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9 铁血柔情
    身上伤痕累累,鞭痕叠鞭痕,厉害处皮开肉绽,深至骨头。 ? ?好不容易搞定了这三个败类,身上的伤口又开始崩裂淌血。

    没办法徐右兵只好扯下徐国良身上的内衣,咬牙就这样死死的、暂时将自己前胸后背的大伤口死命的勒紧,不至于快的流血脱力,这才默然的抬起了头,定了定神,走到门口听了听,猛的一把拉开门,谨慎的向外走去。

    顺着安全通道小心前行,徐右兵不时的驻足观察着前方的动向,还好一切顺利,没有任何人经过。

    其实徐右兵不知道,昨晚他几乎把烟海市搅得天翻地覆,警局几乎调派了所有的警力对他实施抓捕,直到大半夜才把他给抓住了。

    所有的参战干警累的精疲力尽,现在除了刑警二大队的队员们在武警医院内连夜对刨 坑 党们进行审讯以外,其他的警务人员基本上都回家休息去了。可以说现在的市局内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只有警卫室那还站着两名警卫。

    终于是走到了楼道口,徐右兵这才现天已经开始懵懵放亮了。他不仅恨恨的呸了一口:“麻痹的,这是打了老子一夜啊,还好自己当机立断的杀了出来,如若不然,岂不是要被这帮人渣给活活得给打死!”

    不再犹豫,徐右兵打量好了周身的一切,几个起落,三步两步跑到了外面的铁栅栏旁边,翻身就跳出了市局。

    自己被抓母亲就在现场,想起母亲拼命阻挡刘承友时被这丫的给踢倒在地的场景,徐右兵便虎目崩裂。

    草泥马的打我娘,这个仇不报,老子誓不为人!

    娘是为自己挨打的,儿是娘的心头肉,哪个当娘的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吆五喝六的踢打着,打完了还要被冠以犯罪违法的名义被抓走。

    娘忍不了!

    虽然娘无力救回自己的孩儿,可是娘会阻止!明知不可违,就算以螳臂当车之力,也将倾尽所有的去阻止!这就是天下的母亲,这就是护犊情深!

    徐右兵深深地自责,这么多年以来,自己都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自己为自己的父亲、为了自己的亲娘做过什么?

    答案是简单的——没有,什么都没有!

    哪怕是在平凡的夜晚,帮在外摆摊买水果的父母收拾下摊子,或是提前在家里做好简单的饭菜,让风吹日晒的双亲,能在收摊回家后吃口热乎的饭菜——就连这,这么简简单单、小小的事情,他也没做过!

    呜呼哀哉!反而是上学时撒谎调皮,在母亲的水果摊上拿进口的水果请兄弟们开洋荤,偷拿妈妈的钱去买烟抽!

    当兵后,竟然一次也不能回家探亲,那可是整整十年,杳无音讯的十年啊!让父母天天担心、日日记挂的十年!十年,多少个日日夜夜;十年,多少个春夏秋冬。

    我不记得谁曾说过,等待——是人一生中最大的煎熬!可是整天提心吊胆心力憔悴的牵挂呢,那岂不是更加让人肝胆具碎!

    煎熬 使人白了头

    憔悴 让人没了精气神

    而牵挂,无休止成天提心吊胆的牵挂呢

    徐右兵流泪了,泪流满面,他对不起自己的父亲母亲,对不起她们的太多太多!

    此时的他悲愤异常,不禁想起了阎维文的《母亲》,大大步的向前走着,嘴里酸酸的哼唱着:

    你入学的新书包有人给你拿

    你雨中的花折伞有人给你打

    你爱吃的那三鲜馅,有人给你包

    你委屈的泪花有人给你擦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走多远

    无论你在干啥

    到什么时候也离不开

    咱的妈

    你身在(那)他乡住有人在牵挂

    你回到(那)家里边有人沏热茶

    你躺在(那)病床上有人(他)掉眼泪

    你露出(那)笑容时有人乐开花

    啊,这个人就是娘

    啊,这个人就是妈

    这个人给了我生命

    给我一个家

    啊,不管你多富有

    无论你官多大

    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忘

    咱的妈

    ......

    徐右兵加快了脚步,他身不由己的就往医院的方向快跑去!尽管身上的伤口疼痛难忍,但他不想停歇。

    他此刻只想快的跑到妈妈的身边,用自己实实在在的出现,去抚平妈妈那心中牵挂的忧伤;他此刻也不能停歇,他心急如焚,他想知道——此刻受伤严重的父亲是否已经脱离了危险期,人是否已经醒来;母亲刚才有没有被那个王八蛋踢伤,身子骨是否还安好!

    ......

    此刻,在烟海市人民医院八楼的安全楼梯通道内,徐母哭的心力憔悴。老头子重伤生死不保,刚回家的儿子又因重罪被警察抓走。

    可怜的徐母哪里经历过这么大的阵仗,这么多持枪盒 蛋的警察,都是来抓自己的孩子的。她不明白,自己的孩子究竟是犯了什么罪,竟然能让如此多的警察们如临大敌,连冲锋枪都用上了!

    兵儿又不是什么 敌 特 份子,你们怎么能够这么凶残的对待我的孩子!他还是国家的军人啊,没有功劳总有苦劳吧!

    十年来,自己虽然知道儿子当兵,但却被部队通知不要随意的进行探望,因为部队的特殊性和保密性。如此一来徐母是深深地压抑着对孩子的思念,十年啊!当每一次接到部队来的慰问都会提到自家的孩子是国之栋梁,人民的钢铁卫士。

    军功章,喜报一张张的传来,只在这时老两口才会欢天喜地的买点鱼买点肉,在家里含着泪的思念孩子。

    其实隐隐的,他们也知道,他们也在猜测:在这和平的时期,平常部队的孩子们想要立个军功,那可是比登天都难的事情!而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捷报飞传,立功受奖就像吃家常便饭一般容易呢!

    自己的孩子会不会是在特殊的部队呢!!!

    人都不是傻瓜,想通了一切,老两口反而更加的担心受怕,生怕孩子一不小心就会受伤,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老两口可就这么一个孩子啊,这可真是他们的心头肉、命根子啊!

    可突然间孩子就回来了,回来一转眼竟然被警察抓走了,这怎么可能?

    警察抓的可都是坏人啊!

    自己的孩子那可是经常立功受奖的好孩子啊!

    徐母甚至是不相信这个事实,他不顾一切的推开了大军和狗子的拉扯,飞快的跑回家,抱回来足足能有一尺多厚的立功受奖证书。

    她无论是看到谁都会拿着徐右兵的这些证书去问人家:“你们看,这是我家孩子立功得奖部队的证书,你们说我儿子能去抢劫杀人,绑架勒索?他们那是放屁,放屁!!!我不信......”

    委屈的泪水滔滔不尽,大军和狗子怎么劝也劝不住。

    ......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