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3 只一句有我在
    警员们在刘承友的大声吆喝下就地卧倒规避!抓匪可以,但是为了抓捕匪徒而丢了性命就得不偿失了。? ? ?

    在领导面前好好地表现一番,现在不论是刘承友还是警员们,其实大家都有这种想法。

    表现,自然是为了升官进爵。但,为了升官而丢了小命,哪怕就是死后给封个警监,那也得有命用来抖威风啊!

    快反应大队的队员们此刻是狼狈而退,从房间内蜂拥到了走廊外。手中的九五突击步也一律枪口朝下。

    但走廊外依然是呛人不已,催泪瓦斯正高倍的在这个不透风的地方挥着自己的作用。

    可此刻与命相比,他们已经顾不上这些了。相比性命来说,那么大一颗‘手雷’真要是爆炸了,就凭自己这伙人现在的装备,什么头盔防弹衣的,这都是白给啊!

    一招退敌,目的达到!

    趁此机会,徐右兵不管不顾的又朝外丢出去三四样东西,什么大班台旁落地的电脑箱,甚至抱起了一个大鱼缸神马的轰隆一声就向外丢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绝于耳......

    他这才闪身而起,快的用钥匙打开了后面的电梯门,一拉抱着孩子的陈晓雅就进了电梯。

    ‘呼’......

    直到电梯门关严开始下降,徐右兵才利落的拍了拍手,接过陈晓雅怀中此刻正瞪着两只大眼睛的孩子,微笑着地说道:

    “宝贝,你真棒!这下你可立功了!”

    “叔叔,叔叔,我不叫宝贝,要叫我小男子汉!妈妈平时可都是这样叫我的啊!

    叔叔,叔叔是不是我的手雷很厉害,这样明天老师就会表扬我了是不是啊叔叔!老师会不会给我一朵小红花呢?”

    “当然了!我们的小男子汉,小红花一定是要有的,必须有。一会啊叔叔带你去开快艇到海里抓海盗,你看怎么样?”

    “哇,叔叔,你真是太棒了!我们不演警察了,是不是又要演海军了叔叔?

    叔叔我好喜欢你啊,我最喜欢的就是当兵打仗抓坏蛋了!可是叔叔,我的卡宾枪不能打子弹,我能和你换枪玩吗叔叔?”

    孩子终究是个孩子,此刻他的兴奋劲已经被徐右兵完全的调动了起来,举起自己的玩具卡宾枪不住的挥舞着,在幼小的他看来,这是多么有趣的游戏。

    如此的场景,孩子竟当成游戏!

    看来应该没有造成任何心理阴影和负担。

    呃!

    徐右兵满头黑线!

    想想直接就把95突击步关闭保险递给了小志。

    这可是真正的铁家伙,不是一把普通的塑料玩具,这么沉的铁家伙,小志却是抱得动提不起来。

    “你怎么可以给他枪,小志,来,把这个给妈妈,妈妈帮你拿!”

    “不要不要,我要拿,这是叔叔奖励给我的!”

    小志虽然抱不动真实的95突击步,但是也不想把这把拉风的家伙交给妈妈。孩子知道,这玩意比他的塑料枪好多了。

    “小志,你先拿着你自己的卡宾枪,你看,我们三个人现在就妈妈手中没武器。你是不是应该奖励给你妈妈一把枪呢?”

    小志疑惑的看了一眼徐右兵,又转身看了看自己的妈妈,顿时会心的笑了。

    天真的脸上灿烂无比:

    “我明白了,妈妈,我们现在是不是要扮演好人,妈妈当妈妈,叔叔当爸爸,我当小孩子,我们一家三口要出去抓坏银,是不是啊妈妈!”

    “小志不要乱说!”莫名的陈晓雅心中一阵慌乱。孩子的话,让她此刻忐忑不安的心更加纠结。

    还没等陈晓雅进一步的作出解释,电梯叮咚一声停下了。顿时一种莫名的恐惧与紧张,无端的在周身缠绕。

    陈晓雅天性感觉,一种危险在慢慢的向她靠近,这种感觉是那么的强烈,就在门外!她本能的将枪推给了徐右兵,人随即抱紧了孩子躲在了他的身后。

    “我好怕!我们是不是被包围了......”

    “怕什么,小雅你抱紧小志,千万不要让她乱跑!小志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一定要躲在我的后面!有我在,就是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

    只一句有我在,就是天塌下来也有我顶着。这一句顿时让心中慌乱不已的陈晓雅暖暖的,她的心中如同涟漪般的一抹激荡,这话多么的让她熟悉啊,好欣慰的感觉。

    ......

    徐右兵神色严峻,现实状况很不妙,虽然摆脱了楼上的破门而入,但楼下的封锁让他不由得不认真面对。

    在十八楼的时候看的清清楚楚,下面是四面撒网,对面炮校楼顶还有狙击手,如此严密的封锁,真可谓让人插翅难逃

    身为狼牙特战队的领峰人物,讲究的就是要避敌锋芒,如何巧妙的避开与敌正面交锋,不战而达到目的,这才是兵之上策。

    而此刻自己正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仅仅是与人生了正面的冲突,反而是激怒了这帮家伙。

    徐右兵知道,作为和平年代城市中的警察们,都拥有着一股无上的傲气。在现代化的大都市中,他们自认为是城市的执法者和维护者。

    而此刻,自己就这样将这帮高高在上的执法者们如此的狂加羞辱,后果可想而知。果不其然,电梯门一开,外面就是一片紧张纷杂的呵斥声!

    任电梯下达到地下的度再快,也没有对讲机电波跑得快。马景涛及时的带人围堵在了电梯门口,看来已经恭候自己多时了。

    抓匪讲究四下撒网,马景涛网撒的很好。无数把枪已经对准了自己,不仅仅是自己,甚至还有陈晓雅与怀中的小志。

    “不许动,举起手来,你已经被包围了,我警告你,现在至少有两名以上的狙击手在瞄准你的脑袋,信不信你敢动一动我就打死你!”

    对面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精壮汉子,粗犷的大脸,浓浓的眉毛,满脸严肃的神情,看着就使人心生畏惧。

    他手中此刻正高举着一把警用92式,目光炯炯的打量着徐右兵。徐右兵仔细的四下里看了看,这是海天置业的侧面,转过身就是无垠的大海。海很宁静,一眼望去悠远悠长,辽阔无比。

    徐右兵非常恼火,这帮愚蠢的家伙,真应该给他们点颜色,让他们主动退去:“我不管你是谁?你听好了,让你的人立刻撤离,不要试图激怒我!”语气不羁与冷酷,不容置疑。

    “恐吓我,哼!你省省吧!”马景涛眉毛一沉心中就是一震。

    猖狂,极度的猖狂!

    震撼,他有什么资本这么和我讲话!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