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 英姿煞爽女刑警
    一看自己的老大被徐右兵卡着脖子,而对方一出手就伤了自己这面一个兄弟,这帮人是愈加的凶狠。 ?暴的人来说,往往血腥的东西,更能激起他们的怒气。

    十五六个人是越聚越紧,越来越凶。刨锤和片刀凶狠的荡开,带着风声轮向了徐右兵的周身四处。

    身后狗子和大军不再躲避,兄弟在前面为自己挡着刀片子,自己却在这里看热闹,这不是人性所谓。

    这两小子相互对视了一眼,毫不犹豫的脱下了外套,利落的缠在了自己的右胳膊上,照着徐右兵的左右两侧就迎了上去。

    “兵哥,要打一起打,要死一起死,谁退一步,就别再当兄弟!”

    兄弟三人背靠背,虽然手无寸铁,却毫无惧色。徐右兵突然间感觉到自己浑身的热血激荡,他深邃的目光看了一眼左右两位兄弟。久违了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十年前。

    十年前,自己在烟海市第一中学和狗子大军就是这样肩并肩、默默的走在放学的路上。

    十年前,多年轻的峥嵘岁月,如果不是自己参军,真不知道现在会是个什么光景。

    “打”,徐右兵大吼一声,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被十五六把片刀铁榔头砍,谁冲在前面,谁最吃亏。

    徐右兵只知道,他此刻不能拒绝自己的兄弟,但也绝不能让自己的兄弟们吃亏。事是自己惹得,那就得自己先扛。

    冲出去的徐右兵,在这一刻浑身的热血激荡。一股无端的劲气包裹住全身,浑身荡开来一片狂缈天下般的威势。

    他嗷嗷叫着,叫声凄厉凶狠,犹如下山的猛虎,动如捕羊的雄狮,冲如当头的野狼。在这一刻他周身上下已经荡开了一股巅峰般的杀意,目赤血红一片,看向谁,一双如虎狼般的拳头就打向谁。

    ......

    后面寂静不动的民用商务车中,韩小雪沉声的大叫:“他要送死吗?快,都下车,鸣枪示警!”

    “打”,狗子第一个跟上,大军随后就到,二人虽然赤手空拳,但是他们绝不会看着徐右兵自己一个人上去吃亏。

    “打、打、打,一连串的招呼声从徐右兵的口中激荡,每一声落下,都让人目瞪口呆。这家伙根本就不闪不避开,任凭凶狠的大刀片子铁榔头就那么毫不留情的砍在身上,而他却毫不在乎。

    场面一时异常的诡异,就好像这些锋利的片刀和铁榔头都是小孩的塑料玩具一般,对他竟造不成半点伤害。

    那锋利的片刀剁在徐右兵的头上,背上,甚至是肩膀,所到之处只留下一条条白印子,无非是割开衣衫,却不见一点血迹冒出。

    而一锤下去能砸开坚硬花岗石的铁榔头,此刻砸在这家伙的头上,只能听到‘嘭’的一声闷响,却对他不构成任何伤害。

    举枪过来的韩小雪还没等开枪,就见一把片刀兜头砍来,跟在她身后的战警们也有些愣了,这帮凶徒还真狠,竟然连警察也敢砍。

    其实架打起来,这帮凶徒们是真急眼了,那什么也顾不上了。别说上来的是谁大半夜的没怎么看清楚,就是看清楚了也照砍不误。甚至说是警察更要砍,此时不砍,难道等着被抓不成。

    凶徒们人人高举着砍刀就向警方冲来,还一时真就把这帮警察们给砍愣了。一把把九二式高举向空中,却是忘记了开枪示警。

    而后面的狗子大军更是愣住了,干净利落的不到三两分钟,地下横七竖八的倒下了一大片。有抱着胳膊嚎的;有抱着大腿闷声咧着嘴叫爹叫娘的;更有甚者,竟然死挺挺的就那么干脆的躺在地上,看来人已经晕死过去了。

    “卧槽,铁布衫?”狗子一声大吼!

    “你丫的懂个屁!这是铁头功!少林和尚金钟罩!”大军立刻纠正起来狗子的失误。

    功夫啊,两兄弟面面相觑,兵哥走了这十年,究竟生了什么?这家伙也忒猛了吧,这,哪有这么玩人的啊!

    刚才说句大实话,狗子和大军冲是冲过来了,但是赤手空拳的面对大刀片子和铁榔头,那腿肚子都转筋啊!

    命是自己的,真的死了伤了,自己死了就是了,可是爹娘谁来养,女朋友谁来疼,现在想想一阵后怕,妈蛋,没人性啊!有这功夫不早说,害得哥两个胡乱的担惊受怕不说,还是愣要装 逼的往前冲!

    无端的,就在警察们愣神之际,还没挥作用之时,仗打完了。突然,医院大门口处传来一声别样的怒吼。

    声音几乎是抽蓄的,嗓子在一时间激动地变声:“韩小雪,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他就是徐右兵,他就是绑架劫持人质的劫匪!”

    “徐右兵!”韩小雪嘴中默默地重复着这个名字,她一仰头,大声厉吼:“徐右兵,我是警察,不许动,你被捕了!”随即枪头一掉就对准了徐右兵的胸口。

    刚才自己也被深深地震撼了,真能打,这还是人吗?他究竟是个什么家伙!自己这些人是来抓他的,抓这么能打的猛人,这还真是个无比艰巨的任务。

    徐右兵眉毛一挑,一个有些威严但却非常清脆的女声传进耳中,他暮然回,眼前就是一亮。

    好一个利落的女警,一身警服英姿煞爽,齐耳短,玲珑的鼻。晶莹剔透的脸颊,一张樱桃般的小口微慎含怒,警服好像特意的加以修饰过,显得愈合身紧俏。该突的地方突,该翘的地方翘,该紧窄的紧窄,勾勒出无比诱惑的性 感身材。

    黑色的警用小皮鞋,只是穿着警裤,但却将匀称紧绷的 臀 给完美的展露。双手紧紧的握着一把92式,正满脸严峻的瞪着自己,生怕自己是要逃了一般,不敢有半分松懈的表情。

    而眼神却是玄之又玄,眼珠不时的上下转动,好像在认真的打量着自己。只是白眼球具多,使徐右兵很好的认为,自己在她的眼中好像一文不值,却又不得不让他加以谨慎。

    韩小雪也现徐右兵在打量着自己,手中的枪又晃了晃,枪口突然对准了徐右兵的胸口,并且作势比划了两下,那意思无非就是说: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信不信你敢妄动一下,我就敢开枪打死你!

    “徐右兵,我是市局刑警大队二分队队长韩小雪,现在我郑重地告诉你,你被捕了。你不必说话,跟我走一趟吧,到了警局里,有什么,你可以随便说!”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