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6 一辈子也忘不了
    突然间马景涛明白了,他一声厉吼,第一个带队就往楼下跑。跑出去两步又往回跑等电梯:

    “所有人听着,注意负一楼负二楼出口,注意后面摩托艇码头!

    狙击手报告位置,码头有异动没有!”

    “一号报告,两分钟前海天置业后面驶出一艘小型摩托艇,正方位直冲海内方向!”

    “二号报告,两分钟前......”

    “马勒戈壁的!都是吃屎的,这么明白的道理也不懂,全楼戒严,谁能开着摩托艇往外冲!

    一分队戒严维持秩序,二分队跟着我,给我追!”

    ......

    整座大楼都被包围起来,连楼顶上都有人警戒,屋里的人不可能逃走!

    “戒严,麻痹的!”唐奎怒吼着,脸色阴沉到底。

    这么多人抓一个小子,竟让这家伙在眼皮子底下溜跑了,害得自己瞎指挥,打了一阵乱枪,这人丢大了。

    还崇拜什么狄仁杰狄大人,拉倒吧!看来以后这‘大唐二土’的外号是被人叫定了,自己可不就是个‘二土’不。

    整整带着一个分队连个爆匪的毛都没看见,看来队长叫自己二土还真不冤枉!唐奎认了,在深深的自责中同时也深感佩服。

    牛人啊,换位思考一下,要是自己处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一定逃脱不了被逮住的下场。

    马景涛紧急协调海警边防大队,迅调来几艘大功率缉私摩托艇,甚至还有一艘后排悬挂着四个动机的飞鱼快艇协同帮助,进行紧急海上搜捕。

    带队的是一名校官,人很精神,据说很有些背景。不过到是很好说话。尽管是将近夜间十点,但见到马景涛没有半点怨言,怎么要求怎么配合。

    海天置业外面这一处全部戒严,动静闹得挺大,甚至是连不远处的炮校也增加了双岗,一队威武的海军士兵巡逻哨也在周围流动戒备。

    看热闹的俊男靓女们被赶得远远的,群众们多有怨言,大夏夜的,海边纳个凉碰到个热闹容易吗。

    但是和警察讲理,这帮人尽管闲的慌,闲的蛋疼,但终究还是只能躲得远远地。

    真耽误了人家办案,指不定以后就别享受海边纳凉了,给弄进去整个单间凉快凉快,这个问题不是不可能啊!

    唐奎特憋屈,干脆冲那还有不听劝的话了,有一个算一个,全部仔细检查,什么身份证暂住证,有证的放行,没证的请回队里刑讯笔录。

    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看谁都不顺眼,谁知道你和爆匪有没有什么关系。

    这样一来看热闹的躲得更远了,平头老百姓的大夏天来海边纳个凉,本来穿得就单薄,谁没事还带着个身份证暂住证的。

    尽管很多人嘟嘟囔囔很不情愿的离开了,但是唐奎心中却是放松了不少。又是枪又是炮的,这么大的案子,连副局长都受伤了,分队长被耍的团团转

    这要是再连累了无辜的群众,那笑话可就真闹大了

    ......

    这一刻让陈晓雅一辈子也忘不了

    他是这么的坚强,这么的勇猛!只身一人,电光火石之间就把刘承友用枪顶着头给劫过来了。

    看着刘承友那 逼 奈 的模样,陈晓雅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厌恶。嚣张,不可一世,一上来就要乱枪击毙!能耐啊!现在熊了吧,被人抓了!

    陈晓雅不是不认识刘承友,甚至关系很好。作为烟海市著名的投资商,怎么会不和警务人员打交道。但陈晓雅也明白,这位刘承友之所以与自己很有些关系,无非身后还和那个人有着很大的联系。

    妈蛋!你们打的什么主意难道我能猜不到!哼!终年在狼群里面混,还能不知道狼想要的是什么!

    陈晓雅不傻,她也明白了杨进真实的心思,看来以前的顾虑是很有必要的。不过还好自己留了一手,应该是到了该摊牌的时候了。

    电梯上楼后她和孩子根本就没有下来,只是徐右兵在上面独自面对那么多人,面对如暴雨般的枪林弹雨。

    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凶残的时候就像一头嗷嗷叫的狼,可面对欺凌的时候,又可以把自己保护的像个孩子。他就像一个谜,深深地迷住了自己。

    紧接着又回到了负二层,还是这个出口,门一开,陈晓雅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一紧,被他横抱着就往外跑。

    她的心突突直跳,还好,外面真的没人,他就是这么的自信。说能安全的带自己离开,还真就离开了!

    将自己和孩子直接放在了摩托艇的前排,俯下身子低着头,徐右兵在小马达上一阵摸索。

    一拉牵引绳,马达突突的响起,收起缆绳,快艇原地转了个弯离开码头,箭一般地就向大海深处冲去。

    “楼上有狙击手,不要回头看,你看也看不见。有两个,尽量不要抬头,我在后面挡着你们,不要害怕!”徐右兵大喊。

    “会,会开枪吗?他们要是开枪怎么办?他们想打的可是你啊,你挡着我们?”陈晓雅一阵心悸!

    “别怕,他们和这帮人不一样,没人会随意的开枪。你听,楼上的枪还在响着,他们正在和我对射呢!”

    “抓紧了,看好孩子!”徐右兵猛地加大油门,快艇咆哮着又加快了度。尖尖的艇尖冲开海浪,仿佛荡开一道匹练,人在艇中被颠簸的东倒西歪。

    紧张、害怕、刺激、甚至还带着一股莫名的兴奋,简直是**至极的感觉。此刻的陈晓雅仿佛是在世界末日之后登上了诺亚方舟,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我们现在去哪?”陈晓雅低着头大声的问着,摩托艇飞快,要大喊才能听到。

    “找个地方把你和孩子放下,我可不想再带着你们!我快被你害死了,你坐实了我的绑 架罪名!”徐右兵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晓雅坚韧的扭转身:“我不是要害你,只是自保,我没办法,相信刚才你也能看得出来,他就没想让我和孩子活着。

    所以我只能拼了!要我死我不怕,但是想连我的孩子一块杀,我绝不容忍!事情到了这一步,我没什么好解释的!站前广场的改造项目太大,拖一天,光是银行的利息就能把公司给拖垮!”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