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7 没有我们撬不开的嘴
    不过一名脸黑如锅底的警员心中腹诽,不就是审讯个人吗,用得着这么严肃吗!

    “领导请放心,进了我们刑警队,还就没有我们撬不开的嘴,即便是钢牙铁嘴,我们也能用钳子把他给掰折了!”

    “哼,刘德刚,你别净吹牛,这小子邪乎着呢,我看实在不行我们就来点狠的。不过余队,这审案子是个苦活累活,陪着犯罪分子不说,他熬我们也得跟着熬。

    您看余队,审一会您是不是去帮我们兄弟两个弄个盒饭,您就上楼休息会,我们两在这审就好,今个就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们也会把案子给您审明白了!”

    “哈哈哈,好!王中平有你这句话就行,不过我可告诉你们,这案子上面话了,限期破案。休息就不必了,正如你们两个说的,我也陪着你们亲自审,我就不信我们三个加一起,还能有审不明白的案子!”

    一听上面都关注了这个案子,两名警员更是来劲。这可是出风头的好时机,一定要把握好了,说不定指着这个案子就翻身了,哥两也有立功的时刻!

    刘德刚挫着双手已经有些忍耐不住的兴奋,他快步走到审讯椅旁,从旁边的一个大桶内舀起一瓢水兜头就浇在了徐右兵的脑袋上。

    徐右兵悠悠转醒,还没等看清面前的一切,脸上就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说,姓名,职业,家住哪里!小子,别妄想着顽固反抗,到了刑警队这一亩三分地,是龙你的给我盘着,是条虎你也得给我卧着,我们的一贯的方针政策就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懂吗?

    看见没,这是我们刑警队的大队长余国良,我们队长亲自来审你,你的级别很高啊!”

    “噗!徐右兵吐出一口血痰,这小子力气很大,牙齿硌到了腮帮子,出血了!“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不过我警告你小子,我不是你随便就能打的,你会为你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唉吆嘿,真能耐啊,还付出代价!我让你付出代价,不明白是吧!说,为什么要绑架陈晓雅和他的儿子!”刘德刚又狠狠的捣了徐右兵胸口一拳,嘴里不住的出‘啧啧’的声音。

    “小子,看你也是个人物,脑子聪明就别遭罪,说清楚了,一切也就明白了。陈晓雅和他儿子听说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也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要是让我说啊,你这也属于犯罪未遂,未遂你知道吗,兴许说明白了我们就放你回去了。

    说吧,说完了大家都能早点休息!”王中平不失时机的诱惑着徐右兵,这两个人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白脸,诱导起口供来,真可谓是神乎其神。

    “哈哈哈,原来如此,你们这是认定了我是绑架勒索了。据我知道绑架可是十年以上吧,那我承认了,岂不大好青春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

    徐右兵心中一阵冷笑,他们的计谋太可恶:“别说些没用的了,你们不是说了陈晓雅和他的孩子正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吗,绑没绑架你去问当事人吧!哥我懒得理你们,赶紧把哥放了,哥要回家吃饭。”

    徐右兵只打下火车到现在还没有吃饭,说实在的,真有些饿了。他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身子,却现不仅手上戴着手铐,就连双脚也被铁链子锁住了。

    锁住他双脚的是一副重达五十公斤的大镣铐。这样的大家伙,那往往都是用来对付十恶不赦的重大犯罪分子的,比如说死刑犯!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要捆住我?”

    “捆住你,告诉你小子,别他妈的嘴硬,捆住你是轻的,赶紧认罪伏法,否者我们刑警队的刑讯招数有的是,爷爷我这就给你尝尝什么叫咬牙的后果!”刘德刚说完,伸手捞起放在旁边桶里的皮鞭,兜头照胸的就朝徐右兵抽来。

    啪啪啪......

    只几鞭子下来,徐右兵的前胸左右臂膀便衣衫尽裂,身上横七竖八的就多了数十道青紫黑的淤纹。

    “卧槽尼玛的,你要今个打不死老子,老子起来后一定弄死你!”徐右兵猛的就想站起身反抗,怎奈他本来就是坐在铁椅子上的。审讯用的铁椅子大家也见过,人坐进去便上了锁,锁不打开,人根本就别想出来。这下一动,是连椅子带人翻身便倒,噗通一声重重的砸落在地。

    趴在地上,徐右兵目赤红茫,好一个狼王,没有死在敌人的枪口炮火之下,如今却落得个这般下场。他心中羞辱不堪,高傲的狼王,那永远都是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王者!

    徐右兵瞪着一双大眼,眼中血丝爆裂,慢慢的,整个瞳孔竟然血红。这眼神,这满身的杀意,顿时百倍的扩散,没来由的就让刘德刚突然停手,鞭子是高高的举起,不敢轻易落下。

    太可怕了,自己打的难道说不是一个人,竟然是一头雄狮猛虎?看这气势,看这惊人的杀意,那就是一个锁定了要以自己为猎物的头狼!

    “刘德刚,你奶个腿的晚上没吃饭啊,就这点力道,给我,看我怎么收拾这小子!”王中平上前接过皮鞭,用脚扒拉着踢开反扣在地的椅子,啪啪啪的又是一阵狂抽。

    一顿鞭子轮的像暴风雨般的激烈,这两个小子算是过足了瘾,这帮家伙其实都有些职业病,打人上瘾了。一开始刘德刚还被徐右兵那恐怖的眼神吓住了,不过到后来王中平越抽越狠,徐右兵的叫喊声谩骂声也越来越强,这终于是又激起了刘德刚的暴虐。

    尼玛逼的,光能骂啊,你挣不开铁链子啊,既然这样那老子就不怕了。于是刘德刚也抢过来鞭子,两个人换着抽。

    一鞭子紧是一鞭子,一鞭子快是一鞭子,外套被打没了,打得支离破碎片片飞,那就直接往皮肉上抽。抽的身上伤痕累累,伤上加伤,鞭痕叠鞭痕、密密麻麻!

    徐右兵的骂声越来越低,任凭他学过铁布衫金钟罩也好,也架不住三五个小时的鞭刑!他晕了,再也无感觉的晕了过去,一代狼王,竟然晕在了自己人的刑讯之下。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