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父爱如山
    紫云山庄里,别墅院中的pty还在继续。

    十月初的夜晚虽然略微有些凉意,但对李牧这些情绪高涨的人们来说,微凉并没有带来丝毫的影响。

    宋亮的儿子吃饱喝足,早已经在他妈妈怀里熟睡,李牧便让宋亮先把孩子送去客房休息,一帮成年人继续把酒言欢。

    开怀畅饮到夜里十一点多,大家基本上都喝的有些头脑发昏,到了差不多快结束的时候,众人借着酒劲,便决定干脆在紫云山庄住下,醉酒的状态下,没人还想大老远的折腾回家,恨不能就近找一张床,美滋滋的睡上一晚。

    于是,李牧便让李紫薇给大家分客房,宋亮一家人住在李牧父母曾经住过的主卧,杜菲与杜薇姐妹俩住一间客房,陈泽自己住一间,蔚澜同样是自己住一间。

    看似是很合理的分配,但杜菲却觉得放心不下蔚澜,非要拉着蔚澜一起睡,这两天她们俩一直住在一起,杜菲似乎已经有了惯性。

    杜薇乖巧懂事,立刻表示自己可以住一间客房,然后让姐姐和蔚澜住在一起。

    蔚澜开始时还想婉拒,但见有些醉酒的杜菲对自己表现出了更强的责任感,于是便只能顺应了杜菲的意思。

    翌日上午,起床并且醒酒了的众人陆续告辞离开,偌大的别墅便再次剩下只有李牧一人。

    法悦餐厅的人早就将院子打扫干净,除了李紫薇买的几张躺椅之外,任何关于昨晚聚会的东西都没有留下来。

    上午阳光温暖惬意,李牧便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懒躺了许久,想起蔚澜,想起自己曾经在脑海中闪现出来的那个念头,李牧给蔚澜发了条信息:

    “蔚澜,紫云山庄的别墅,我基本上没什么时间住,你干脆买回去吧,钱等你拿到俊成地产的八亿资金之后再给我,价格就按照我们当初交易的合同价。”

    此时蔚澜已经到家,杜菲没有跟她一起,说是要先把跟她一起彻夜不归的妹妹送回家里,晚上再过来陪蔚澜。

    看到李牧的短信,蔚澜心里很明白,李牧又在照顾自己,想把紫云山庄那套别墅还给自己,可是,蔚澜一点也不想要。

    这套别墅固然是她的心头之好,但它带给自己的意外收获已经太多,多到蔚澜已经不再有任何念头试图把它重新据为己有,所以蔚澜给李牧回复:“谢谢你总是在为我着想,不过本来我一个人在燕京就够孤单的了,你难道还让我一个人住到紫云山庄去?那也太可怜了吧?”

    李牧预想到蔚澜可能会拒绝,或者会客气一番,但没想到蔚澜竟然会这么回答,思忖片刻,倒也觉得蔚澜所说不假,蔚澜的至亲都在美国,剩下她孤身一个人在燕京,这种情况确实会让人有更孤独的感觉。

    于是李牧回复她:“那就先不管它,如果将来哪天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告诉我。”

    ……

    下午,李紫薇开车过来,给李牧送来了一束花以及一瓶市面上几乎买不到的陈年茅台酒。

    花以康乃馨为主,搭配其他几种李牧并不认得的花进行了搭配,因为搭配有道、选花考究,整体看起来感觉非常棒。

    酒这方面李牧就不太懂了,也不知道赵贤良到底爱喝哪一种,带瓶酒过去就算是自己的一点小心意,如果不是他喜欢的那种也无所谓,意思到了就行。

    将近五点钟的时候,赵子秋给李牧打了个电话,问他:“你现在在忙吗?”

    李牧说:“不忙啊,你呢?跟叔叔阿姨他们忙完了?”

    赵子秋说:“我跟爸妈刚从市里回来,还买了很多食材,妈妈一到家就开始张罗着做饭,让我给她打下手呢,说是怕我爸一个人无聊,让我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早点过来陪我爸聊聊天。”

    李牧笑道:“我现在就可以过去啊,走着就去了,不过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这么快就赶到,会不会吓叔叔阿姨一跳?”

    赵子秋忙道:“我觉得没什么呀,就算让他们知道你在紫云山庄也有套别墅,这也很正常啊。”

    说着,赵子秋又道:“我妈还想让你早点来呢,不然我爸一个人肯定无聊死了,你赶紧过来陪我爸聊天,我就安心陪我妈在厨房做饭。”

    李牧点了点头,说:“那行,那我现在就换衣服过去。”

    李牧挂了电话便立刻回自己的衣帽间换衣服,赵子秋把电话收起来,快步来到客厅,对正在客厅坐着抽雪茄看报纸的赵贤良说:“爸,李牧说他换身衣服就出门,一会儿就到,等他来了就让他陪你聊,我去帮妈妈做饭。”

    赵贤良微微一笑:“你去给你妈妈帮忙吧,李牧到了爸爸替你招呼着。”

    赵子秋有些羞涩的吐了吐舌头,赶忙便去了厨房。

    谢芸此刻正在归置今天买回来的各种食材,见赵子秋小脸儿红扑扑的,不禁调侃着问她:“让你给李牧打个电话,你怎么还打得脸红了?”

