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年轻人的事……
    马上就是除夕夜,在这个举家团圆的日子里,华夏国千家万户都洋溢在家庭的幸福中,夜色中却有一个人,背着包,慌不择路的往城外跑。 ?

    此人正是辉哥,就是被王羽打断了胳膊,还被老混混骗了玉牌的那个小混混……

    辉哥的身形十分狼狈,可以看得出辉哥很害怕,因为他接到消息,李有森被抓了……貌似是因为当年恶行累累,被年底搞业绩的警察叔叔翻了出来……

    这个理由打死辉哥辉哥都不会相信的,辉哥在接到李有森被抓的消息之后,就立马去了李有森的当铺,所有的东西都完好无损,唯独找不到了那块玉牌。

    而且据说今天附近支行有人抢银行被抓了,听说四个嫌疑人是被人赤手空拳废了招子,拧断了胳膊……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辉哥却知道,那四个倒霉催的肯定是遇到了功夫高手……

    功夫高手此时在辉哥眼里犹如梦魇一般,听说此事的辉哥就像惊弓之鸟,l市他是一刻都不想呆了……爱特么谁谁谁吧,老子大不了以后做个好人。

    l市的看守所中,审讯室的灯光十分昏暗,一个头发花白却精神头十足的老头子坐在桌前。

    在老头身旁站着两个人,一个身姿挺拔,脸庞棱角分明,表情刚毅,从这人肩章上的一颗金星,就可以看出此人身份很高,此人正是l市军区的司令员,少将陆书军。

    另一个人则是l市公安局的刘文轩刘局长。

    二人对那老者的态度十分小心,尤其是陆书军,对老者甚是尊敬。

    “王老师,人带来了!”陆书军恭敬地说道。

    “恩!”老者点了点头微笑道:“小陆,大过年的,老头子我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王老师哪里话,您是对国家有贡献的人,这是我们应该做的!”陆书军连忙道。

    老者笑了笑没再说什么,而是脸转向了正前方一只手被铐在板凳上的年纪大约有五十多岁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正是李有森,此时李有森的表情甚是惫懒,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懒洋洋的问刘文轩道:“刘局长,您这是什么意思?一大早的把我抓来,然后大晚上的拉来提审,我这些年挺安分的吧……贡也上的不少……”

    李有森混迹江湖多年,黑白两道混的很开,和刘文轩相当的熟,所以这个时候并没有太过害怕。

    刘文轩脸色一黑,冷冷道:“说话注意点,看看这里是哪里!”

    李有森被刘文轩这么一说,当即愣了一下道:“额,刘局,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你看看提审就不要铐着我了吧!”

    刘文轩道:“哼,你这个人狡猾的很,谁知道你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其实吧,在这种政府机构,除了那些不知天高地厚,古惑仔看多了的小混混,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敢放肆,之所以铐着李有森,是因为刘文轩知道这个王老头来头极大,生怕惹出事端。

    “呵呵!”老头笑了笑,踱着步子走到了李有森身旁,两根手指一捻,将李有森首考上的链子从中间捻断,然后笑着道:“刘局长,没关系的,在我面前没有人敢出幺蛾子!”

    “……”

    审讯室的灯光虽然昏暗,可见度还是不差的,见到老头子这手功夫,除了陆书军以外,刘文轩和李有森的眼珠子都蹦了出来……

    这手劲简直闻所未闻。

    那可是手铐诶……这老头的手是铁钳子吗?

    看到李有森这个表情,王老头笑眯眯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不知道……”李有森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开玩笑,认识这种爷,保准没好事……李有森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那你听说过江北王家吗?”王老头又笑眯眯的问道,犀利的眼神放佛能一眼刺穿他人的内心。

    “江北王家……”李有森瞳孔一缩,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摇头:“不、我不知道!”

    “你说谎了!”王老头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玉牌,在李有森面前晃了晃道:“听说这块牌子就是从你身上流出来的,打的还是我们王氏族长的旗号……”

    王老头手里的那块玉牌,正是王羽送给辉哥的那一块。

    “我……”看到那块玉牌,李有森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王、王老爷子,这是误会……我就算是天大的狗胆,也不敢动你们王家的东西啊,这是下面的一个小混混送给我的……”

    王老头的手劲李有森可是见识过了,以前李有森再怎么不相信有功夫存在,可是眼见为实,此刻那手铐的一半还挂在板凳上呢,由不得他不信。李有森坚信,若是这一指头戳在自己身上,血肉之躯,肯定比不上钢铁坚硬。

    “那个小混混叫什么?”王老头收起玉牌,继续问道。

    “叫李彦辉,l市本地人,他家就在西苑小区,二单元四楼东户,他的电话是……”李有森为了保住自己老命,一口气把辉哥的详细地址全盘拖了出来。

    王老头转过头对刘文轩道:“记下来!”

