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 这么会忽悠
    他先是看了徐右兵一眼,继续看向徐母说道:

    “需要马上抢救,情况现在很危急,颅内出血,颅内压增高,需要紧急手术,这样你们先把抢救费交一下,先交三万块钱吧!”

    “什么?三万?三万?我,我上哪去弄这么多钱啊,我们单位早就破产了!大夫,您行行好!你看能不能先手术,钱我回头想办法凑过来!”

    徐母一听三万块钱身子再次一软,‘噗通’一声就给大夫跪了下来。?

    三万块钱再要是加上几万,那在当时可就能买一套楼了。

    自己家什么情况一目了然。

    自从阀门厂破产后,就和老伴在火车站广场旁摆了个小水果摊。

    说是地脚好生意兴隆,可那是不知道的。

    赶火车的旅客谁上车还能带一大兜子水果,往往只是买三两个在车上临时吃吃就不错了。

    所以虽然买的人也不少,但架不住买的量少,其实一年下来能维持个温饱也就不错了,哪还有闲钱用来作为储蓄!

    再说就是有,那也就是个万八的,可这还是徐母楞从牙缝中省出来,死命的攒着,要留给右兵娶媳妇用的啊!

    一看母亲下跪,徐右兵心中顿时一疼,心中五内俱焚,自己太无能了啊!他一把扯住自己的母亲:“妈,我这有,为什么要给人下跪!妈,都是孩儿不孝,我,我这有退伍费,我先交上!”徐右兵说着,一把接过缴款单就向缴款处走去。

    “不行,不能动你的钱!钱回头我想办法,我想想办法!”徐母起身一把拉住了儿子,非常不忍心的摇了摇头。还想说什么,但是被徐右兵伸手制止了。

    “妈,救我爸要紧,什么我的钱,我还是您和爸生的呢!我是我爸的儿子!

    大夫,请你马上对我爸进行手术,我在这先谢谢您了,等你手术出来后,我一定会重重感谢您的!

    钱你放心!要多少都有!但是你一定要想办法治好我爸得病,我求求你了!”

    徐右兵眼神诚恳,神色非常严肃。伸手一摸兜,这才现自己的银行卡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我卡呢,我退伍费......!”

    正在这时,一名妖娆的小大夫急匆匆的从急诊室内跑了出来,大声的吆喝道:“张主任,病人出现了脑疝,大小便失禁,并且再次呕吐,意识丧失,对刺激性诊断无反应。

    主任,你快来啊!”

    “你是,韩小艺?”

    “咦?棒槌?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我去,你这人不会是跟踪我吧!我警告你说,你可千万不要对我有什么想法,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别,韩小艺,真是你?那受伤的人是我爸啊!

    韩小艺,我求求你了,你一定要帮帮忙,我银行卡刚才撂家里了,我卡里有刚的退伍费,足够手术的钱!

    我求你了,先给我爸做手术,我马上就回家拿。

    在这里我答应你一个条件,任何条件,只要你们能治好我爸,不要耽误了手术,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哪怕就是上天摘月亮!”

    韩小艺一愣,自火车上时她就感觉坐在自己对面的这名男子很特别,可为什么特别,让她一直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现在一听这话,想想,

    一个字——狂!

    不,

    应该说是自大!

    再就是脑子被门框挤了!

    答应我一个条件,还上天摘月亮,

    你以为你是神啊!

    就凭我韩小艺在烟海市还会有办不到的事?还需要求你帮忙?

    切!

    牛神马!

    一个老兵退伍能给几个退伍费!

    万把块钱顶天了!

    还敢夸下如此的海口!

    再说姐真要是有什么事,或是想要提什么条件的话,那说出来恐怕是无人能够办到的!

    “哼!自大狂,收起你的话吧!我想办的事情,你是永远也不会办到的!

    还上天摘月亮,你去摘个给我看看!”

    话一出口,良好的个人修养又让韩小艺感觉自己讽刺的有些重了。毕竟是他父亲受伤了,人一时激动,未免就要失态。

    也许他的夸口,是因为心里太着急了吧!

    看着一时有些尴尬的徐右兵,于是她又很没好气的大声呵斥道:

    “好了现在没时间和你瞎扯,你请在外面等着,不要耽误了我们给病人做手术!”

    “嗳,等等!韩小艺!你不是实习吗,你可不能给我爸动手术啊!你这一实习的,你......”

    一句话,顿时让刚刚然升起的好感荡然无存!

    韩小艺是连理也不理徐右兵一眼,她最恨看不起她的人。姐是实习期不错,但你也不需要在这么多的人面前提好不好。

    所以她是狠狠地瞪了徐右兵一眼,一转身就进了急诊手术室。

    “这位同志,你别着急,手术是我主刀,我是主任医师,她只不过是我的助手!不过你们认识啊,既然是认识就好办了,小艺这孩子我了解!

    这钱等我手术后你们再交上就行,那什么,你们放心,我在用药的时候会考虑一下你们的实际家庭条件。

    这个,就先交一万吧!

    我这就给你父亲做手术。相信你父亲他一定能坚持过来的!我们一起努力!”

    深度眼镜主刀大夫人还是不错的,看到徐右兵和韩小艺认识,竟然出人意料的网开了一面。

    手术费竟然一下由三万变一万,真乃天地之别啊!

    不过在狗子看来这人还是有些过于嗯嗯了!

    还好,徐母没有再纠缠徐右兵去缴款,她只好在好心的邻居们的陪同下,焦急地等在手术室门口。

    不过隐隐的,徐母很是疑惑。在这个高高在上的地方,自己的儿子竟然认识里面的一个小大夫,并且还是个女大夫,还是个漂亮的女大夫。

    儿子还答应她上天摘月亮,难道儿子和她之间有什么?

    哎!年轻真的好啊!

    只是现在的小年轻,真是没法弄,连摘月亮这样的大话都敢往外冒!

    想想自己年轻的时候,自己的老徐可是没他儿子这么痞,这么会哄小姑娘。

    徐母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转移了,即使在自己老伴重伤的情况之下。

    一半是担心,一般是忧虑,还有一半是遐想......

    心中五瓣杂沉!

    等徐右兵匆忙的回家拿上了银行卡缴款回来后,才在邻居们的诉说下弄清了事情的真像:

    开商一直都雇佣了一批人在他们阀门厂宿舍这一带转悠,目的就是要使用威胁恐吓的方法制造事端,以迫使居民们答应条件及时的搬迁。

    可阀门厂都是老职工,说起来谁家也不是太富裕。搬迁,开商既不提供搬迁临住房,也不给搬迁费,至于躲迁费,那就更不用说了。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