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一人搅动天下乱
    “卧槽!你来的正好,拦住他们!”

    王羽往后一翻站了起来,一手拍着胸脯一手指着正前方的纵横天下玩家,对身旁的守卫说道。 ???

    这群家伙够狠的,刚才差点没把王羽给乱刀分尸,王羽可从来没这么悲催过。

    “愿意为您效劳!”

    那守卫大哥“kuch”立定,冲王羽敬了一个礼,转过身,手中长矛一横,威武霸气的挡住了冲上来的纵横天下的玩家。

    “?”

    纵横天下的玩家都是外地人,哪里见过如此场面,登时脑袋上集体冒出了一个问号。

    这时候,人群里有人叫道:“妈的,不要被他唬了,全真教这群人无耻卑鄙是出了名的,他能变成妖孽老大的样子,就能变成卫兵的样子。”

    听到此人的话,所有人恍然大悟,变形术可是什么都能变的,别说变成卫兵了,就算变成七英雄也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纵横天下的人看都不看,直接把技能丢在了卫兵身上。

    身旁看热闹的余晖城玩家们见状,纷纷叹息:“还是太年轻啊……”

    若是纵横天下的人不攻击卫兵,卫兵最多就是当在这里不让他们过去,可是一旦攻击了卫兵,系统自动判定为向系统挑衅。

    一个15级得战五渣竟然藐视创世神的权威,这还了得,卫兵大哥不由分说就开启了暴走模式。

    卫兵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冲锋冲撞二段位移,旋风斩开的跟他妈大风车似的,带着白光从街头冲到了街尾,然后崩山击十字剑什么的一路又突刺了回来。

    来来去去两个来回,纵横天下的人彻底被打散,仅剩了不到三十人,一个个满脸懵比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做梦一样。

    “这卫兵哪来的?”王羽扭过头问身旁的无忌道。

    “我在隔壁叫来的。”无忌说,无忌也有也有不少余晖城荣誉,所以也能调动附近的卫兵。

    “你啊你,真是作孽!”王羽鄙视无忌道。

    无忌嘿嘿笑道:“兵不厌诈嘛,我又没让他们攻击卫兵……”

    与此同时,纵横天下行会频道里又响起了追击者们的怒骂声:“卧槽,中计了,他们有埋伏!”

    “埋伏?怎么可能?全真教不就八个人吗?”

    “我他么怎么知道,你们快来城外!!”

    “城外个屁,我们被卫兵屠了!”城里的玩家骂骂咧咧的道。

    纵横天下的人本来以为全真教区区几个人而已,自己来几百人稳稳的能把他们灭了,所以也就没在余晖城登记户口,谁曾想这几人一个比一个难缠,甚至连卫兵都喊出来了,直接把他们送回了自家主城。

    “卫兵?”城外的玩家也蒙了,难道是系统bu吗?

    “算了,别他妈纠结这个了,坐标发来,我们这就传送过去的!”

    第一个被打回城的天雷无妄说道。

    “”

    “”

    ……

    城外的玩家们相继爆出了自己的坐标。

    这四个坐标正是血色盟和长歌无对两大行会的主要战场。

    春翔四人从城里逃出来后,引着追兵就跑到了这里。

    要说血色盟和长歌无对之间的事,根本扯不到全真教和纵横天下的人,可全真教这群家伙贱啊,远远地看到两伙人在那里死磕,高喊着:“我们的帮手来了!”然后就一头冲进了战场。

    纵横天下都是生面孔,血色盟和长歌无对的人都不认识,于是乎纷纷把他们当成对方的人……而纵横天下的人听到全真教这些人这么一喊,当即把另外两帮人当成了全真教的帮手。

    三方呼喝着,就打成了一团……

    全真教众人趁着别人打的兴起,胡乱丢了几个技能,就逃出了战团,躲在一旁纷纷啧啧惊叹:“哎呀,这就打起来了?太刺激了……”

    ……

    纵横天下单兵战斗力怎么样,还真是无从估计,毕竟都是十几级的玩家,就算有差距也不过是装备和操作上的,属性差距不多大。

    但是纵横天下有个其他行会都梦寐以求的优势,那就是人多势众……

    冷兵器时代,人海战术是绝对不会过时的。

    在职业尚未成熟的游戏前期,人海战术更显得简单粗暴。

    听说自己行会的人被其他行会的人埋伏了,7区范围内所有主城里的纵横天下玩家,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从传送阵里源源不断的传到余晖城,并投入战场。

    血色盟和和长歌无对的人越打越不对劲。

    大家都在一个城里,余晖城行会就那么多,行会徽章啥的一目了然,可是纵横天下的徽章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而且带这种徽章的人越来越多,血色战旗和2012都开始纳闷了。

    余晖城什么时候搞出一个这么大的行会,人数比自家两家人都要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血色战旗长枪隔开一个战士的长剑,奇怪地问道。

    “草泥马,老子是纵横天下的人,今天老子就要踏平你们余晖城!”

