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8 杀出刑讯室
    可就在徐右兵晕过去的一刹那间,一桶热水兜头泼下:“马勒戈壁的,你不是挺能抗的吗,挺厉害的嘛,我让你装晕!”

    这是一桶刚煮好加了盐和辣椒面的辣椒水,辣椒水的味道刺目呛鼻,浑身上下浇了个透彻。

    “啊!......”万虫啄骨般的感觉,辣椒水里面带着辣椒面,直接就往伤口里面灌。鞭伤累累,皮开肉绽,再加上辣椒水辣椒面和盐水的侵袭,就是大罗金仙也承受不了这般痛楚!

    刘德刚恰到时机的手中举着一份刑讯笔录,凑到了徐右兵的眼前,徐右兵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他意料之中的扫了一眼:“卧槽尼玛的!”徐右兵张口大骂,上面竟然是在罗列自己的各种犯罪事实。一问一答,以刑讯笔录的形式存在着。从广场殴打青皮一伙开始,写成酒后闹事,故意杀人。

    再到滨海置业,写成抢 劫 、强 奸 、绑架勒索,再到刘局长带人围剿,自然是暴力抗法,抢枪袭警。

    一张张,一目目,细细罗列......

    这各种罪名要是落实了,那可不仅仅是数罪并罚那么严重了,更不是一辈子待在监狱里出不来,而是直接就可以吃花生米了。那临刑的一枪,打死你,死后你们家还要往外掏子弹钱!

    徐右兵死死地咬着牙,自己错了,他一度的认为那些兄弟们不会放弃自己,一定会有人来救自己出去,帮自己摆脱这不必要的麻烦。

    他还在幻想,老领导不是真就让他复员了,这一切的一切,只是老长震怒了,自己惹怒了老长,老长惩罚自己呢。

    但是到现在,一个来救他的人也没有,徐右兵后悔了!他错了,自己完全想错了,原来,自己真的是被抛弃了!早知这样,一开始老子就不该遭这份恶罪!

    “草泥马,老子宰了你!”徐右兵猛地跃起,高高地跃起,他一使劲就崩开了手铐,是用双手撑地,就这样带着椅子跳起来砸向了刘德刚。

    可叹身旁的刘德刚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人,在浑身都被绑在重达百十来斤的铁椅子上的一个人,在全身受伤的情况下,还能带着椅子跳起来。

    但直到徐右兵翻身下来,一椅子砸在了他的胸前,直到他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张着大嘴,嘴中一直往外流血的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就这样被人砸死了。

    这一椅子,力贯何止千斤,这一砸之下,刘德刚除了身子内血肉尚连以外,其实整个腹腔与上身,已经在内部分开,一分为二了。

    “啊...呀...刚子!我的兄弟!”王中平一声尖叫,快步就跑了下来。

    既然能砸死一个,也不差一双,徐右兵故伎重演,双手又使劲的往地上一按,身子再次跃起。

    快!稳!狠!干脆利落!

    可叹王中平还想去扶刘德刚,手伸出来人还没到,是被人连人带椅子横着就砸在了身上。只是这一下徐右兵没有了那么大的力气,人跃起来的高度不高,所以并没有当头砸下。

    尽管如此,也是将王中平绊倒在地,瞬息万变之间,徐友兵双脚往外一轮就套住了王中平的脖子,戴着大脚镣的双脚,第一时间就勒住了王中平的脖子。

    徐右兵不给王中平一点回旋的余地,死拽着王中平,狠狠的顶着他双腿就往后拉。

    “不许动,再动我打死你!”一把手枪正对着徐右兵,徐右兵毫无惧色,双腿猛的上举,生生将王中平给举过了头顶,与此同时,一声枪响,顿时就感觉王中平的身子一软,对面的余国良开枪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余国良,你杀了自己的战友,你死定了,死定了!这家伙是你自己开枪打死的,余国良,你良心何在!”

    “狗杂种,死到临头你还嘴硬,今个我打死了你,我就对外说人是你抢枪袭警打死的,你能把我怎么样,啊?你能把我怎么样!”余国良大踏步的走了过来,枪死死地顶在了徐右兵的心口。

    徐右兵厌恶的吐了一口血水,眼神赤红的看着面前的余国良。这家伙沉稳极了,没有一点急眼的架势,心理素质极为彪悍。和这样的对手打交道,必须慎之又慎!

    眼前的余国良是从基层刑警一步步爬上来的,多年来他亲自处理过的大案要案多的去了,快四十多岁的人了,抓捕的犯罪分子狠辣人物杀人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他自信、认真,对付徐右兵这样的人,他自信有一百种方法能亲手送他去见阎王。打死他,现在就打死他。就说他抢枪袭警,先打死了刘德刚和王中平,事实本来就是这样的!

    打定了心思,余国良就要扣动扳机!手指微微的扣动,刚想猛地拉下,就听:

    “等等,余大队长,我想通了,与其在这里让你打死,我就招供,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就是在我判刑临处决之前,你再让我见一眼我的爹娘!

    余大队长,还有我这么多年也攒下来不少钱,都在我的卡里,我告诉你密码,你去取,里面的钱你给我爸妈点,其他的都给你!”

    “什么,尼玛的,你还想贿赂老子?”余国良手指一松,枪口离徐右兵的心脏就移开了一分。正是这一刹那间的一分,徐右兵猛地挥手,一把抓住了余国良持枪的手腕,将余国良的枪口往外一扒啦,整个人欺身就压在了余国良身上。

    砰砰砰......

    余国良开枪了,只不过已经晚了,他枪枪都没能命中目标,而此刻,目标正像个青蛙一般的,背上背着把椅子,一起一落,每一下都后背着地,重重的砸在余国良的胸口。

    余国良胸口崩裂,里面肋骨尽断,根根刺穿肺管内脏,口中大口的流着血,手里的枪却依旧在响着,机械的扣动着,砰砰砰得声音,在这个封闭的,包装严实的十五平方的小型审讯室中震耳欲聋......

    徐右兵累了,筋疲力尽,但他来不及休息,快地在三人上上摸索着,很快的就找到了脚镣的钥匙,打开,赶紧活动了一下脚腕,还好,尽管双脚被勒得死死的,但还好自己练过,脚腕还没有被勒废了。

    又仔细的搜了一番,找到三个皮夹子,三张警用工作证和几部手机。刘德刚和王中平皮夹子里的钱没有几张,不过余国良的皮夹子里的现金到是不少,还有数张银行卡。

    徐右兵将钱包丢弃,又把刘德刚的警服扒下来小心的穿在了自己身上,这才很不屑的笑了笑,跟老子玩,老子弄不死你!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