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 少喝酒,不打架
    “小兵,这里有我和你张婶他们看着就好,你和狗子回去吧。 ?下车,吃饭了吗,和狗子出去吃点东西吧!妈这还有些钱,你拿着,还有大军,叫上他们出去吃点饭。

    忙了半夜了,你们这些大小伙子们也饿了!”

    徐右兵轻轻推开母亲的手:“妈,我这有钱,这钱你自己留着吧。你看要不我就和他们出去吃点,回来给你们也带一些!”

    徐母摇了摇头,有些憔悴的说道:“我们不用,医院里明早有订饭。你们出去吃就好,可别出去惹事啊,少喝酒,不准打架!”

    没等徐母吩咐完,狗子一把拉住了徐右兵张嘴说道:“婶子,您放心吧,就是出去吃个饭,打什么架啊,又不是小孩了,再说人家大军现在可是成功人士,怎么可能打架。”

    大军长的人高马大,虽然说现在混得不错,人摸狗样的,浑身上下一身名牌,手里还夹着个老板包。不过这家伙在现在这场合里只能是咧着嘴一个劲的傻笑。

    “呵呵,婶子你放心,有我大军在,谁也不敢动我哥一个毫毛!”

    “啥,大军,谁要动我家兵子?兵子,你跟妈说,你刚才出去干嘛了,是不是打架去了?”徐母一听这话就急了。

    狗子一看赶紧圆场:“那啥,大军开酒吧你开惯了,什么话不分场合啊。动不动就一根毫毛的,走了走了,婶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

    兵哥刚才去派出所报案来着,这不是刚回来吗,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兵哥,走找地方吃点东西,饿了,你也和我们说说你报案报的怎办么样了,人家怎么说的,用找关系不!

    大军现在关系网可广,在我们烟海市,可以说上上下下,就没他不认识的能人!”

    “对对对,徐婶,我们走了啊!我这就去找找关系,徐婶张婶,就辛苦你们照看我们徐叔了!”

    徐母点头,这才很不放心的看着三人离开。

    徐右兵刚走到电梯间按了一下电梯按钮,就被大军一把给拉住了:“哥,走楼梯。电梯进不得!”

    起风了,通过楼梯窗口向外远远的望去迷茫一片,夏夜的风来的不是那么的爆烈,但暴风雨的前兆却是异常浓烈。

    刚走出医院大门就听到一排哐当哐当的关车门声,面前呼拉拉的围上来一群人。狗子和大军没有任何犹豫,第一时间就挺身站在了徐右兵的前面。

    大军把手包打开,掏出盒烟来分了,三人各拿一根叼在了嘴里。大军给徐右兵点上,这才不屑的看了一眼四周围上来的人群:

    “招子都他妈给老子放亮点,认识我不,怎么,大半夜的来请哥喝酒呢?知道我老大回来了,庆祝呢?”

    带头的小子个子不高,不过人很敦实,形象很差劲,圆圆的脸,圆圆的脑袋,大秃头大金链子,手上竟然拎着把铁锤。

    “卧槽,谁他吗裤 裆没系好,把你给冒出来!你他 妈算那根葱,跑这里装大尾巴狼来了。

    兄弟们,就是这小子废了我们大哥,砍他!”

    “废了这帮丫的!砍死他!”

    呼啦啦的一阵脚步声响,这帮人嗷嗷叫着举刀就剁。片刀扬起来,朝着大军和狗子便砍。徐右兵立刻伸手扒开两人,一把就抓住了圆脑袋的手:

    “你们两个在后面给哥掠住阵脚,收拾这群小毛贼还轮不到你们出手!”

    说打就打,徐右兵毫不客气,也容不得他客气。对方片刀小榔头不要命的招呼过来,只要砍到身上不死即伤!

    看着片刀砍过来,徐右兵脸上漏出邪邪的笑容。这帮人真敢下死手,打起来都是要命的砍法。刀片子,小榔头对着脑袋就劈,完全没有一点人性。

    对付这样的凶徒,没有道理可讲,他们既然敢砍人,就不会计较后果。抓着圆脑袋的手,顺势就挡住了一把榔头。就听杀猪般的嚎,震撼人心。

    “哎呀,我的妈妈啊!卧槽,尼玛逼的往哪砸呢你?”

    “对,对不起涛哥!我,我砸死他!”砸人的小子蒙了,明明自个儿砸的是徐右兵,怎么就一锤砸自己老大胳膊上了呢。

    心中胆怯,仅仅一锤胳膊就断了,看来这笔账是记在自己头上了。

    他撤回锤,再次扬起来,照着徐右兵的面门就去了,眼神中漏出凶悍的杀机!

    “行啊小子,有点狠劲!”一看这帮人玩真的,徐右兵干脆不啰嗦,一个前踢没等这小子的铁锤砸过来,一脚就踹在了这家伙的肚皮上。

    人闷哼一声倒飞出去,当时就口吐鲜血晕倒在地。

    看着四周继续举刀砍过来的混混们,徐右兵突然感到自己热血沸腾。压抑了很久了,从在部队被处理无奈复员,再到父亲被打,一直再到莫名的被警察误会追捕,这股火一直都没能泄出来。

    对警察他不能下狠手,因为其中多是被某人利用的因数据多。再说,执行的都是命令,和个人恩怨无关。

    可面对这帮杀 人的混混们就不同了,这帮人不需要怜悯与同情,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社会渣子。

    因为徐右兵明显的看出来了,这帮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社会混子。真正的社会混子打架不可能拿榔头,更不会持着片刀不分部位照人就剁,如果他猜得不错,这帮人很可能是一帮劫匪惯偷刨坑 党。

    所谓刨坑 党,就是一伙专门从事抢劫犯罪的重大刑事犯罪分子。这帮人往往盯着单身下夜班回家的女青年,身后藏着一把铁榔头。专门等到了僻静无人的地方下手,对着目标头部就是一榔头,然后抢走随身财物。

    往往下手无轻无重,很多女青年事后都会遭到重大的伤害,非死即伤。人的头部看起来很硬,但是在面对铁榔头的时候,又有谁真的练过铁头功了呢。

    所以这帮人也是警方从重打击处理的要犯,抓到后一般都会从重从严处理,绝不手软,不是被判处死刑就是无期二十几年以上。

    徐右兵不再手软,对于刨坑 党 他是了解一些的。这些人多流传作案,很少这么大规模的聚集在一处,看来被自己废了的青皮很有研究的价值啊,是不是自己处理了这批人后,再回头找这小子好好的聊一聊呢。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