    这战士正是天雷无妄,天雷无妄这丫脑子本来就简单,原本不过是和全真教的矛盾,可是被血色盟和长歌无对这么一搅合,伤亡无数,早就打出了火气,所以就简单的认为这是一起有预谋的伏击。

    你们余晖城的人团结是吧?强龙不压地头蛇是吗?今个我们纵横天下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过江龙。

    “踏平余晖城!卧槽!这是来挑事了啊!”血色战旗闻言,和2012对视一眼,当即给纵横天下的人下了定性。

    麻痹的,游戏才开服几天,这是要开始征战天下了吗?余晖城要是就这么容易被人踏平,岂不是成了他们成功的第一步?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道路上,人们都会记住第一个……如果余晖城成了第一个被踏平的,那就真正的打上了耻辱的标签。

    “草!不能忍,吹哨子,叫人!”

    血色盟作为华夏排的上号的大行会,血色战旗这份魄力还是有的,立马拉开好友栏给城里其他行会的会长群发了消息。

    2012也不是那种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的人,他一直以自己是余晖城第一行会为名,余晖城要是陷落了,最丢人的自然是他,所以这个时候也和血色战旗做了同样的决定。

    余晖城一众行会会长们,对城外的大战略有耳闻,不过都是糊里糊涂,只知道是和全真教有那么点关系,此时收到了血色战旗和2012的消息,全都愣住了。

    原来纵横天下是来屠城的,难怪先找全真教这几口子下手,人家是出头鸟嘛……

    可是丫们隔城来攻打确实是欺人太甚,只要有点血气都不能忍,于是一声令下,余晖城几乎所有的大小行会,全都往城外战场跑来……

    余晖城的玩家们气势如虹,意志坚定,一心要把这些外来人赶走,就差从背后插个旗子,写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八个字了。

    纵横天下人越来越多,蚂蚁一样后来居上,似乎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边杀一边喊,战意不减。

    城门外装备遍地,白光四起,有人趁机捅平时仇人刀子,有人趁乱捡装备发战争财,反正是乱的不行。

    此时站在城墙头上往下观望的始作俑者,全真教六人,看着城外的一片混乱,目瞪口呆道:“天下大乱,“卧槽!你来的正好,拦住他们!”

    王羽往后一翻站了起来,一手拍着胸脯一手指着正前方的纵横天下玩家,对身旁的守卫说道。

    这群家伙够狠的,刚才差点没把王羽给乱刀分尸,王羽可从来没这么悲催过。

    “愿意为您效劳!”

    那守卫大哥kuch!立定,冲王羽敬了一个礼,转过身,手中长矛一横,威武霸气的挡住了纵横天下的玩家。

    “?”

    纵横天下的玩家都是外地人,哪里见过如此场面,登时脑袋上集体冒出了一个问号。

    这时候,人群里有人叫道:“妈的,不要被他唬了,全真教这群人无耻卑鄙是出了名的,他能变成妖孽老大的样子,就能变成卫兵的样子。”

    听到此人的话,所有人恍然大悟,变形术可是什么都能变的,别说变成卫兵了,就算变成七英雄也不在话下。

    想到这里,纵横天下的人看都不看,直接把技能丢在了卫兵身上。

    身旁看热闹的余晖城玩家们见状,纷纷叹息:“还是太年轻啊……”

    若是纵横天下的人不攻击卫兵,卫兵最多就是当在这里不让他们过去,可是一旦攻击了卫兵,系统自动判定为向系统挑衅。

    一个15级得战五渣竟然藐视创世神的权威,这还了得,卫兵大哥不由分说就开启了暴走模式。

    卫兵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冲锋冲撞二段位移,旋风斩开的跟他妈大风车似的,带着白光从街头冲到了街尾,然后崩山击十字剑什么的一路又突刺了回来。

    来来去去两个来回,纵横天下的人彻底被打散,仅剩了不到三十人,一个个满是懵比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在做梦一样。

    “这卫兵哪来的?”王羽扭过头问身旁的无忌道。

    “我在隔壁叫来的。”无忌说,无忌也有也有不少余晖城荣誉,所以也能调动附近的卫兵。

    “你啊你,真是作孽!”王羽鄙视无忌道。

    无忌嘿嘿笑道:“兵不厌诈嘛,我又没让他们攻击卫兵……”

    与此同时,纵横天下行会频道里又响起了追击者们的怒骂声:“卧槽,中计了,他们有埋伏!”

    “埋伏?怎么可能?全真教不就八个人吗?”

    “我他么怎么知道,你们快来城外!!”

