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8 天降杀神
    小小的快艇,没有任何遮拦,玻璃钢打造的船体,哪经得起95突击步的扫射。 ??对,打过来的子弹就是扫射。

    陈晓雅紧紧地抱着小志,俯下身子瑟瑟抖的将小志压在船底。身后椅背上不时传来噗噗的中枪声。

    徐右兵目赤血红一片,枪声终于是激起了他无尽的狂虐。这哪是什么追逃犯罪分子,说白了,这就是单方面的屠杀!

    当机立断的停止了动机,让快艇依靠惯性依旧前行,自己靠岸。他第一时间卧倒,紧紧地贴着船体,抬手就是一枪。

    颠簸的快艇,完全失去了操控的快艇在第一时间失去动力后,由于受水的阻力本能的减。

    可正是减,却加剧了与追击艇之间的距离。于是这一枪出奇的挥,只见一颗子弹在脱离枪口的瞬间,闪着火红色的星芒,刹那间就飞向飞鱼。

    “噗”仿如利刃洞穿破布的声音,只听刘承友嗷的一嗓子传来,飞鱼上的战士们就见一顶藏青色的警帽飞向了半空。

    刘承友傻了,手中的95突击步再也拿持不住,咣铛一声就掉在了脚下。人傻愣愣的后仰,噗通一声倒头就栽进了大海。

    可叹飞鱼船身太小,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快追击用的。在坐满了战士的情形之下,哪里还有刘承友倒地的位置。

    “刘局长,你怎么样了,快,跳水救人!”杨国涛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立刻下达了救人命令。

    “小李小赵下船救人,其他的都有,目标前方快艇,给我打击主要犯罪分子,一定要避免那女人和孩子不要受伤。”

    杨国涛说完也附身趴好,战士们个个如虎是狼。面对持枪的匪徒他们见得多了,终年巡逻在这条海岸线上保家卫国,经历的阵仗什么样的都有。

    区区一个劫匪,说句实在话,这几名战士还真就没把徐右兵给看在眼里。

    但附身在船舱的杨国涛却不这么想,因为在他身子刚刚俯下卧倒之时,一颗九毫米手枪弹正打在他的右手边上。

    “卧槽!”杨国涛当时就是一个机灵,如果说第一枪对方打飞了刘承友的警帽,将刘承友击落在水是巧合的话,那么这一枪,相距足有三百米的距离。

    手枪弹的弹着点正是自己卧倒后右手所放射击的位置,那这一枪也是巧合吗?

    不,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瞬间在脑海中加剧,这小子是个神枪手。

    不仅如此,还是个快枪手!耳中只听叭叭叭不住的枪声传来。不对劲啊,怎么会只有手枪的声音!

    嗷嗷嗷......

    随即杨国涛就愣了,五名士兵,自己带来的五名士兵,各个中枪,根本还没来得及开枪射击,就被对面那家伙给击中了手腕。

    无一类同的,都是左手手腕。

    95突击步必须要双手端住才能找准目标,而左手在前固定枪身,右手在后紧扣扳机,这是正规的持枪姿势。

    但现在,五名士兵各个左手腕被枪击中,结果可想而知,己方现在是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对方这就是警告,以他随意快的击中五人的手腕;再加上自己右手旁的一枪,这岂不就是在说,我只要愿意,分分钟都可以要了你们的命。

    嘶!

    杨国涛倒吸一口冷气!

    暗叹自己轻敌的同时,也被眼前的失利激起了军人的血性。自打他当兵以来,还真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是战士就要战死疆场,而不是让人刀架在脖子上狠狠的羞辱。妈 蛋,老子今个跟你拼了。

    杨国涛很自负,自负是因为他很出色。不仅出色还出身很不一般。今年27就是边防缉私大队的一名校官,可想而知,除了一身过硬的军事本领外,他身后的背景也的确不凡。

    “小子,你有种!真有本事就往爷爷我头上招呼!看看咱们两个谁能打死谁!”杨国涛怒了,出声挑衅。

    他的目的很明确,保护好自己的士兵。他就不信,以自己的一身本领,今个难道就抓不住这个悍匪?

    举手抬枪,杨国涛刚想扣动扳机,不料船头突然一沉,他的手就是一晃,随即杨国涛睁大了自己的双眼。

    一个半身赤 裸的男子就这样轻快的上了自己的飞鱼,随即很轻巧的顺势抬腿一踢,自己紧拽在手中的枪叭的一声便被踢飞了。

    还没等他站起身来,又一个半空膝撞如同泰山压顶般的朝他腹部袭来。

    “卧槽!”杨国涛幸亏反应急,身子就地一滚躲了开来,两腿一曲,双掌压实了往地上一按,人在船身就到了半空,半空中灵巧的一个侧翻,随势右腿猛地踢出。

    就听哐的一声,两只腿半空中击在了一块。

    噗通、噗通......

    两人都在半空,相互对了一招,只能相继落水。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杨国涛刚漏了个头,脑袋就被一双大手又给按进了水中。咕噜噜的冒了几个泡,死命的挣扎,刚又露头,又被拖到了船底。

    只觉得自己的裤 腰一松,皮带就被人抽走了。双手被紧紧地勒住,我靠你奶 奶,竟然被绑在了螺旋桨上。

    脑袋被打了不知道是多少锤,杨国涛只觉得自己的头晕乎乎的,身上没有了半点力气,就像是被车给狠狠地撞了头,死沉死沉的浮在水中,没有一丝抬起的力气。

    眼眶已经完全地肿在了一起,连条缝儿都不给他留,他现在就连看东西的权利也被剥夺了。

    身旁不住的落水声传来,是自己的战友们。都被腰带紧紧地绑着双手,就像丢麻袋一样的给丢进了水中。

    “你们给我听好了,别再惹爷爷,爷爷我你们惹不起。也别趟这趟浑水,麻痹的。既然当兵就给老子好好的当你们的兵,和这个死猪头搅合在一起,你这个校官我看是不想当了!”

    又是一声杀猪般的嚎,落水的声音再度响起。杨国涛拼命的睁开了一条缝,看清楚了,这次真看清楚了。

    一口血就像一抹血箭般的从落水之人的口中喷出,染红了再也不将平静的水面。一个满身肥肉的家伙正倒头被丢进了水中,正是被徐右兵拎上了飞鱼,好一顿胖揍的刘承友。

    奶奶的,这家伙就是一个杀神!不,一个极度暴力的杀神!杨国涛一刹那间打定了主意,这人我惹不起,人家和自己比起来就是一个绝对强的存在。

    听马景涛说这人的身份很特殊,档案竟然是5s级的,他究竟是个什么荤球,看来今个真是流年不利,今个就碰到了这么一个邪神。

    还好,一开始就没打定主意要把他怎么样,也没摆开狙杀的阵势。相信这也正是这小子没对自己这伙人痛下杀手的理由吧。相信这家伙也看出来了自己的心思,否者杨国涛相信,现在恐怕没人还能在他的手下活着回去。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