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吾爱小说网>其他小说>球场教父>第252章 抽奖

第252章 抽奖

====================对于李昂来说,这可以说是极大的惊喜。r?anwen w?w?w?.?r?a?n?w?e?n?`o?r?g?

====================因为两个系统的等级差的限制和约束,足球系统经验满满却无法升级,李昂一直在努力提升医学系统的等级,但是,却进展一般。

====================现在这次意外的升级,解决了他现在所面临的一个难题,同时,这次升级的经验,也让李昂仿佛看到了新的天地,原来系统还可以这样升级?

====================这次是运气好淘到了一本与众不同的古籍,随后领悟成功后、促成了系统的升级,那么,这个仿佛是不是继续有用呢?可以借鉴一下?!

====================李昂在心里暗暗记下来,以后有机会可以再去淘宝碰碰运气。

====================医学系统从一级提升到了两级,然后李昂照例发现系统的奖励依然是抽奖。

====================熟悉的场景,一样的等待心情。

====================指针缓缓转动,最终停留在了一块古朴的木牌那里。

====================然后木牌翻过来,李昂看到了那上面飘逸的字体,赫然是情志两个字。

====================李昂愣住了,作为中医,他对这两个字的意思自然是明白的,“情志”是中医心理学的一个重要概念。在中医心理学中将“情”与“志”合称为情志,作为一个概念使用成为人的情感、情绪的代名词。如果说的更加直白一些,‘情志’在现代医学上,相对应的就是心理学科。

====================‘情志’,为什么是‘情志’,有什么意义?

====================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出现了系统的提示音:恭喜你获得‘情志学者’称号。

====================随后,系统中一些信息,一股脑儿的涌入他的脑海中,这个‘情志’的类别,对李昂的帮助是,他在和‘心理疾病’患者沟通和交流中,或者直接可以说是治疗的水平有了一个长足的进步,而‘情志学者’的等级,大概相当于心理咨询师二级的水准了,这个级别大概是什么意思呢,按照国家法律的规定,只有具有心理学、教育学、医学专业博士学位的才可有资格申请考核成为二级心理咨询师。

====================当然,李昂注意的不是这个等级的虚名,他看重的是这背后的内涵,按照系统的解释,以及他的理解,那就是他在用言语和别人沟通的时候,他说的话的魅力有了显著的提升,会在或明或暗中影响到谈话者的心理,以达到治疗目的,数据化的体现就是,一般的心理疾病,在李昂这里的治愈成功率将最高可达到百分之九十,当然,这指的是比较普通的心理疾病。

====================脑子里涌入的信息,除了这些基本的解释之外,还有就是关于‘情志’科的一些知识,这都是李昂此前所没有接触到的隐蔽的知识,甚至还有一些特别的病例介绍,换句话说,几乎是填鸭式的将这些知识填充到了李昂的脑海中,以他的家学渊源,只需要慢慢领悟,其水平就能够有一个质一般的飞跃。

====================此外,‘情志’的级别划分,最低的是‘情志学者’,然后顺而上是‘情志师长’、‘情志大师’,最高的等级是‘情志宗师’。

====================李昂就在琢磨了,‘情志’是中医的一个类别,而相应的是,中医自然还有其他的类别的,包括医科、针科、按摩科、咒禁科等等,既然这次抽奖能够抽到‘情志’类别,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以后的抽奖也可能抽到其他类别,而既然‘情志’有等级划分,其他的学科是不是也类似呢?

====================这个想法让李昂有些振奋,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医学水平有机会获得飞跃的提升,而且鉴于系统中的这些知识不少都是没有流传于世的隐秘,十分珍贵,李昂将来的医学水平有可能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

====================已经是中午时分,父子两人回到家吃午饭了,李昂的脑子里还在梳理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

====================“嘿,儿子,想什么呢?”李国栋看着儿子在那里发愣,拍了拍李昂的肩膀。

====================“啊,没什么。”李昂回过神来,说道。他决定了,等有时间的话,自己将脑子里的知识整理出来,可以和自己的父亲交流,他虽然不打算子承父业,但是,父亲却是矢志一辈子悬壶济世的,救助病人是李国栋最大的骄傲和欣慰,能够帮助父亲提升医学水平,这算是尽了一份孝心。

====================只是,到时候得想一个好的措辞,不然的话,自己在这一世一直都拒绝去传承家学渊源,现在突然变得如此厉害,甚至比父亲还要厉害,这自然是让人生疑的。