    “城外个屁,我们被卫兵屠了!”城里的玩家骂骂咧咧的道。

    纵横天下的人本来以为全真教区区几个人而已,自己来几百人稳稳的能把他们灭了,所以也就没在余晖城登记户口,谁曾想这几人一个比一个难缠,甚至连卫兵都喊出来了,直接把他们送回了自家主城。

    “卫兵?”城外的玩家也蒙了,难道是系统bu吗?

    “算了,别他妈纠结这个了,坐标发来,我们这就传送过去的!”

    第一个被打回城的天雷无妄说道。

    “”

    “”

    ……

    城外的玩家们相继爆出了自己的坐标。

    这四个坐标正是血色盟和长歌无对两大行会的主要战场。

    春翔四人从城里逃出来后,引着追兵就跑到了这里。

    要说血色盟和长歌无对之间的事,根本扯不到全真教和纵横天下的人,可全真教这群家伙贱啊,远远地看到两伙人在那里死磕,高喊着:“我们的帮手来了!”然后就一头冲进了战场。

    纵横天下都是生面孔,血色盟和长歌无对的人都不认识,于是乎纷纷把他们当成对方的人……而纵横天下的人听到全真教这些人这么一喊,当即把另外两帮人当成了全真教的帮手。

    三方呼喝着,就打成了一团……

    全真教众人趁着别人打的兴起,胡乱丢了几个技能,就逃出了战团,躲在一旁纷纷啧啧摇头:“妈的,真是作孽啊,无忌这狗曰的就应该不得好死!”

    ……

    纵横天下单兵战斗力怎么样,还真是无从估计,毕竟都是十几级的玩家,就算有差距也不过是装备和操作上的,属性差距不多大。

    但是纵横天下有个其他行会都梦寐以求的优势,那就是人多势众……

    冷兵器时代,人海战术是绝对不会过时的。

    在职业尚未成熟的游戏前期,人海战术更显得简单粗暴。

    听说自己行会的人被其他行会的人埋伏了,7区范围内所有主城里的纵横天下玩家,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从传送阵里源源不断的传到余晖城,并投入战场。

    血色盟和和长歌无对的人越打越不对劲。

    大家都在一个城里,余晖城行会就那么多,行会徽章啥的一目了然,可是纵横天下的徽章却是从来没见过的。

    而且带这种徽章的人越来越多,血色战旗和2012都开始纳闷了。

    余晖城什么时候搞出一个这么大的行会,人数比自家两家人都要多。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血色战旗长枪隔开一个战士的长剑,奇怪地问道。

    “草泥马,老子是纵横天下的人,今天老子就要踏平你们余晖城!”

    这战士正是天雷无妄,天雷无妄这丫脑子本来就简单,原本不过是和全真教的矛盾,可是被血色盟和唱歌无对这么一搅合,伤亡无数,早就打出了火气。

    你们余晖城的人团结是吧?强龙不压地头蛇是吗?今个我们纵横天下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过江龙。

    “踏平余晖城!卧槽!这是来挑事了啊!”血色战旗闻言,和2012对视一眼,当即给纵横天下的人下了定性。

    麻痹的,游戏才开服几天,这是要开始征战天下了吗?余晖城要是就这么容易被人踏平,岂不是成了他们成功的第一步?

    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的道路上,人们都会记住第一个……如果余晖城成了第一个被踏平的,那就真正的打上了耻辱的标签。

    “草!不能忍,吹哨子,叫人!”

    血色盟作为华夏排的上号的大行会,血色战旗这份魄力还是有的,立马拉开好友栏给城里其他行会的会长群发了消息。

    2012也不是那种自私自利不顾大局的人,他一直以自己是余晖城第一行会为名,余晖城要是陷落了,最丢人的自然是他,所以这个时候也和血色战旗做了同样的决定。

    余晖城一众行会会长们,对城外的大战略有耳闻,不过都是糊里糊涂,只知道是和全真教有那么点关系,此时收到了血色战旗和2012的消息,全都愣住了。

    原来纵横天下是来屠城的,难怪先找全真教这几口子下手,人家是出头鸟嘛……

    可是丫们隔城来攻打确实是欺人太甚,只要有点血气都不能忍,于是一声令下,余晖城几乎所有的大小行会,全都往城外战场跑来……

    余晖城的玩家们气势如虹,意志坚定,一心要把这些外来人赶走,就差从背后插个旗子,写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八个字了。

    纵横天下人越来越多,蚂蚁一样后来居上,似乎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边杀一边喊,战意不减。

    城门外装备遍地,白光四起,有人趁机捅平时仇人刀子,有人趁乱捡装备发战争财,反正是乱的不行。

    此时站在城墙头上,往下观望的寄傲看着城外的一片混乱,目瞪口呆道:“天下大乱,妈的,真是作孽啊,无忌这狗曰的就应该不得好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