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2 生死不论
    子弹呼啸的迸到对面的墙壁,徐右兵左突右避,根本就没有任何掩体可以让他用来暂时规避子弹。 ? ?

    墙面,地上,子弹激起的水泥渣子横飞。

    吓得刘承友是猫腰就趴在了墙角,嘴里大吼着开枪开枪、生死不论

    场面一度混乱,对讲机吱吱的嘈杂声与枪声混作一片,杂乱不堪.....

    徐右兵几个起落,规避着仓促之间射过来的子弹,脚使劲的往对面墙壁上狠狠的一踢,人顺着精瓷地面就向屋内划去。

    此刻再留在走廊内几乎就和自杀无疑,一个人枪响,带动着一排枪响。任他就是再牛b,也不可能躲得过弹网的交集被打成筛子的下场。

    徐右兵动作迅而矫健,一步就滑到了屋内,临进屋时顺手抄起了一把丢弃在旁边的突击步。

    于是这家伙就地把右手的铁血m9往腰上一别,顺势拨到单位置,两手端起了突击步枪,迎着屋外就是连贯的几个点射。

    95式突击步枪短点射2至5,长点射6至1,射快不需要依托。点射时射为每分钟1,单时射为每分钟4。好在这是弹夹供弹,今天快反应大队并没有携带75的弹鼓作为机动。

    所以徐右兵也仅仅是打了两个长点射。

    而此刻催泪瓦斯已经在走廊内完全的挥了作用,本来是用来对付徐右兵的利器,现在反而让警员们深受其害。

    警员们只能机械的开枪还击,一片片弹雨不要钱的打了过来,下意识间徐右兵就觉得身子一紧。

    b滴,有些大意了,被蚊子叮着了!

    愤恨的咬了咬牙,徐右兵愤怒的一排枪扫在了对面的墙壁正中,一排横扫下来,顿时加剧了这帮新警员们的心理负担。

    他动作很快,借这个时间迅的回身滚到了大班台底下。

    陈晓雅怀中的小志吓得哇哇直哭,她死死地抱着小志,不住的安慰着孩子,一抬头正看到左臂挂血的徐右兵。

    “你受伤了?快,让我看看!”陈晓雅说着伸出一只手就来拉徐右兵。

    徐右兵果断的推开:“没事,被蚊子叮了一下!抱好孩子,子弹不长眼!”

    “哼,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的心思这么狠!钥匙我抠出来了,想办法带我和孩子一起走?”

    徐右兵眉头一皱,看着陈晓雅疑惑的问:“什么?一起走?为什么?要是你和我一起走,那可就坐实了我犯罪的事实!我说你可别害我,绑架这么大的罪名我可担不起!”

    陈晓雅一撇嘴:“怎么,你害怕了!孬种!你放心,离开这里,我有办法为你澄清一切”

    徐右兵盯着陈晓雅,心中歪歪不已,mb的,这都是什么事啊!自己不就是来报个仇吗,怎么竟然搞得这么复杂!难不成这里里外外就是一个局?

    可现实已经由不得他继续胡思乱想,对面爆豆般的子弹又打了过来,木屑瓷片四下飞溅。

    子弹打在精瓷的地面上,击碎地砖的同时又带着碎屑到处飞。

    这迸起来的碎瓷片其实比子弹还厉害,碰身上就能蹦到肉里,进到肉里和刀片一样,在里面一滚就是一个幽深的洞。

    再不走,恐怕就是流弹碎片自己也吃消不起。关键是现在还有一个女人和孩子,其实徐右兵最为担心的还是这两个累赘。

    一颗流弹几乎是贴着徐右兵的头皮飞了过来,徐右兵慌乱的躲避中一下撞到了陈晓雅的头。

    妹的!

    难道老子今个要败走麦城?

    一抬头正看到陈晓雅此刻咬牙坚毅的目光,他的心中就是一紧。这娘妹还真是不简单,这么大的阵仗都不慌,自己还慌个屁!

    我靠!

    天助我也!

    此刻小志的手上正握着一个茅台镇‘手雷’,中间那代表我军特有的byi两字栩栩生辉。

    他立刻意识到机会来了。

    虽然是个白酒瓶玩具,可是有时候玩具用好了,也会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快查看了一下弹夹,徐右兵毫不犹疑的打了几个压制性的短点射。

    趁这个空档,他向陈晓雅身边靠了靠,满脸堆笑的看着晓雅怀中哭闹的孩子:“小志,和叔叔玩个游戏好不好。你看你身上又是挂着望远镜又是卡宾枪的,还有手雷!

    你看啊,我们现在就在和警察叔叔们玩抓坏蛋的游戏。你看警察叔叔们枪打的多响啊!

    现在你帮叔叔一个忙,把你手中的手雷递给叔叔,我要用你的宝贝手雷帮警察叔叔们抓坏人。

    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把手雷丢出去后,坏蛋们就会吓一跳,这样小志可就立了大功了。

    明天到了幼儿园,老师一定会表扬小志的,还会奖励给你一朵大红花的呢!”

    小志其实被面前的场景吓得不轻,小手紧紧的握着手雷,面对这个陌生的叔叔,他心中有着太多的懵懂与困惑:“真的吗?给,叔叔,你也教我打枪好不好!妈妈、妈妈我也要打枪......”

    想不到这招有点灵,小家伙不仅不哭不闹了,还交出了自己手中的手雷,递给了徐右兵。徐右兵也不客气,接过来在孩子的头上模了摸:

    “好嘞!小家伙,不,我们的小英雄,你先待在妈妈怀里看好了,一会我把手雷丢出去后,我们就下楼抓匪徒!”

    说完徐右兵抓紧了‘手雷’,卸下弹夹掏出两颗子弹,除却弹头把弹壳里面的弹药磕进了‘手雷’的小瓶口内。

    稳定了一下心神,又撕了点纸屑塞在瓶口,掏出铁血m9。用手柄处的打火功能点燃纸屑,猛地随手向外丢出:“外面的听好了,手雷到!”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班台让徐右兵直接推倒,随后一枚茅台镇‘手雷’装,滴溜溜的就滚了出去。

    这正宗草绿色涂装的‘手雷’还真不是盖的,再加上这声势逼人冒着硝烟的滚滚奔出,滴溜溜打转的模式,一刹那间真是气势惊人。

    “撤!有手雷,卧倒隐蔽!”

    哗啦啦,后面一阵慌乱。

    看的清晰无比,这可是一枚浑身草绿色涂装的‘真正’军用手雷。

    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犯罪分子装备精良,刘承友心惊胆颤!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玩得有点大了,抢功心切但也不能连自己的小命也给玩丢了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