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5 付出代价
    “麻痹的放下我大哥,要不弄死你!”

    徐右兵冷冷的看了眼四面围了上来的混混,将青皮往地下一怂。???直接踩在了这家伙的脸上:

    “刚才阀门厂职工宿舍打人是你带的头?”

    “你……你是谁?老子的事你也敢管?”青皮人很瘦,刚才一钢管被砸的不轻,人还没反过劲来。

    认定了就是此人,徐右兵不再言语。一脚跺了下去。青皮的右脸直接被皮鞋踩裂,鲜血伴着也不知是鼻涕还是口水的一起往外流,杀猪一般的嚎......

    毛骨悚然!

    “谁打的人?过来!”

    旁边的一小子手中紧握的钢管就是一哆嗦。

    “打人是不需要技术含量的,特别是对一个赤手空拳的老人。是吧?”抬头,死死的盯着这小子,仅仅是一个眼神。

    顿时一种无端的恐惧便传过周身,这帮小子现在才明白过来,艹——人家前来寻仇了!

    “艹!打了又怎么样,兄弟们,我们这么多人,干他丫的!”

    这帮人都是狠茬子,打架开仗那都是家常便饭。正喝着酒呢,被人寻仇到家了,没什么好啰嗦的。

    于是钢管椅子一起上,有两个随手就从后腰摸出把尖头攮子,挥舞着就冲了上来。

    一个照脸,一个照胸,左右前后四路被封。虽然是随街的混混,但是一开打,徐右兵就没把他们当好人。

    更何况是把自己父亲颅骨打折了的仇人。

    迎上去,挥臂挡开前面钢管的袭击。当胸铁拳挥出,只听“咔嚓”一声闷哼,前面那小子一口血就飙了出来。

    袒露着的前胸直接塌了下去。

    这一拳,直接砸断了至少三根肋骨!

    避无可避,不如迎头赶上。

    人不动,身形动,前面铁拳继续,后面铁腿跟上,一脚踢掉了一小子刺过来的匕,另一腿下去,直接将其踹翻。

    再上前,又是“咔嚓”一声传来,脚死死地踩在这家伙大腿骨上,腿骨从中间‘喀吧’的闷断声让人心惊胆颤!

    “辉哥!”

    一人大叫着一钢管挥来,辨着风声,向后一抓一带,钢管抢过来,人兜肩扛起,狠狠的向前方一贯,摔了个满头满脸。

    有钢管在手,犹如下山的猛虎。一管加一管,管管挥出,招招入肉,招招到骨......

    天下乱斗,唯强不破!

    一切花哨刀枪棍棒,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纸老虎。

    “别,别打了......大,大哥,别,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此刻地上已经撂翻了一片,吓得摊子上吃饭的客人是猫头鼠窜。这帮人被打得哭爹喊娘,早没了刚才的精气神。

    青皮浑身是血,说话都带着颤音,一脸哭腔。自他出道以来就没见过这样能打的狠人,这他妈还是人吗,简直就是恶魔。

    再看自己身边的弟兄们,八个人没一个完好的,浑身上下都是血,不是断腿就是断脚。

    受伤最重的一小子前臂愣是被这狠人生生的给扳断了,现在正以一个无比诡异的姿势吊在膀子上,新鲜的骨头渣子和鲜血流了一地,人早就疼得晕死了过去。

    身子还不时的抽蓄着。

    这他妈的也太狠了。

    听到求饶声,徐右兵冷冷的一笑,他轻轻的拍了拍手,抚了下自己的衣角:

    “怎么了,怕了!打人时你们怎么不怕?说,是弄死你还是终生残废!”徐右兵看也不看此刻可怜兮兮的青皮,又作势抬脚向他的大腿踏去。

    “不,不要,我给钱,我赔钱。我也是拿人钱财给人办事。兄弟,您老高抬抬手,我赔钱,马上赔!

    辉子,把我包拿过来!”

    青皮斜眼瞅了一下自己跟旁的小弟。徐右兵冷冷的出声:

    “多少?”

    “五万,我这里有五万!”

    “呵呵!”

    “啊,不,十万,今早我收了金主十万,都是你的,我都给你!你看,钱就在包里,我还没动,我可真没动啊兄弟,扎带都没拆开!”

    徐右兵冷冷的看了一眼辉子,辉子急忙哆嗦着捡起地上青皮的包,马上双手哆嗦的递了过来。

    沉甸甸的,好家伙,整整齐齐的十万。

    里面还带着一张名片:

    烟海市海天地产开总公司

    陈晓雅 电话 138xxxx8888

    地址 月亮栈桥海航炮校

    “这娘们就是你说的金主?”拿着名片,徐右兵在青皮的眼前挥了挥。

    青皮赶紧点头,痛苦的咧开嘴不住的陪笑着。只是这笑比哭还难看,一口烟熏黑槽牙让人看着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就是她,你有什么就去找她。和我没关系,兄弟,啊不,啊(凄厉的惨叫!)哥哥啊!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还是踩断了青皮的大腿根,随后还使劲的揉了揉。这种人渣,不让他下半辈子残废,就还会出来害人。

    不理近乎疼晕了的青皮,远处警车的刺耳威吓声已经传来。徐右兵冷冷的看了一眼趴了一地的混混们。

    “阀门厂宿舍,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下半辈子就和他一样!”丢下一句话,徐右兵利落的扬长而去。

    ......

    快反应大队,滨海大道一直都是市局的快反应大队在维护执勤,协助滨海路派出所处理一些突事件。

    当个个威武不凡,携带着全新警用装备的新式警员们赶到事现场的时候,即使见惯了凶案现场的他们,也被面前这种惨烈的景象惊呆了。

    “谁报的警,还有活的吗?”

    青皮悠悠转醒,半天后在警员喂了口水的情况下才慢慢的有了些力气。

    无视警员的问询,青皮第一时间掏出了电话:

    “喂?陈总,我是青子,事闹大了,我被废了,人抢了我的包,包里还有您的名片!陈总,我是真栽了,双腿都断了......”

    电话中一阵沉默,十秒钟过后,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

    “好好养伤,我让人安排!”随即挂断。

    警员们威风凛凛,询问被人无视,还当着自己伙的面随意打电话通风报信,这本身就是一种挑衅!

    突然之间,一把九毫米警用九二式顶住了青皮的太阳穴,一个声音冷冷的响起:

    “呵呵,是皮哥啊,好久不见,我枪里的蛋可是不长眼,再不说耽误了我缉凶,信不信我一枪爆了你的头。”

    此人一身便装,一米八几的大块头,宽宽的前额,额上深深地三道横纹,面色黑冷萧刹。

    只听声音,青皮就是一哆嗦,看来今天是栽定了,来人正是市局内号称铁面无私、新任快反应大队、大队长的马景涛。

    备注:攮子,地方性称呼,也就是匕。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