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4 命咋就这么苦呢
    徐右兵被警员们押着就走,大军和狗子一看心中还想阻止,不过眼神与徐右兵对视的时候深深的妥协了。

    狗子给市工商局局长开车,这年头,能给大局长开车,那在外人看来可是一了不起的能人,但具体情况只有狗子自己知道。说起来狗子只是市工商局的一个编外人员,也就算是个协助合同工。

    最然在市工商局里很多人都卖狗子一点面子,在市里很多部门,狗子也认识那么几个狐朋狗友的,可今个这事,狗子深深地知道,自己就算认识谁也不顶用。

    狗子甚至想去求自己的局长,必要的时候,也许局长能替自己的好兄弟说上几句话吧!自己好赖都是局长的亲兵,家里面走的也是局长的路子。从个人角度上来说,狗子想,动动私人感情关系,也许局长能卖点面子帮帮忙吧。

    大军更着急,他还不如狗子,说句实在的,自己也就算赶上好时候了,混了几毛钱的外找开了个小酒吧。开酒吧平时没少跟警察打交道,可今个点背啊,自己认识的人想一想,那想破大天也没有比刘承友级别还大的。

    我说哥哥呀,你咋就这么厉害呢,一出手就把市局的第一常务副局长给废了,就算兄弟我有劲也使不上啊!

    还好自己聪明没叫着一帮小弟们跟着,说不定这时候自己身后弄一帮小弟跟着,刚才打群架自己也要被抓进去。到时候别说去捞徐右兵了,自己怎么想法能出来都是个问题!

    两位兄弟跺脚着急,那着急的神情可是自内心的。谁都知道衙门口不好进,进去想再出来就得脱层皮。更何况这小子把人家副局长给废了,落到人家的一亩三分地里还能有好!

    徐右兵镇定的回头,大声的朝狗子和大军喊道:“我没事,帮我照看好我妈和我爸,狗子,大军,你们不用担心,哥马上就能回来!”

    “你给我闭嘴,还想出来,不判你个十年八年的,就你这样的,你把我们当摆设呢!”两名队员狠狠地一勒徐右兵的手臂,押着着他就往车上走。

    “等一下!韩队长,这人是我跟踪的一名要犯,是不是先把他交给我!”快反应大队的警员们接到了求救支援电话迅到场。

    马景涛带队亲自赶到,从沁水河一直追到这里,这一晚上可苦了马景涛。身下半截裤腿还是湿漉漉的,看来没等缉私艇靠岸这家伙就带着自己的队员们跳下了快艇。

    韩小雪对这位前任老领导无比尊敬,当时就是一个立正打了个敬礼,不过随后又俏皮的说道:“马队,这可不行,现在这案子上面直接指示交给我们刑警二大队了。

    人也是我们抓的,这人我可不能交给您,不过你到是可以和我一起审讯他,这小子贼不是个东西,眼神不老实!马队,我相信有您老人家出手,审讯他根本不在话下!”

    韩小雪拒绝了,并且不失时机的拍了一下马景涛的马屁。韩小雪对这位老领导无比尊重,自己从警能在刑警队站住脚,严格来说马景涛就是她的师父。所以能卖个面子让马景涛参与到审讯工作中来,其实这也是她最大的让步了。

    马景涛摸了一下鼻子,很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徐右兵。自己追这小子追了一晚上,不过还好,终于是把他给逮住了。不管是不是自己亲自逮住的,不过人逮住了就好!

    妹的,此刻的马景涛看徐右兵,那就像新郎官看自己的新娘子,就像生怕会搞错了一般,马景涛再次严格的看了一眼徐右兵,这才点头对着自己身后的警员们大手一挥。

    “收队,全体都有,回队待命!”

    再看反应大队的各位成员们,好吗,一个个的是义愤填膺。此刻早没了先前的嚣张与威风。不少人脸上身上都脏乎乎的,又是海水又是泥沙的,为抓这小子忙乎了一晚上,这郁闷劲别提了。

    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转,谁心口都憋着一股劲,一定要逮住这丫的,逮住了他抽死他!快反应大队的名誉啊,在这帮年轻的警员们心中,集体的荣誉那是最重要的!

    “收队?这就收队?好,好吧,收,收队!”唐奎也赶到了,他还想反驳什么,但是再看马景涛那严厉的眼神,顿时就闭上了嘴。

    警务人员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只能大声吆喝着收队,不过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声的嘟呶着:“头,真就不能让我们弄回去!丫的!”

    马景涛瞪了唐奎一眼,一招手就上了韩小雪的商务车。这么多人,还有全副武装的快反应大队,大军和狗子真正意识到了形势的紧迫。他们赶紧死死地抓住徐母不时的安慰着,拍着胸脯保证想办法捞出徐右兵。

    在一帮邻居的劝说下,终于是没有再次让徐母扑上前。

    徐母声嘶力竭的哀嚎着,儿子刚回来就被警察抓走了,老伴还在楼上重症监护室,她的命咋就这么苦呢

    刑警二大队这次的收获不少,除了胜利地完成了任务,还额的抓捕了不少社会打架的闲散人员。这帮闲散人员可不一般,一股脑的全装进后面来的警车,看来今晚上刑警二大队是有的忙了。现场拍照录证,调警务通查询,韩小雪在车中人就兴奋了起来。

    “你说什么,是全国级通缉犯,刨 坑 党,好,好,我知道了,你们一定要小心,千万要小心。

    对了,人不能在第一医院治伤,全给我带到武警医院单独羁押室治疗。好,回头我给兄弟们请功,请大伙多辛苦点,只要那帮家伙一醒,马上给我取得第一手口供!”

    吩咐完毕,韩小雪兴奋地回头,再看徐右兵的眼神就不一样了:“喂,你知道那帮家伙不是好人,所以才故意把它们都打伤不能跑了是吗?”

    徐右兵没有理会韩小雪,他被押解在后排,双手依然带着手铐,眼神很不屑的看了一眼韩小雪:“胸大无脑,社会混混打架能用刨锤?”

    “你!”韩小雪的好心情顿时被噎没了,麻痹的,给点好脸色你就灿烂,看我一会怎么审你!

    “小雪,现在别和他说话,回去再说!”马景涛劝了韩小雪一句。他很清楚,徐右兵来路古怪,并且相当的自负。看来想要把一切都搞清楚,必须要快刀斩乱麻,第一时间录取第一口供。那边杨进还等着抓捕结果,这案子可是通着天的。,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