    刘文轩连忙道:“记下来了,我这就派人去查!”

    “恩!”王老头点了点头道:“把他带下去把,带另外几人进来!”

    李有森被看守带走后,不一会又有四个人被带了进来……

    这四人没有穿囚服,而是穿着病号装,三个人纱布蒙着眼睛,一个人石膏吊着胳膊,说是提审,倒像是在医院拖来的。

    “他们犯的什么事?”王老头看到这四个家伙这幅模样,不由得问道。

    刘文轩道:“抢银行。”

    “呦呵!”王老头微微一乐道:“年轻人火气够盛的,抢个银行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哼!”断胳膊的家伙脖子一拧,不理会王老头。

    持枪打劫被人空手打成这样,要是传出去,以后在犯罪界,他们四个是没脸混下去了。

    “呵呵!你不说话我也知道是什么回事!”王老头笑了笑,走到断胳膊的那人跟前,右手猛然伸出,缠住了那人另一只完好的胳膊,然后猛一发力道:“打你的人,是不是这样把你的胳膊给弄断的?”

    “你……你怎么知道?”断胳膊的那人,惊恐的问道。

    王老头的手法和王羽同出一辙,连力道都丝毫不差,只不过王老头收放有度,没有伤人而已。

    老头冷哼道:“哼,这招乌龙绞柱是他五岁那年,我手把手教他的!”

    说完,王老头又问三个瞎了一只眼睛的家伙道:“你们的眼睛是被水笔戳瞎的?”

    “恩!”三人点头。

    “是不是这样?”王老头转身用手在审讯桌上一挥,三只水笔脱手而出,命中了墙壁上的三个挂衣钩。

    那三人老实道:“怎么扔的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三个同时中招……”

    王老头摸着胡子道:“梅开三度!这小子的资质真是……你还记不记得那人的模样?”

    “记得!记得!”和王羽对视过一眼的那个老四连忙道:“身高一米八多,很壮,国字脸,浓眉大眼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漂亮姑娘。”

    “哦?姑娘?长什么样?”听老四的描述,王老头猜得出那人却是王羽无疑,只不过这个姑娘,却是新的线索。

    “大眼睛,鼻梁很高,鹅蛋脸……”老四回忆着说道,他不过只是瞥了穆子仙一眼而已,其实并没有太多印象。

    老四一边说,刘文轩一边在哪里画影图形,等老四说完,刘文轩拿起图纸问道:“长这个模样?”

    “下巴没那么尖,其他都差不多!”老四道。

    刘文轩修改过后,王老头拿起图,看了看道:“唔,不错,眼光还行!查一下她叫什么!”

    “好的!”

    刘文轩拿起图纸,就要往外走,王老头指着四人道:“把他们四个也带下去吧,大过年的抢劫杀人,要是换我年轻时候那脾气,我早捏死他们了!”

    刘文轩将人带出去以后,陆书军纳闷的问道:“老师,到底怎么回事?让您连春节都过不安生,大老远的跑这里来,难道是王家出叛徒了?”

    “嗨……”老头叹了口气道:“别提了,要是叛徒的话值的让我跑一趟吗?是我那宝贝孙子!”

    “二少爷又惹事了?”陆书军和王老头颇熟,知道王家这一代有个二少爷,是个不安分的主。

    “老二虽然捣蛋,脾气倒也让人省心,是老大……”王老头摇头道。

    “大少爷?怎么可能?”陆书军惊讶道:“大少爷醉心于武学,心无旁骛,不像是惹事的人啊。”

    老头郁闷道:“都怪我!以为王家家大业大,将来家主自有人专心扶持,所以从小到大都是让他习武,不教他别的,谁知道他练武练坏了脑袋,这脾气犟的跟牛似的……这不,因为一姑娘,离家出走了!”

    “额……”陆书军满头黑线,感情牛叉如王家,这种家庭琐事也是不免俗啊。

    二人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的功夫,刘文轩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

    “怎么样?查到了吗?”

    “查到了,那个姑娘叫穆子仙,丈夫叫王羽!他们半年前在此地落户,现在住月亮湾区……”

    “查的挺快啊!”王老头惊讶道,要知道全市这么多人,就算有所有人的资料,要一一核对相貌的话,还是很麻烦的。

    刘文轩干笑道:“不瞒您说,前不久杨家大小姐拜托我查过这姑娘,现在杨家大小姐就住在他们对面,还是我帮她租的房子……”

    “杨家的姑娘?”王老头微微一愣道:“妈呀,这下热闹了……”

    “那我们还继续吗?”

    “先到此为止吧,年轻人的事,最好还是让他们自己处理。”王老头颇感无奈的说道。

    ps:看余罪看的忘了时间……一定要改!(未完待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