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 老爸被打
    “狗子,你说什么?我爸被人打了?你快带我去看看!”

    徐右兵一把抓住了来人的前襟,就往外面拖。?才看清自己面前多出了个男的。

    “你是兵?哥...兵哥?真是...你?卧槽!快,兵哥,快跟我走,这帮狗娘养的,真是比土匪强盗还要流氓。

    你是不知道,去年我们这一块就吆喝着要拆迁,说是为了响应建设什么海岸新城。先改造的就是火车站广场这一带。

    按说这拆迁也是个好事,大家伙谁都知道城市建的好我们自己脸上也有面子。

    可你拆迁也不能这么个拆迁法不是,给我们一平米抵一平米不说,还他妈给的是小高层。

    这每家每户以后搬进去,除却公摊面积以外那还能剩下几平米可以住?

    本来我们这里就是厂宿舍,各家各户房子原本就挤吧不够住的,基本上还都是两代住一块,这要是真被他们这么一弄,还让不让人活了!”

    “那我爸是怎么回事,我爸伤得厉害吗?谁打的,开商?难道市里不管?”

    小伙个子不小,人长的很精干,不过即使是个大个头,但是被徐右兵拖着,还几乎是一溜小跑。

    “哎呀!我说兵哥,你能不能先松手。你这力气咋这么大,拖死我了。

    市里,市里管个毛,项目都承包出去了。建设海岸新城听说是大风向,这是我们省里乃至上面的意思。

    领导巴不得早点拆了,我跟你说。对了,你是今天才回来的吧,坐火车回来的吧。

    告诉你兵子,现在我们市火车站那在我们全省来说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原市委书记肖长河就因为这一了不得的政绩已经调省里高升了。

    产房传喜讯,人家副省了啊!

    现在市长杨进听说正在省里活动,准备接肖长河空出来的书记大位,哪还有时间管我们这几百人的死活。

    我说你当兵都当傻了吧,我们这一片要是全拆除了,那将来的规划就是一片繁华的商业区,听说能与香港的维多利亚湾相媲美。

    这里面的利益道道多得多了,跟你说了你也弄不明白!好了好了,我们快走,回头再跟你说这些!”

    “与维多利亚湾相媲美,操行,就我们烟海市?”徐右兵不解的看了一眼狗子,继续问道:“你哪来的这些小道消息?”

    后面追着赶出来的徐母,焦急的向前追着二人,一边狠狠地瞅了一眼狗子、一边无比谨慎的说到:

    “狗子,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爸把你弄工商局去开车容易吗,你要管住你自己这个嘴!

    哎,你们这些孩子啊,真是让老人不省心。这些话哪是我们寻常老百姓们能胡乱评说的!

    你们不要被那女妖精骗了,看起来她是个女的,其实心比蛇蝎还要歹毒,要不能雇些地痞流氓天天到我们这里来闹事!

    开商,美名其曰为我们老百姓办实事,这哪是办实事啊,这就是要人命啊!

    天杀的!

    你说你叔究竟被他们打成个什么样了,是不是伤到头了,要不怎么能是满头血呢?”

    徐母说着腿就软了,但还是勉强的支持着自己向前跑。徐右兵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母亲的慌乱,伸手一把拉住了母亲,安慰道:

    “妈,你先别慌。凡事有我呢!儿子现在大了,您教导的话我和狗子都明白。狗子这也就是和我说说,他这个性,和外人未必能有这么多话!

    我们快去看我爸!”

    “可别打坏了,可别打坏了,一会要是上医院可怎么办啊!我可真是经不住你们这么折腾了啊!”徐母一边跑,一边徐徐的说着。

    徐右兵心中死一般的沉,爸爸被人打,再看母亲那蜡黄的脸心急如焚。身为八尺的儿男,怎能咽下这口恶气。

    急赶慢赶的跑到前街,这里是火车站的最前街,其实也是烟海市的城中街。

    十年前还是最繁华的商业街,烟海市的标志性街区。不过由于近年来城市的日新月异,繁华已经慢慢的向东面海岸线直线转移。

    由于城市的大规模扩建,此前的繁华已经跟不上了城市的展,留下来的临街门市已经适应不了了原来的行业,终究变成了此刻一大片乱搭乱建、藏污纳垢的老巷。

    老巷也有老巷的优势,优势就在于临近火车站,临时旅客较多。于是乱搭的出租屋小饭馆以及散乱就那样摆在路边的小吃摊和洗头房遍布各个角落。

    墙上、地上、甚至连路基上,到处都被各种复杂而又神乎其神的野广告所占据着。

    空中一片乱麻,乱拉乱扯的电线东西交错,简直就如时刻架在人民头顶上的天网,任谁也逃不脱生活这张无形大网的束缚。

    虽然是晚上九点,可是这里确实比其他的地方热闹的多了。

    刚下车到处找住处的临时旅客,匆忙找着个地方能填饱肚子的人,以及那迎街站立,无论是春夏秋冬都是风情万种的拉客女。

    可是现在,这些人当头就围成了一大圈人。圈中围着个满头满脸都是血的倒地伤者。

    此人——正是徐右兵的老爸徐国强。

    徐母一看老头子被打成了这个摸样,当时就冲过去抱着自己的老伴大叫了一声晕了过去。

    街坊们围了一大圈,说什么的都有。打人者已经离开了,正是开商雇佣的一帮社会闲散人员。

    他们从老徐家恐吓不成,就把老徐故意拖到路口暴打一顿,以此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

    “妈,妈你醒醒啊!狗子,快叫救护车啊,你丫的还愣着干什么?”徐右兵目赤燥烈,双拳紧紧的握起,那手中韧带紧绷的嘎嘣声,让他不得不显得语气更加暴怒。

    在邻居的帮忙下,终于是将徐母弄醒了。徐母看着一脸焦急的儿子,再回身看看浑身是血躺在地上的老伴,直到是救护车来了,这才有了些底气。

    说什么孩子可算是回来了,回来就好,仿佛一下子就有了点底。这才终究在邻居和医护人员的帮扶下,一起抬起老伴上车去了医院。

    一阵忙碌,拍片化验,主治大夫被医院从家里匆匆接来。

    “颅骨骨折,淤血压迫脑神经,潜意识昏迷......究竟是怎么回事,被车撞了?”

    一个戴着深度眼镜一脸严肃的中年大夫一边套着白大褂一边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刚刚出的片子。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