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5 被耍的团团转
    在一群人傻傻的状态下,就在众目睽睽之中。?徐右兵一把揽住了刘承友的脖子,将95突击步往后背一背。

    右手抢过刘承友还系着枪绳的六四小砸炮,紧紧地抵在这丫的太阳穴上,倒退着便进了电梯。

    所有的人都不敢靠前,这种状况已经出了他们的应对范围。这人的如此凶悍,根本就不安套路出牌。

    电梯门急的关上,看着徐徐向上跳动的数字,马景涛终于是醒悟了过来,大吼一声:“给我追!一定要把刘副局长给救回来!”

    有几名队员甚至是本能的反应,对着急上升的电梯门就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弹头撞击合金门的崩咧声震耳欲聋!

    马景涛迅带队分几路分散开来,有人甚至是又原路返回,顺着消防楼梯直接往上冲。

    也许是蒙对了,正跑到十八楼的时候,楼道顶上突然迎头打来了一梭子。

    “这家伙在上面,同志们给我打!”

    哒哒哒...哒哒哒...

    双方交上了火,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也不知道开了多少枪,楼道内到处弥漫着呛人的硝烟味。

    枪声急促、惊天动地,就连楼下停车场的汽车都锋鸣开来,警报器嗷嗷直叫。

    外面海滩上夏夜游玩的群众和谈恋爱的男女小青年们纷纷驻足观望,他们从外面警戒的队员们的口中知道了里面竟然是在抓捕暴力犯罪分子。

    这可比网络警匪大片来的真实实在还过瘾,在这个低迷而又令人无比浮躁的夏夜,哪里还有比这里更为热闹的地方。

    年轻的男男女女们甚至是骚 动了起来,他们只知道越热闹越好,哪怕是能再死几个人,无论是警察还是犯罪分子,死几个也许更能渲染剧情。

    有那不怕死的甚至是不顾警员们威严的怒吼,直接打开了手机摄像功能对着海天置业就开始一顿狂拍。

    楼道内枪声继续,弹壳滚了一地。快赶过来支应的马景涛一愣,大吼一声:“停止射击!”

    队员们快收枪换弹夹,枪口向上,紧张的各找掩体换位置警戒着。一个个胸脯起伏,不住的喘息着。

    “乱开枪,谁下的命令!啊?人呢?你们在打什么?在和谁对射?冲上去!”

    队员们面面相觑,刚才太紧张了,妹的!

    是啊,和谁对射?

    帽是上面根本没人,除了先前的几枪之外,好像只有自己这一方面几个人在对着楼道楼上疯狂的扫射!

    上楼查看,果不其然,楼道内墙壁上被子弹打的千疮百孔,很多弹头甚至都直接嵌在了墙内,墙上遍地开花乱糟糟的一片,而除此之外,竟无一人。

    不要说人,就连个毛的影子都没有!马景涛又往上跑了两层,刚一露头,一梭子子弹兜头就打了过来!

    马景涛立刻就怒了,抬头大骂一声:“小子你有本事就干死我,干死我老子就壮烈了!”

    一个声音冷冷的传来:“别逼我,马队长。你牺牲了是为国尽忠,我干死你是成全你!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为什么要对你这么好?”

    马景涛脚步一顿,马勒戈壁的,你要干死我还是对我好,你还是个人吗!马景涛现在真顾不得什么了,兄弟的命最重要。

    兵是自己带的,人是自己亲自从下面基层一个个挑出来的,这些可都是精英啊!决不能在自己的手中折了一名。

    都是英雄的儿女,警界的精英,犯不着伤在这家伙的手里。人是有感情的,我和你非亲非故,干什么要放你一条生路。

    “你给我听好了,小子!持枪袭警,我就算打死你也死有余辜!你先放了刘局,一切还有的商量,否则,我就让你知道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

    砰的一声脆响,马景涛话没说完,一颗子弹便闪着火花的迸在了他身边的楼梯扶手上,与他前胸相隔不到十厘米。

    人就在自己头顶,甚至是连枪管都看不到,这枪是怎么打过来的。马景涛一愣神,随即就是一身冷汗。

    好枪法,这种点射可以称之为意念点射,就是完全不需要冒头瞄准,只随自己的意念,脑中想着目标,抬枪就射,心随手动,指哪打哪。

    曾几何时自己在部队的时候见识过一次,那还是一次上面部队下来挑人,挑人的教官给自己这伙新兵蛋子们漏了一手,简直是神乎其神啊。

    不要说瞄准了,根本是连枪都不需要事先架起,闻风辨声,抬手一击,枪枪命中。

    “上面的小子,报上名来!”马景涛又抹了一把脸上淌下来的汗水,语气更加郁闷的喊道。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徐右兵!”

    马景涛转头看了一眼整个身子都附在墙角的唐奎,隐晦的打了个手势。唐奎机灵的掏出警务通,快的查找着。

    “头,烟海市叫徐右兵重名的一百六四十人,当兵的十三人,有七人现役!其中阀门厂宿舍的就是他!十六岁参军,不过档案只是初步资料,上学以前的都有,参军后的完全列为5s级!”

    “什么?5s级?”马景涛顿时又是一口冷气倒吸,他看着小声汇报的大唐二土,一招手就要来了警务通,紧张的输入密码,面前依然是:

    此人档案属于国家高度机密,你无权调阅!

    一刹那间马景涛明白,他再次抬头,对着楼上声音有些哽的喊道:“徐右兵,听到了请回话,报告你的部队番号,报告你的基本情况,我马上与你的上级进行联系,一切都可以听从你的上级回复!”

    久久的,一点回音也没有,警员们有些沉不住气了,马景涛也有些焦急无奈。可对方没有任何回应,自己终究不能采取行动。

    良久,马景涛小心翼翼的抬脚上楼,一个楼梯一个楼梯的往上抬脚:

    b的,被这小子耍了!

    刘承友被打晕就丢在二十一层的墙角,手和脚都被鞋带紧紧地捆着,嘴里甚至是塞了一双他自己的臭袜子!

    而他手中那把带着枪绳原本拴在腰中的六四却是不见了,随同一起不见的,还有腰间的两个弹夹。

    “刘局!刘局你怎么样了!唐奎!快叫救护车,送刘局去医院!继续追!妈的被耍了,还愣着干什么!”

    队员们各个羞愧不已,深深地感到一种难堪,看来实战和平时的演习训练毕竟是有着相当大的差距的。

    “人呢,难道是飞了不成!”

    马景涛面色更加沉峻,海天置业里里外外都被包围了,外面现在甚至调动了武警支援,对面海军炮校的主楼上还有狙击手,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不成?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