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7 倒驴不倒架
    任谁见到了这个女人,第一印象都会认为她是一个妖精。?

    质地轻薄的粉红色沙质紧身吊带连体衣裙,腰身狭窄,突兀的显出高高的胸和无比挺翘的 臀 部。

    前 胸让得很低,直接漏出一道耀眼的雪白,雪白是深深地沟,沟壑处汹涌澎湃,一眼便让人浮想联翩。

    波涛汹涌、波澜壮阔、挺拔那啥也许柔软,也许手感不错。

    她就这样很镇静的站在大门口他的面前,空调的冷风把裙摆清扬,大长腿上是大网镂空的黑色丝袜,脚上一双金质的高跟鞋紧紧地裹着一双玉足。

    迷人的双眼微微的皱起,精致无暇的脸庞白皙诱人。

    红红的唇,艳丽逼人。

    “我就是陈晓雅,你要找我吗?费了这么大的周折,还打晕了我的警卫,既然到了就请进来吧!”

    微微一愣,徐右兵乐了!

    没有怜香惜玉的情节生,伸手向前,一把死死地卡住了女人白皙的脖颈,一脸阴狠的一字一顿:

    “我爸,你找青皮做的?

    呵,想不到你还挺自负!

    颅脑出血,颅骨骨折!

    人深度昏迷!

    那好!

    那就血债血偿,欠我的,还回来!”

    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女人没有一丝一豪的紧张。

    被徐右兵一把卡住了脖子将她抵在了沙上,她仅仅是将自己的一双美腿优雅的并拢。

    “拿开你的手,放我起来,我,你惹不起!”

    徐右兵不是不会怜香惜玉,但,怜香惜玉也要看面对的是谁。

    就是这个女人指使一帮流氓去打伤了自己的父亲,去成天无事生非的骚扰阀门厂宿舍的居民,完全以不平等的条约,生生的逼迫他们搬迁!

    父亲还在医院,生死未卜!

    厂职工们寝食难安,晚上睡觉都时刻提防着有坏人要捣乱!

    怒火瞬间上升!

    由心底激起!

    “惹不起,哼!这世界上还没有我惹不起的人!”

    徐右兵真不认为他还有什么惹不起的的人物。

    十年,血与火的十年。

    从蚊虫肆虐的南非,再到炮火连天的中东,**如麻的叙利亚,危机丛丛的北美。

    他真的没有什么惹不起的人物!更认为没有谁还敢随便来惹他!

    这句话,要是让自己那些天天可以把生死相互依托的兄弟们听到了,一定会惊得眼珠子都瞪出来!

    天下,舍我其谁,还有狼王惹不起的人物?

    那或许是有吧!

    只是狼王直到现在还没有遇到!

    一声冷哼,是从鼻翼中非常不屑的出。

    却是让此刻萎缩在沙内万般不堪的陈晓雅内心中猛地一悸!

    她遽然间感觉到此刻这个男人周身上下突然间就变了,一股莫名的,令她强烈惧怕的气势从周身压来。

    压得她死死地,就连呼吸都为之一顿,小小的,甚至是不敢大口的喘上一口气。

    身为海天地产的总经理,她何尝受到过这种屈辱,感觉到这种惧怕,经历过这般的恐吓。

    人前,她可不仅仅是海天地产的总经理,她还是海天置业的总裁。

    不要说是被人威胁,像这样丢盔弃甲的被人按在沙上,这对她来说本身就是彻底的羞辱。

    但是这种强烈的威压,使她深深地,由心底中出一种颤栗!

    即使是自己在面对那个人时,那个在所有的人看来都是高高在上的人时,她也从没有这么的感到惧怕过。

    沉寂,死一般的冷......

    时间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陈晓雅甚至是身不由己的闭上了眼。

    但是让她惧怕的那种死亡气息却是在自己闭上眼睛的这一刻起,竟然微微的开始淡却。

    莫名的,她突然怒了!

    “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不,流氓!

    你爸怎么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我是安排人去阀门厂宿舍劝导他们那些愚昧的钉子户们赶紧搬迁了,可是我也没让他们打人啊。

    你认为我会有那么愚蠢,愚蠢到出钱买凶打人的地步吗?

    欺负一个女人,你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有本事你直接杀了我,我看你究竟能不能下得了手!”

    散乱的秀遮住了眼睛,一只鞋由于挣扎也不知道甩到了哪里。由于躺下而前胸滑落的更低。

    可尤是如此,却更加彰显出她那曼妙无比的诱惑身姿。狂野中夹杂着成熟的高贵于艳丽,挣扎中愈加彰显出另一种妖娆与不屈的魅惑。

    挣扎归挣扎,倒驴还不倒架。

    两条穿着黑色镂空大眼丝袜的修长美腿,更加是防卫式的紧紧的并拢着。

    一侧的吊带早已滑开,从滑腻修长粉 嫩 的脖颈往下延伸,山峦叠翠,峰峦叠障......

    “你,你要干什么,看什么看,再看小心我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哼!穿得这么暴漏,知道我要来,难道不是穿给我看的?你这是要诱惑我吗?

    长的这么漂亮却一副蛇蝎心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妖精!

    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

    见自己的话已经激起了这个女人的愤怒,陈晓雅被自己气得几乎是瑟瑟抖,徐右兵理直气壮地继续说道:

    “阀门厂宿舍,你睁着眼睛去看看,你仔细的去体察体察!

    都是些穷苦的百姓,都是些上了岁数的大叔大娘,你,怎么忍得了心下这样的黑手!

    你满大街打满了鼓动拆迁的口号标语!

    说什么为了他们以后能过上更好的日子,能住上好房子,能生活在高档的社区,就一定要响应号召及早的搬迁!

    你还知不知道什么是廉耻,什么是欺骗!

    陈晓雅,我告诉你,欺骗,也是要下地狱的!

    一平米你只置换一平米,你想过可怜的他们现在依旧还是几代人住在那狭小的宿舍中吗?

    他们上有七老八十的爹娘要赡养,下有正待成年的儿女要婚嫁!

    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底层的百姓,最朴实的人!曾为这个城市贡献出了自己美好的青春,是他们亲手建造了这座城市,这个家园。

    这样的问题,你想过吗?

    他们以后要是生活在你给建造的所谓的高档社区、高层洋房之内。除却公摊面积,那是连客厅、餐厅内都要住人的,你想过吗?

    陈晓雅,收起你的伪善吧,收起你的为富不仁,你剖开良心看一看。

    国家规定的补偿标准是多少,而你,究竟想要赚多少!

    仅仅是一户,一户你就能从他们的手中赚到三户的利润!你赚这么多的钱究竟要用来做什么?

    难道是要继续修建你的十八层地狱吗!

    你不是喜欢十八层吗,看来你以后就是死了,也一定会下到十八层炼狱之内,尝尽地狱中的千奇百味!

    今个,我就让你先感受一下什么是为富不仁的人间炼狱吧!”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