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6 这样的宝,我得救!
    “啊,不,马大队,我说,我说,跟谁不说,跟马大队我可不敢不说!”

    收起枪空仓挂机回膛复位,再度指向青皮,马景涛一脸严峻。火

    “马,马哥,别,千万可别这么严肃!是阀门厂宿舍的,个很高,一身迷彩夏季作训服,麻痹的大夏天还穿着个军靴。

    忒狠啊!军靴内夹着钢板,是一脚就剁碎了我的大腿骨啊!马哥,您是警察,这事您可不能不管啊,马哥,我的马哥哥啊!!!

    马哥,能不能先送我们去医院,我知道的都说,一定说......!”

    “阀门厂宿舍的?阀门厂还有这茬子狠人?我怎么没印象!”

    “是的,是的马哥,以前我也没见过!是不是当兵回来探亲的,一手野战侦察兵的路数,新军装故意不挂衔和资历牌,这可瞒不过我的眼!”

    “闭嘴!没问你不要说话!”

    马景涛收枪起身,快走到了自己的大切诺基前。

    坐到驾驶位上马景涛面色更加严峻。

    狠角色!

    身为快反应大队的大队长,肩扛两杠两星,马景涛对自己现在的位置非常的满意。

    当然作为警局内的一线带队领导,他自然是对烟海市里的一些地下人物状况的分布,也是非常熟悉的。

    他原本就是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手中可以说是掌握着烟海市那些所谓地下渣子的一草一木。

    烟海市市区居民不到六十万人口,道上混的或是有名有姓的,可以上的马景涛眼的,再就是刑满释放的。

    一个个生猛的嘴脸,在他的脑中能挂得上号的,熟系无比。

    仔细的滤了一遍,一个人撂翻了八口子,自己还不带挂彩的。这样的猛人,在烟海市找不出来几个。

    难道还真是回家探亲的军人?

    如果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这样的猛人,就是在部队上也是部队里的一块宝,真要是因为这么点事背上了案底,那他这一辈子可就算完了。

    开除是肯定的,弄不好还要上军事法庭,同为部队转业回来的他,一时间深深的呼了口长气。

    决定人生以后命运的走向,往往就是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

    不行,这样的宝,我得救

    意气风,怒冲冠!

    匹夫一怒,血溅五步!

    不计任何后果,真是个荤球!

    哎!其实想想,何尝不是与自己当年年轻的时候一个秉性。

    这小子看是随手闯了个祸,但是如果现在不能加以正确的引导。

    要是因为这事被处理了,真要是折进去了,那指定以后就能走向歧途!

    纪律的制约往往就是一把双刃剑,而一把双刃剑,那是反过来复过去都能伤到人的!

    就凭他这身手,这两下子,要真是以后走反了,说不定就会成为一个大麻烦!

    “大唐二土!”

    “到!”

    “青皮不老实啊!这救护车是不是来得有些快了点?”

    分队长唐奎一愣神,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马景涛,立刻会意。不过对马景涛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之下称呼自己的外号‘二土’还是颇感郁闷。

    只是郁闷归郁闷,这小子却只能是吐吐舌头急忙的走到跟前一个立正。

    “我明白,头,他一定对重大案情进行了隐瞒,我这就去开导开导他!”

    马景涛满意地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年轻的分队长,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注意方式方法,注意重点,比如刚才的电话,他打给谁了!

    你还是要多跟狄大人学学啊!”

    被称为二土的分队长一个机灵,顿时身子又是一正,恭敬地回到:“头,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滴!”

    ......

    徐右兵打车直接来到了月亮湾栈桥对面的海军炮校。

    海军炮校可不是那么好进的,重点军事基地,属国家沿海对外重点防御基地和校官培训基地。

    这里面随便走出来一位以后都有可能是共 和 国的军事指挥精英。

    所以徐右兵远远地就下了车,冷眼迷了一眼门口认真挺拔的警卫,其实一路看来,有几处暗哨的分布位置,他基本上已了然于心。

    不过还好,作为知名的地产公司海天置业并不在炮校威严的铁栅栏里面,而是处于面向大海的炮校一边。

    “b滴,打着炮校的旗号,我还以为是炮校的下属公司呢!”

    虽然是晚上九点半许,但酷夏难挡,所以在海边游玩的游人很多。所以像徐右兵这样一个人闲逛的汉子,并没有引起炮校卫兵的注意。

    徐右兵远远地找了个沙滩坐下,背对着大海。海天置业是个集团公司,实力雄厚,海天地产只是他们集团中的创利项目之一。

    放眼看去,对面除了炮校就是海天置业,两个单位占据了对面的整个山坡。地形相对于徐右兵来说相当的熟悉。

    打小就是在这片海水中泡大的,这里山上的一草一木,对他来说都特有感情。

    其实这里还是烟海市众多俊男靓女们约 炮的好地方,天为被地为床,松涛为幕帐,海浪高声吟......

    绕过炮校,从山后就能进到海天置业。想想还是算了,既然自己是来找茬的,那不如直接就找上去好了。

    面对这诺大的地产公司,反正也不知道陈晓雅究竟是在哪层楼,那不如就直接打上去。

    想到就要做到,徐右兵挺身而起,大咧咧的就向海天置业大门走去。

    海天置业外面霓虹闪烁,楼下楼顶射灯璀璨。一名警卫认真的站在警卫室门口,正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大步走来的徐右兵。

    “站住,干什么的?”

    “找人的,你们陈总让我来的,要不你打电话确认一下!”

    警卫疑惑的再次看了一眼徐右兵,扭身进了警卫室打电话。

    伸手刚抓起了分机拨完了号,脖子上便被人狠狠地一手刀切下。

    轻松地解决了这名警卫,徐右兵淡定的拍了拍手。

    内线显示是181

    十八层一号

    b滴,十八层,难道会是地狱!

    回头把人放到椅子上伏在桌子上趴好,伪装成睡觉的模样,徐右兵扬身大踏步的就往里面走。

    进入电梯,直接按下了十八层。

    ......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怎么,既然到了就请进来喝杯茶吧!”

    抬眼望去,一个妖精!

    是个妖精,具体来说,就是个妖精一般的魅惑女人!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