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孽子归来
    十年的军旅生涯,每天在血与火中承受着生命的绚染,在这个和平的时期,除了自己的战友和长官,还有谁能想到他是这么的生活着。?

    晚八点——

    咣当咣当的普快终于到达了烟海火车站,城市的灯火拉回了他沉迷在现实中的幻境。

    习惯化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向对面聊了一晚上、烟海医科大的小妹抛去一个无比诱惑的微笑:

    “纸妹,到站了,要哥哥送你回学校吗?”

    妹子挺拔的鼻梁晶莹剔透,好看的眉毛拧了拧,脸上现出一抹早已见惯了的神情,伸手轻抹秀:

    “嘿嘿,挥你最后的作用,陪聊大哥哥,帮我把行李架上的拉杆箱拿下来好吗?

    另外谢谢你的好意,我男朋友就在出站口等着我呢,送我就不必了吧,相逢愉快,有缘再见!”

    ......

    呃!敢情一晚上自己就是一个陪聊而已!

    不过这妹子真不错,忒水灵!

    回味着,走出火车站,眼前已是十年后的繁华,旧车站已不见了先前的模样。

    城市在变,人在变,世界何尝也不是整天都在变幻着!

    眼前的繁华与漆黑的天空形成强烈的对照,徐右兵忍不住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腰。

    空落落的

    丫的,都成神经病了。

    自己已经复员了,又不是出去执行什么任务,怎么还会带着家伙!

    心爱的家伙不在身上,心中总是觉得凄然然的,还好,靴子里自己从不离身的铁血突刺m9军匕还在。

    傻愣愣的笑了笑,侧面一个匆匆的女声传来:

    “嗨!大哥哥,还不走,难道等女朋友。我可先走了,再见!”

    “啊,韩小艺,再见,要好好学习!”

    “棒槌,你还真把自己当我哥哥了,姐现在实习,轮科转,已经不需要再去学校了,棒槌哥哥拜拜!”

    女孩回头一笑,青春靓丽的身姿被高高的路灯把身影拉的悠长而又悠远。那明明就是再次路过而随意的一个招呼,却让他此刻零落而又焦急的心显得愈加彷徨。

    咦,她不是有男朋友来接吗?

    呵,棒槌,直接说我四肢达没头脑不就得了!

    甩了甩头,直接忽略了被称为棒槌的尴尬,徐右兵拎起自己的背包,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十年了,自从自己十六岁那年离开了家,已经整整十年没有回来了。

    徐右兵感叹着!

    十年来竟使他无一次可以轻易做出回家探亲的决定。

    心中百感交集,家里还好吗?

    ......

    还好,不需要打车,家就在车站前面不远的老巷。

    记忆中的家园总是那么的热闹,喧闹的小巷,由于离火车站较近,那里总是充斥着一种特别的味道。

    可现在看来,在这新建的火车站旁边,这到处堆放着杂乱不堪的老巷,就显得有些很不协调了。

    “大哥,住店吧,里面有热水热毛巾,还有暖床的。大哥,进来歇歇脚吧,包你一爽到底,从头到脚都轻飘飘......

    (压低声音)我跟你说,我们这里可是有刚从东莞回来的妹子!”

    “住你妹,离我远点!”

    徐右兵焦急的避开了一名拉客女的纠缠,甩开大步就向小巷的深处走去。背后传来一连串极为不屑的讥讽:

    “装什么装,浑身上下一看就没有几个钱,穿着一身迷彩服,膀大腰圆胳膊粗,一看就是个搬砖的货!

    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成,也忒不自量力了!模样看起来倒是干净,其实要我看啊,连搬砖的都不如!

    中看不中用的货!”

    ......

    “妈,我回来了,妈?”

    依旧是那个九十年代阀门厂分的老楼,依旧是自己儿时的那个老家。

    简简单单的防盗门,就是那种铁栏杆式的焊接铁门。见到这门,徐右兵不禁摇了摇头。

    以自己现在的实力,恐怕只需单手,就能强力拉开这个看是非常结实的老门。

    伸手试了一下,‘吱呀’一声,门竟然开了。再拧里面的木门,竟然没锁。

    “妈,你也太大意了,这都几点了,怎么还不上锁啊!”

    快步走进屋内,一把卸下背包,徐右兵眼睛直接直了!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妈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妈,妈!你快醒醒啊!”

    心痛的呼唤,徐右兵一把抱起了倒在墙角的母亲,小心的将母亲扶到旁边的破旧沙上坐好。

    这一声声的呼唤,终于是将昏死中的母亲给叫醒了。

    “你们放开我,天杀的,说什么我也不搬。我们可就这一个家呀,你们让我们搬了家我们以后住哪?

    老徐,我们家老徐呢,你把我们家老徐带到哪里去了。你把我们家老徐怎么样了,你们可不能打人啊!

    我,我和你们拼了,就是死,我也不能搬家。

    我要等我的兵儿回来,这要是搬了家,兵儿回来可就找不到家了啊!

    呜呜呜,老徐,老徐,老徐啊......”

    “妈,是我啊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爸呢?咱们为什么要搬家,搬家干什么?妈,你看看我,我是右兵啊妈!”

    头花白的母亲,身上依旧穿着在外摆摊时的一件早已洗的白的文化衫,也不知道是哪家商场下来的广告装,上面酬宾大促销的字迹已经变得模糊。

    猛地睁开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茁壮,威猛,一身虎气!

    脸已经长开了,一米八几的大个,膀子也圆了,腰也粗了,这就是和自己的丈夫年轻时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

    她非常不相信的摇了摇自己的头,努力的定了定神,直到再一次妈声传入耳中,她这才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颤微微的伸出了自己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脸。

    “兵儿,是兵儿,我的儿子,真的是你,你终于是回来了!我的儿啊!”

    右兵一把将妈妈拥入怀中,声音涩涩的:

    “妈,是我,我是右兵,我回来了,复员了!

    妈,我给您看,您看,这是我的退伍证书,还有钱,妈!我的退伍费很高,妈,你看,这是银行卡,我的退伍费就在这卡里面!”

    铮铮铁汉,在这一刻泪流满面。铮铮铁骨,竟然在此刻,伤心的大哭......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谁又没有伤心处!

    苦苦的挣扎,苦苦抗争的母亲终于是看到了希望,终于是相信了眼前的现实。但是片刻的激动过后,参半的白又突兀的凄澪。

    她紧紧地抱着儿子不撒手,儿子一去就是十年,说是特别应征入伍。可别人的孩子年年都能回家探亲。

    自己的儿子,却是一去再也杳无音信,儿走的时候才十六啊!

    “我打死你这个没良心的孽子!这些年你都去哪了啊?我的兵儿啊,妈妈想你想的好苦啊!

    邻居说什么的都有,你知道妈这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还有你爸,对了你爸,老徐!

    老徐呢?老徐,儿子回来了,快,儿子回来了......!”

    砰砰砰

    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一个愣头小伙子兜头拉开门就冲了进来:

    “徐婶,不好了,我徐叔被那帮人打伤了,在前街,满头都是血,还不让送医院。徐婶,怎么办啊徐婶,快去看看吧,人快不行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