    “哪有。”赵子秋难掩羞赧的撒娇道:“就是爸爸开我玩笑,让我来给你帮忙,说李牧来了他帮我招呼,你说,又不是我请李牧来家里吃饭,我也不是一家之主,怎么就是替我招呼了。”

    谢芸看着她,一脸宠溺的笑着说:“你爸说的也没错,这不就是替你招呼着吗?请李牧到家里来吃饭,也是因为他是你男朋友,我跟你爸每天这么关注李牧的动态,也一样是因为你。”

    说着,谢芸随口又道:“对了,你知道吗,最近你爸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拉着我讨论一些跟李牧有关的事情,整个人跟着了魔似的。”

    赵子秋惊讶的问道:“爸最近怎么啦?这么关注李牧干什么?”

    谢芸笑道:“还不是因为你找了李牧这么个怪物,你爸自打心里接纳他之后,就每天都想着给他出谋划策。”

    顿了顿,谢芸看着赵子秋道:“说到底还不都是为了你?”

    赵子秋羞赧的低下头去,内心真是感觉到了父母对自己的疼爱以及对李牧的关心,尤其是老爸,平时看起来不苟言笑,没想到却为了自己这么关注李牧,当真是应了那句话:父爱如山“,心里感动的赵子秋迈着小步走到谢芸跟前,撒着娇说:“妈,谢谢你跟爸!”

    谢芸说:“跟你爸妈客气这些没必要,赶紧洗洗手给我帮忙。”

    赵子秋急忙准备洗手开始干活,李牧已经按响了赵子秋家的院门。

    没有摄像头,门外的对讲器传来赵贤良的声音:“哪位?”

    一手捧鲜花、一手提着白酒的李牧急忙说道:“赵叔叔,是我,李牧。”

    赵贤良明显有些错愕,距离刚才女儿跟自己说话好像还没过去十分钟,女儿当时刚给李牧打完电话,似乎还说李牧准备换身衣服出门,难道这“换身衣服出门”再到过来,只需要十分钟?

    惊讶中,赵贤良又想起自己之前的推测,看来李牧九成九是在紫云山庄买了别墅。

    赵贤良一边打开大门的开关,一边迈步出了别墅,推门出来时,李牧刚好也进了院子,赵贤良便站在门口,待李牧快到跟前了,笑着对他说:“子秋刚才还说你准备出门,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来,赶紧进去坐。”

    李牧先是冲赵贤良点点头,礼貌的说了句:“赵叔叔好。”随后便干脆实话实说,对赵贤良道:“还没来得及跟您说,我前段时间刚好遇到紫云山庄有套别墅要出手,我看过之后挺喜欢,就给买下来了,只不过很少在这边住,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公司附近,昨天刚好跟几个合作伙伴在那边搞了个聚会,今天就直接过来了。”

    李牧这么说的坦然,赵贤良也觉得刚好与自己猜想的大差不差,于是便笑着说道:“紫云山庄你是买对了,就算不住,拿来投资也不错,放个三五年,市值翻倍是至少的。”

    说着,赵贤良已经引着李牧进了自家客厅。

    李牧把鲜花和酒放在茶几上,说:“赵叔叔,我也没带什么礼物,给阿姨买了束花,给您带了瓶酒。”

    赵贤良笑道:“谢谢你,有心了,快坐!”

    邀请李牧在沙发坐下,赵贤良便笑着说道:“子秋跟你阿姨在厨房忙活,吃饭估计还要等一会儿,你会不会下棋?咱爷俩杀两盘。”

    李牧忙问:“赵叔叔想下什么棋?我棋牌玩的不是很好,会的有限。”

    赵贤良问他:“象棋,会吗?”

    李牧会下象棋倒是有很多年了,但是棋艺一般,没接受过什么系统的培训,不过既然赵贤良想玩,他自然也不能拒绝,于是便道:“我象棋下的不好,只会马走日象走田这样的基本规则。”

    赵贤良哈哈一笑:“会基本规则就够了,说实话我也是个臭棋篓子,棋下了二三十年,但水平一直没什么进步,咱俩闲着也是闲着,就是瞎玩。”

    李牧笑道:“好啊,那就杀两局!”

    赵贤良这时候站起身来,说:“走,咱俩到楼上书房下棋去。”

    李牧忙道:“我先去跟阿姨和子秋打个招呼。”

    话音刚落,听到动静的谢芸已经从厨房来到客厅,见到李牧,笑着说道:“李牧来啦。”

    李牧站起身来,礼貌的说:“谢阿姨您好。”

    “你好你好。”谢芸笑着说:“刚才子秋还说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赵贤良指着茶几上的鲜花,对谢芸说:“李牧还给你买了束花。”

    “是吗?”谢芸急忙来到跟前,看着茶几上的一束康乃馨,格外高兴的说:“花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你了李牧。”

    “谢阿姨您客气了。”

    谢芸微微一笑,说:“你陪你叔叔先坐会儿,我接着去做饭,咱们六点半左右开餐。”

    (三七中文 )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