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0 插翅难逃
    “你报警了?”十八楼内的徐右兵俯身冷冷的看着外面忽闪的警灯。??

    “我没有,有必要吗?”此刻的陈晓雅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高傲姿态,正抱着小志怨恨的看着窗前手中拿着一把闪着蓝光利刃的徐右兵。

    不再接话,徐右兵两道剑眉微微的皱起。

    窗外海天置业的射灯映的海水一片湛蓝,海浪声声。海天置业正处于月亮湾口,直对着海湾中慈祥和蔼的月亮老人。

    明晃晃的月光把外面的一切照的非常的清晰。下面花红柳绿,浪声滚滚。不时有烟海的客轮到港,鸣笛阵阵。

    对面的炮校安宁如斯,高楼上的灯光如繁星点点,城市的夜景真是美不胜收。

    不对,炮校主楼十点钟的位置,有两个黑影!

    b的,出动这么大的阵仗!

    徐右兵猛地回头,目光死死地看向陈晓雅:

    “刚才送小志回来的那个男的叫杨进?是干什么的?”

    “你问他干什么,其实都是和你一样的禽兽!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你还有事没事,没事赶紧走,小志困了需要睡觉。你的事可以明天上午再来我办公室,我和你谈。

    至于你的父亲,无论是不是我的错,在这里我向你说声对不起。

    不过你放心,你来之前我已经打电话确认过,你父亲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我不知道会生这么严重的后果,是我考虑不周,在此我向你郑重地道歉!

    医药费和以后的相关费用我都会出,我答应你的条件依然有效,喏,这是一张二十万的现金支票,请你收好,就算我对自己的错误做出来的一点补偿吧!

    还有,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他老人家真有什么事情,我会送他去省城找最专业的医生治疗,费用依然由我承担!

    至于你们阀门厂一带的拆迁工程,我想最好你明天能摆脱了这身困难以后,再到我这里我们面谈!

    请你相信我,我是很有诚意的,一些具体的事情,明天我会详细的和你说清楚。但,也需要你明天能来,证明得了你自己有这个实力。”

    徐右兵几乎没有认真去听陈晓雅在说什么,他眼光死死的盯着炮校的高楼:

    “回答我的问题,这些你本来就应该承担!那个男人是谁?”

    忽然下面一阵急的骚动,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行动了。

    身穿黑色警用防刺防弹背心的警员们行动时,身后的p1ic反光字特别的显眼。

    带头冲进大楼内的是一名身子已经福了的便衣中年汉子。

    后面还有一名无比严肃冷峻的指挥者带领着一拨人,正以警车和周边花坛为依托,很好的埋伏在了下面的四周。

    死死地封住了徐右兵可能离开的、想要逃出去的各个路口。

    看情形,警方如临大敌,摆开了天罗地网,让人插翅难逃

    徐右兵的眼睛微微眯起,一种锋锐如俏剑般的光芒,自那眯起的眼缝中流漏出来,犹如一把见血封喉的染血青锋!

    久违了的感觉。

    外面的劝降声起:

    “里面的人听着,你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请马上放开人质弃械投降,解开腰 带,手抱头自己走出来。

    我是市局常务副局长刘承友,我给你一次悔过自新的机会......!”

    “找 死!”徐右兵几乎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手中的铁血m9刀身颤栗,甚至是‘呜呜’的出一种低低的锋鸣。

    他转身推门就要冲出去!

    “站住,我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还是小看了他!你是要出去送死吗?一定是他报的警,我真是低估了他的妒忌心!

    你只要现在出去了,我保证你就绝对不会活着!”

    猛然间身子身子一顿。

    徐右兵的火‘噌’的一下就蹿了上来,回头不羁的盯着这个女人。

    两人四目相对:

    这个男人一脸严肃,严肃的几乎让人心悸!两道浓浓的眉毛剑一般地上扬。脸型硬朗刚毅,身上一股莫名的气势直逼人心,即使是见惯了大场面大人物的陈晓雅,在此刻也不禁心中暗自虚。

    我这是怎么了?

    看着他挺直的鼻梁,和微微锁起的眉头,宽肩厚膀。不羁中带着极端的蔑视,狂放中藐视天下般的威严。

    还有虽千万而吾往矣的气势!

    无缘由的,陈晓雅突然声音就有些软了。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他怎么就这么的特别。

    “不能出去,听我的,只有在这里,我帮你...你,只有这样,你才可以脱身!”

    “为什么?”

    “你不要问了!因为他误会你了,我还不想我的海天染上无端的鲜血,所以你没有出路!”

    陈晓雅莫名的为自己找了一个牵强的借口。

    徐右兵猛地明白过来:“他误会我是你的男朋友?他叫杨进?我想起来了,肖长河上位以后,现在这个杨进可以说就是主掌着八百万烟海的第一人吧!

    呵呵,陈晓雅,这就是你身后的那个人?本来我还在猜测,一个女人凭什么能有这么强大的资本与实力。

    建设新海岸,逼迫老百姓,原来你只不过是被人愚弄的玩偶而已!”

    “闭嘴,请你不要侮辱我,特别是在孩子的面前!”陈晓雅气愤的瞪着徐右兵,竟几步上前,一只手更是用劲紧紧的掐在他的胳膊上并且拉着他往回走。

    美人带怒,媚眼生俏!

    没来由的,徐右兵脱口而出:“对不起,也许我误会你了!”

    “不要和我说对不起,我不需要。误会!哼,拜托你不要给自己的错误找借口!

    还有,如果现在你还想要平安离开的话,那么最好是按我的吩咐去做!”

    徐右兵想了一会,自己刚回来,可不想惹事。老爸受伤还在医院,十年来这可是自己第一次回家。

    难道!真的要弄到逃离家乡?

    部队自己是回不去了,家,难道也不能回了。总不至于以后自己亡命天涯吧!

    “说吧,你怎么让我离开?”

    陈晓雅一只手抱着小志,安慰着孩子,一边拉着徐右兵向自己的大班台后走去,一边说道:

    “过来!”

    大班台后面是一排书架,陈晓雅在书架的一角拿起一两下,随即书架竟然自动向两面打开,里面是一处暗门。

    徐右兵恍然大悟。

    “给你钥匙,这是直达地下负二层的电梯,下面是一处小码头,外面有一艘快艇。对了,快艇你会开吗?”

    一把精致的钥匙,堪堪举在徐右兵的面前。徐右兵接过,镇定的点了点头:“不要说一艘快艇,你就是给我架飞机,我也能给你开上天!

    不过你到是准备的很完善吗!

    怎么,早就准备好了,是不是用来躲避农民工向你讨薪的?”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