====================看到儿子还是有些恍恍惚惚的,李国栋就要板着脸训斥。

====================李昂却是猛然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他马上就要离开国内返回欧洲了,但是,心中一直有一个疙瘩,那就是爱丽丝的病情,虽然他现在能够控制住爱丽丝的病情,但是,这并非长久之计。

====================“爸,我有一个朋友,她的病症有些特别,你帮忙看看。”李昂说道。

====================果然,本来还打算训斥儿子的李国栋,一听到病症,就立刻表情严肃。

====================“唔,你说说。”

====================李昂就将爱丽丝的一些病症讲述一番,然后又跑回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个本子,上面详细记载了爱丽丝发病的时间,以及一些表征,还有就是他的诊断方案和治疗过程。

====================“顽固性哮喘?”李国栋戴着老花镜仔细看了看后,站起来,倒背着手,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他自己也摇摇头,“不对劲,不是,没有那么简单。”

====================然后,李国栋突然惊讶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本子,“这是谁写的治疗手札?这个人的水平还是不错的。”

====================李昂听了这话,却是脑海一亮,似乎这是一个让父亲慢慢接受自己的医学水平的机会。

====================“是我写的。”李昂回答说道。

====================“你?怎么可能?”李国栋大惊,自己儿子不喜从医,一门心思要追寻足球梦想,而这个手札上来看,这个人的医学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即使是比之他还要差了许多,但是,在中医界也能算得上是后起之秀了。所以,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儿子?

====================可是……李国栋重新戴上老花镜,仔细看了看,确实是是儿子的字迹啊!

====================“爸。”李昂斟酌了一下用词,说道,“虽然我我的梦想和事业,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足球教练,但是,我知道您一直的心愿是我能够成为一个医生,接过您的衣钵,所以,我没事的时候,就会去看书,家里的藏书我都看了好几遍了,自己慢慢领悟,而您给病人治病的手札,我也都学习过,观摩过您给病人治病的过程,慢慢的也懂了一些皮毛。虽然,我成不了一位医生,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距离您的心愿更近一些。”

====================李国栋听了儿子的话,愣住了,他盯着儿子的眼睛看,儿子没有说谎,而且,这手札上的字迹以及治疗过程都是证据。

====================李国栋突然哈哈大笑,上来就拍着儿子的肩膀,“好,好,好!”

====================李昂看了父亲一眼,看到父亲眼角的浑浊,他的鼻头也是突然的发酸。

====================爸,儿子不孝!让您操心了,您放心,这一世,我会让您为我骄傲的!

====================做好了一桌饭菜的李昂妈妈,听到动静跑出来看,就看到了这一幕,惊疑不已。

====================然后,李国栋就高兴的对妻子说了这件事,李昂妈妈听了后也是很高兴,作为母亲,她对于李昂是不是子承父业是没有太大的意见的,只要儿子健康、幸福,她就是最高兴的,但是,儿子能够体谅父亲的心愿,愿意做一些让丈夫开心的事情,为人妻、为人母,是最高兴的了。

====================一家人的这顿午饭,好一顿热闹,李国栋老怀大慰,虽然儿子可能最终还是无法如他所愿成为一个中医,但是,儿子不再排斥学医,愿意去接触,去学习,这已经让他很欣慰了,而在餐桌上,李国栋又拿一些病例来考证儿子,李昂却是对答如流,可以说是十分的对症,这让李国栋更加开心了,他没有想到儿子只是看书和默默学习,居然能够有现在的水平了,这水平放在了现在的中医界,也可以说是年轻俊彦了。

====================这么一想,李国栋的心底的遗憾又泛滥,自己的儿子看来真的是医学天才啊,哎呀呀,可惜了,可惜了,不然儿子在中医界的成就绝对要在自己之上。

====================李昂看到本来兴致颇高的父亲突然长吁短叹,就猜到了原因,他赶紧转移话题。

====================“爸,我说的我朋友的那个病症,您多费心,看看能不能找到病根,也好对症治疗。”李昂说道。

====================“恩,我知道。”李国栋点点头,只要是病人,他都会认真对待。

====================“这次可是要拿出最认真的态度,爸。”李昂却是不依不饶的笑着说。

====================“臭小子,你那朋友和你什么关系,至于这么上心吗?还不相信你老子的医德?”李国栋骂了儿子一句,显然是对于儿子喋喋不休感到不满。

====================“呃,那个朋友。”李昂停顿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可能将来会是您二老的儿媳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