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4 人称马王爷
    面对自己与这么多的警察,这家伙还能这么的从容镇静。?小? ?说? ?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可是突入其然的感觉,一股来自正前方,一种无比压抑的气势,一种无形的力量如同排山倒海般的袭来。一刹那间竟让他这名经历过多次复杂生死场面的警界精英,感到有些神情恍惚!

    在短崭的震惊过后,马景涛竟然语气有些放缓地喊道:

    “小子,放下枪!我警告你,我叫马景涛,在外面有个不雅的外号,人称马王爷!我知道你是回来探亲的,但是你今个既然犯在了我的手里,就不要负偶顽抗,乖乖缴械投降才是正路!

    我这是在帮你,而至于你的犯罪行为,我会听你认真的为你自己辩解,甚至我也可以替你向法官求情。

    念在你现在还没有对人质作出任何伤害的情形之下,你的行为还是可以求得法官原谅的,所以你现在还是可以拯救的!

    你明白吗?”

    徐右兵冷冷的看着马景涛,一种狂缈天下的气势顿时由周身出。说实在的,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有些火大了!

    “男人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男人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做了就不需要解释!”

    哈哈哈哈......

    徐右兵的眼中闪过一道红茫,周身的气势陡然迸。这是一种天下舍我其谁绝对唯我独尊的气势。

    只一刹那,马景涛只感到周身的压力比起先前更加的浓烈了,甚至于压得他有些神情恍惚,面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家伙!

    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绝对是一个拿过枪上过战场见过血甚至是杀过无数人的老兵。

    满眼的不屑与坚定,甚至是满眼的狂放与蔑视。

    对,他看自己这帮人就是蔑视!

    这种感觉,甚至让马景涛相信,只要自己这伙人稍有妄动,面前这个眼漏红茫的家伙,绝对会在一刹那间将自己这伙人给完全的突突了。

    他是快反应大队的大队长,他可不想就这样把自己的整个大队在顷刻间让这个家伙给一锅端了。

    这不是怕,是感觉,这种感觉很恐怖,是只要自己稍有妄动,绝对会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感觉。

    使劲的摇了摇头,几乎是本能使然,马景涛很想摆脱这种窘迫的状态。

    警察怕匪徒吗,绝不是!一种很无奈的心情!他是匪徒吗?不,到现在马景涛还不这么认为。

    直觉!

    骑虎难下!

    开枪吗?

    面前不仅仅只有这个小子,还有一个瞪着好奇大眼睛的可爱孩子,以及一个少妇。

    有人质躲在匪徒后面的吗?

    可不开枪,自己是警察,更是带队的指挥官。而身边的警员们正蠢蠢欲动,他们可没有自己这么灵敏的感觉。

    面对这个狂暴的分子,恐怕他周身狂暴的气息,已经更加的激怒了这帮骄傲的小子们。

    正在犹豫不定之时,后面呼啦啦又围上了一批人,一个冷漠而又无比愤怒的咆哮声扯着嗓子般的嚎起来:

    “开枪!给我打死他!给我开枪,开枪.....!”

    七八个人在刘承友的带领下一步就冲到了最前头。刘大局长咆哮着,怒吼着。在吃了大亏的状况下,想要疯狂的找回场子!

    用假手雷吓唬刘承友,这件事外传不得,一世英名啊,就这么毁了!

    “站住,不要过来!刘局长!马大队长,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无辜的拿枪对着我们!”

    陈晓雅突然出口,不过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却让刘承友顿时愤怒到了极点!

    b滴,看来这个小娘们还很维护自己的小白脸啊,自己揣摩领导的心思是明确的。今个要不趁机一把搞定眼前的局势,那么一切都要糟!

    他顺着陈晓雅的眼神狠狠的看了一眼,心中咬牙切齿的想到:这是一个机会,绝对的机会。抹去这三个人的生命,那就是自己晋级的阶梯!

    这个机会自己要是把握不好的话,那不单单会让领导很失望,就连自己的一世英名也要一起葬送。

    双方对持着!

    刘承友进退不得,马景涛更加疑惑不已。而最为焦急的是刘承友,这家伙现在已经急眼了。

    强攻不成,自己带着十多名干警竟然逮不住一个人,还让人家挟持人质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自己这伙给打得屁滚尿流。

    这人丢大了!

    现在不仅仅是继续需要抢功劳立功的时刻了,抢功劳的一方面已经完全变成了滔天的怒火。

    还有必要证明自己不是个蠢货。领导的意图一定要领会!领导说的明白,一切自己看情形处理!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我呸,功名利禄一瞬间,一将功成万骨枯!

    刚才冲过来的时候已经现,停在大门口一侧的那辆车已经没了。

    领导失望啊!

    那自己还怎么上位!

    刘承友一刹那间明白了自己面临的形势很严峻。他很清楚,不马上将功补救的话,一定会后患无穷!

    他有些急眼了,短短不到十分钟之内,自己这方两人负伤,还被这家伙抢走了一支枪!

    “给我上,一起上!陈晓雅你不要怕,更不要害怕受到伤害而替犯罪分子说话!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一定不会受到伤害的,不要被犯罪分子蒙蔽!我保证会把你们母子安全的解救出来!”刘承友躲在马景涛与前方队员们的身后咆哮的怒吼着,下定心思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忽然隐隐中枪针撞击的声音传来,徐右兵几乎是在电闪雷鸣之间猛然跃起。连续几个前空翻,整个身子就像一只张开了翅膀的大鸟,竟然就那么越过了对面的马景涛,在空中右腿伸出,一脚正中刘承友的面门。

    噗通!

    一口血沫飘飞,刘承友竟被徐右兵一脚给踢了出去,人死死地趴在地上,头上被一把95突击步狠狠的顶住:

    “所有人听着,不要乱动,否则我打死他!”

    这突如其来的凌空一跃,让现场应急反应大队的队员们根本来不及应对。这还是人吗,刘局对着他的枪都娄响了,他还敢迎着枪口冲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真没有见识到这种情况,哪怕就是在平时训练的时候,教官们也没有教过他们怎么来应对这种突状况。

    正对着犯罪分子开枪,而犯罪分子迎面不顾死的冲了过来,那么下面要做的就是继续开枪格杀勿论啊!

    但是现在已经不能开枪了,因为自己的局长被这家伙正用枪顶着头!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