的那份自卑放大了不少,以至于她甚至一直对自己和李牧的未来充满了担忧与迷茫,只是在她的性格影响下,她从来没有在李牧面前表现出来。

    不过,苏映雪心理上的强大还是远超同龄人的,担忧归担忧,但不会给她带来直接的影响,以至于她听完李牧介绍了所有的产业布局之后,还能用非常敏捷的思维把其中的各个环节捋清楚。

    于是,在李牧说的口干舌燥时,苏映雪问他:“你下一步最重视的业务是哪一块?”

    李牧说:“一礼拜前是淘宝和物流,现在是yy全球化。”

    说着,李牧带着几分激动,补充道:“如果yy能够成为第一个走出国门的超级产品,将来对华夏互联网行业的促进和拉动作用是无法想象的!”

    苏映雪点点头,表情却带着几分冷淡的说:“可是yy全球化还需要很长时间去一步步走,你之所以现在想做yy全球化,是因为yy意外在美国走红了,可是,这是超出你控制之外的事情,我理解你现在想趁热打铁的念头,但是如果你把它当成眼下最重要的业务,那时效性恐怕会非常滞后的,别的不说,你想把团队派到美国去,都要等美国政府的签证下来,签证下来要多久?十天,还是半个月?一个月?”

    李牧叹了口气:“市场离得太远,很多动作确实是滞后了不少。”

    苏映雪道:“所以啊,眼下是你的产品在美国火了,但是你跟美国之间,眼下还什么渠道都没有打通,你如果把重心都放在这上面,国内其他的业务怎么办?开疆拓土可以先缓一缓,国内的业务才是你真正的根基,你不是说,马上就要进入淘宝日用百货大促销了吗?这个应该非常重要吧?”

    李牧咂咂嘴,点头说道:“确实很重要,不过淘宝在国内市场的优势基础已经奠定了,压力会相对小一些。”

    苏映雪说:“可是你自己也说,现在行业利好政策力度这么大,海外企业和资本很可能会伺机而动,如果他们选择到国内发展,最有可能先切入的行业会是yy那种即时通讯领域吗?”

    李牧摇了摇头:“不太可能,yy在产品实力上,世界范围内都没有对手。”

    苏映雪问:“那会是电子商务吗?”

    李牧仔细想了想,点头说道:“很可能是电子商务,因为电子商务在美国就有两家巨头,by和mz,前者已经在国内收购了易趣,只不过暂时还没想明白发展方向,至于亚马逊……我也说不好他们会在什么时候选择入华。”

    苏映雪说:“还有当当和阿里吧吧呢,你收了卓越网,又宣称要赔钱做图书,当当肯定恨死你了,你觉得现在当当在干嘛?杭城的马老板上次物流的事情没坑成你,现在应该处心积虑想卷土重来呢吧?”

    李牧笑道:“是啊,不过当当不足挂齿,他们的业务模式太单一,经不起冲击,雷君很快就能带着之前卓越网的团队,在淘宝的体系内,把它冲击的七零八落,到时候围剿他,肯定能摧枯拉朽。”

    苏映雪对李牧的话不置可否,片刻后说:“如果我是当当网的c,我现在一定不会坐以待毙。”

    李牧问:“那又能怎么样呢?当当的流量以及获取流量的渠道远不及淘宝,淘宝有牧野科技这个超级流量渠道做支撑,谁来都不是对手,而且最重要的是,淘宝能烧得起钱做图书,当当不行,我的图书事业部可以三年不赚钱,甚至每年亏损一千万,对淘宝的诸多大分类来说,图书业务只是百足中的一条,这一条腿暂时有点跟不上节奏、拖拖后退对整个大盘子都带不来本质影响,但是当当不行,它本来有两条腿,音像制品那条腿已经被我打断了,如果这条腿再跟不上,就只有死。”

    苏映雪说:“所以我才说,如果我是当当网的c,我不会坐以待毙,这种情况下,我明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那就放弃单独对抗你的念头,要么找有力的合作伙伴共同抵御淘宝,要么直接找一条大腿抱着,你烧钱是吧?我自己烧不起,但我的金主可以,一起烧的话,不见得我一定会输。”

    李牧问她:“你的意思是,当当有可能会和阿里吧吧合作,或者直接引进海外资本?”

    “对啊。”苏映雪说:“我总要活着啊,被狗尾巴草拴住的蚂蚱也会拼命试图逃走,何况一家企业?如果是我,现在谁有希望撼动你,那我就去跟谁结盟;谁有实力跟你抗衡,那我就去抱谁的大腿;这时候如果有外面的强人要进来,那就更好不过了,我直接给他带路,帮他一起对付你。”

    说完这话,苏映雪才看着李牧,认真的说:“开疆拓土很重要,但我觉得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要在巨头来袭之前巩固根基。”

    李牧听得眉头紧锁,苏映雪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反而是很有道理。

    别的不说,单就当当的问题,自己就有些想当然了。

    在自己之前的规划里,当当是根本不可能有招架之力的,自己这么强大的实力碾压过去,它根本没有活的机会。

    但是,自己没有想到的是,当当也不是傻子,即便没有招架之力,它也一定会想办法保全自己,他可以找人结盟,也可以投靠自己的敌人,哪怕只是做巨头身边的一条狗,也能够获取一线生机。

    如果这么想问题,当当的生机其实有很多。

    他可以直接找马老板,大家都想跟淘宝对抗,不妨结盟;他也可以去找by,相信自己做成了淘宝,对by也会有一定的刺激,by在国内的策略,很可能也会在上辈子的基础上做出改进。

    对李牧来说,前两个推测都还好,但是,如果他去找亚马逊,或者亚马逊找上他,那可就真的没辙了……

    论烧钱,亚马逊比自己玩的熘多了,互联网泡沫还没破裂的时候,人家就已经靠着数百亿美元的估值大肆烧钱了,如果当当真投靠了亚马逊,那对自己来说绝对是件格外头疼的事情。

    于是,李牧一个激灵,爬起来拿出手机给雷君发了一条短信:“雷总,这两天想办法了解一下当当眼下的动向,尤其关注他们有没有什么资本层面的动作。”

    编辑完短信刚想发送,李牧又想到马老板,急忙又在后面加了一条:“再关注一下杭城阿里的动作,我知道他们手里有个c2c网站一直在择机上线,你想办法了解一下他们现在的上线计划。”

    短信发出半分钟,雷教主的短信回了过来:“收到,我即刻跟进!”

    (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