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5 这事关系到韩小艺
    可再想想徐右兵神秘的身份,他又感到很头疼。?条,也许没等自己审出来什么,这小子就会被莫名的带走。果不其然,想什么来什么,真是人怕想,事怕惦记。马景涛还没来得及想好怎么办,韩小雪那边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来电是市局刑警大队大队长亲自打来的,让韩小雪第一时间把人带到刑警大队而不是刑警二分队,说是上面的意思,领导指示,这个案件很特殊,要刑警队长余国良亲自审讯!

    韩小雪怒气冲冲的辩解着:“队长,带到刑警大队和我们二分队不都一样吗。这小子很狡猾,并且身手很不错,你就不怕带来带去的路上出什么乱子!

    人在我这里审难道就不行吗,非要带去刑警队干什么,不都一样吗!”

    “韩小雪!执行命令!”对方语气突然沉重的一吼,电话随即挂断。韩小雪郁闷的把手机拍在了中控台上,语气无比丧气的说道:“得,到手的鸭子,还没等煮就飞了,马队,这下我可帮不了你了,人家啊,级别高,我这小级别的,审不了他!”

    “你才鸭子,不,你是个芦花鸡,怎么说话呢你,你说谁是鸭子!”徐右兵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来。韩小雪把自己比如成鸭子,没来由的心中就是一阵恶怒。人脾气不好,有些事忍不了。

    “尼玛的,找死呢!敢说我们队长!”啪的一声脆响,脑袋就被一巴掌给拍了。徐右兵身旁的一名警员很不客气的看着徐右兵,举手还想抽他。

    “你再打我一下试试,信不信哥哥废了你!你还以为你们真就能抓的住我吗,要不是......”

    “行了,都给我老实点!”马景涛突然出声:“徐右兵,你别得意,我知道你来历不凡,可是你给我听好了,你也别那么的自信。在我们手里你还有点好果子吃,哼!要是到了局刑警队,你落到了余国良的手里,那你就自求多福吧!

    我劝你还是赶紧把身份抖漏出来了,免得受不必要的皮肉之苦!余国良是刘承友亲自提拔起来的得力干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在这车只要还没开到刑警队之前,你说出来,可能还有的挽救!

    我也知道你的身手很了得,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能乖乖的让我们抓你,我想也是因为现场有你母亲在场!但是也请你记住,警察也不是吃素的。”

    说到这里,马景涛一使眼色,身后的几排警员们顿时再次掏出了手 枪,枪口已经快的顶住了徐右兵身上的各处紧要部位。

    徐右兵没有理会这帮如临大敌的警员们,他们这么做也无可厚非,谁让自己表现的太强势了。

    他只是在深深的疑惑,自己打过电话了啊,难道他们没有和当地做过沟通?难道他们真的放弃了自己?记得自己复原的时候教导员对自己说过,复员了,离开了狼牙大队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了。

    除了国家召唤,没有特殊情况,这辈子都别想再被狼牙大对启用。既然成为了普通的老百姓,就要恪守己任,做好一个老百姓应做的事情。

    放弃一切,放弃曾经的荣誉与责任,做回本来的自己。不再给狼牙大队丢脸,也不给狼牙惹事,那就是对狼牙最好的眷顾。

    你能做到吗?

    是啊,徐右兵一直都在问自己,放弃一切,放弃那炮火纷飞的中东,放弃那杀人如麻的叙利亚,放弃、放弃......

    放弃荣誉与幻想,放弃自己的兄弟与战友,放弃那么多不能放弃而又不得不放弃的一切,能放弃得了吗,能能忘记吗?

    “不,我不能!我不能放弃!”徐右兵猛然高喊,他声如奔雷,语气滚滚:“放开我,我要下车,否则,我将会让你们人人后悔!

    放弃,这绝不可能!不可能!......”

    ‘噗’一根细小的针头,不知何时扎进了徐右兵的前胸,韩小雪镇定的看着面前暴怒的男子。她接到命令,对方如果胆敢有反抗或是有逃跑的迹象,那就马上注射镇定剂。

    警方在抓捕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往往都配带有相应数量的镇定剂。这次,韩小雪用上了。

    看着有些迷惑的看着自己,眼神开始慢慢闭上的徐右兵,韩小雪不由得竟有些后悔。她第一次用这种特殊的药物,没想到用完后心里竟会有这种感觉。

    我做的是对还是错呢?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对他注射镇定剂,在他暴怒之时,趁他不备,是不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呢?

    徐右兵的眼神越来越迷离,他看着韩小雪,嘴角轻轻地蠕动:“小艺,帮我照看我妈,还有我爸爸,你长得真美,真美......”

    韩小雪猛的心中就是一颤,小艺,他竟然在叫自己小艺!为什么,可是,我的天啊,难道他认识小艺?这样一个穷凶极恶的家伙,怎会认识小艺!

    不,不可能,小艺天天和自己待在一起,自己怎么就不知道他还认识这样一位朋友。不仅如此,看来还和这个家伙很熟悉的样子,都到了要替人家照顾父母的程度了。

    奥卖糕的!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连串烦躁的自问后,韩小雪再也不能泰然自若了,这事关系到韩小艺,那可是自己的亲妹妹,这个死丫头自己可不敢惹,脾气上来了几乎是谁也管不了。

    她无端的竟然有些烦躁,突然下定决心的说到:“停车,掉头回去!”

    车子很好的配合着韩小雪的命令,吱呀一声当时就停下来了,不过停下来后却是再也不动了,车门也被人快的拉开了。

    几名便衣刑警身后站着一位中年有些福了的威严男人,他正看向韩小雪,不过语气却是赞许的说道:“还是我们小雪能干,全局上上下下,连武警和边防缉私大队的官兵们都调动起来了,都没能够抓住这小子。

    小雪啊,真不愧为省城下来的精英,你只要是不出手,一出手就没有你搞不定的事。这次你可是立了大功了,刚才刘局在刚醒过来的时候就给我打过电话,第一时间表扬了你啊!

    你放心,对于你的成就,我已经第一时间报告给了局领导,局领导已经向上级进行了汇报,小雪啊,看来一个特等功是跑不了了!再接再厉啊!连市里领导都亲自表扬了你,小雪啊,大有作为啊!”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