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3 一路逃串
    韩小艺莫名的就是一阵心痛,太可怕了,密密麻麻的伤,看着就触目惊心。?她的的脸色慢慢苍白,她在极力的忍耐着。忍耐着让自己血晕的心悸,忍耐着要听他的解释,更忍耐着韩小艺自己火一样的暴脾气......

    她勉强的让自己镇定,伸出如葱藕段一般的玉手,上前抚在了徐右兵的胸口上:“疼吗,告诉我,为什么!他们究竟是要作什么?你不就是出去打了一群该打的小混混吗,为什么会把你打成这样?”

    徐右兵只好将自己被抓的前因后果略微的讲了一遍,这时候他已经被韩小艺和自己的两个兄弟硬逼着进了治疗室。

    韩小艺快的为徐右兵小心的处理缝合着一些比较大的伤口。可是伤口实在太多,又交错复杂。徐右兵莫不在乎的制止了脸色雪白满脸泪痕的韩小艺,打趣的说到

    “你看你,是我受伤了好不好,是我疼又不是你疼,你这是怎么了,出了这么多的汗,脸色煞白不说还哭鼻子。得了,你快给我几包胶带,绷带什么的,我感觉他们来了。”

    “徐右兵,你是说我姐姐他们来了吗,你不用怕,有我在,谁也不能把你给抓走。徐右兵,你疼我就不疼了吗,你要干什么?你给我躺好!”韩小艺制止着徐右兵的乱动,不过徐右兵却是突然起身从治疗床上翻身而下!

    走廊内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就听外面大军的吆喝声响了起来“干什么,干什么的,大清早的闹鬼啊!呼隆什么,不知道这是医院啊,需要安静!”

    “小子你给我闭嘴,不想死的话就手抱头靠墙给我蹲在地上!警察办案,不要说我事先没有警告你,耽误了我办案子,我就抓你回去顶缸!”

    “警察,警察就了不起啊,哥一没犯法,二没......”大军话没说完,腔调就变了,这小子颇有些见风使舵的本领:“哎呀!马大队,是马哥带的队啊!对不起、对不起,您看我这眼神,我这就回病房照看我叔叔去!”

    马景涛是什么人物,一看大军的神色就不对,他一抬手胳膊便架在了大军的肩膀上:“赵军!梦幻酒吧的老板,外号军哥,阀门厂周边你挺能的啊!怎么军哥,我说的没错吧!说,徐右兵在哪?你可千万别跟我装蒜,就你那点老底,全在我肚子里面装着呢!”

    “哎呀妈呀马哥,您这可是棒杀啊马哥,我哪敢称什么大把头,说实话我就是做点小买卖,你看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社会的纳税人,我说马哥,你可不能拿我试刀啊马哥!”

    马景涛一听这话就不愿意了,他今个刚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床还没等爬上去,就出大事了!竟然接到局里的紧急命令,徐右兵杀了徐国良以及两名预审员逃离了公安局!

    一听这消息,马景涛一下子就急眼了,这小子一身好功夫,哪是他们这些普通警察们能对付的了的人物。他急忙命令快反应大队迅出击,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市医院。

    徐右兵为父报仇惹下这么大的祸事,任凭他有千万般的理由也无济于事,再想要伸手拉他一把已经不可能了。一路上马景涛都在替这丫的可惜!为他的鲁莽与狂妄所不值。

    赶到市局,马景涛亲自下令封锁了现场,任何人都不能随便进去现场,等候更高一级的领导命令后再做研究,他这才立刻赶到了市医院,不想一来就遇到了大军!

    这小子在阀门厂附近道行不浅,就是在整个烟海市,提起来也算那么一号子人物。可就奇了怪了,往往越是向大军这种酒吧玩夜场的家伙,这大清早外面还风雨飘摇的,按说正是在家刚上床睡觉的主,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来了医院呢。

    也没听说阀门厂一带最近开过仗啊,打过架什么的啊,那唯一闹得动静有些大的,就是!

    马景涛马上就想到了徐右兵,也就想起了今天的因果!这帮小子都是阀门厂的,他们之间的年龄也差不多大。不需要再想下去了,马景涛立刻明白了,刚才这小子故意大嗓门,那是通风报信呢,说不定徐右兵就在这里!

    “还傻愣着干什么,给我搜,一间病房一间病房的给我搜!都给我小心着点!”也不管大军了,马景涛第一个就往icu病房那里跑,刚跑没两步,就听后面猛的一声尖叫:“徐右兵,你给我站住,你要相信我,有我在你一定会没事的,你站住!”

    马景涛一个急刹车,转身回头朝着声音的方向就追,到了就看到一位女大夫趴在换药室的窗口朝下喊,他急忙凑到窗前也跟着往下看。

    这一看不要紧,就见一小子手中握着把锋利的匕,几个起落插进墙壁,就这样愣是从八楼往下跳,人安全的着6,潇洒的回头,大有深意的往这里看了两眼,转身就跑。

    “哎!决不能就这么让他给跑了,下楼追!”马景涛恨恨的一巴掌拍在了窗台上,却不料身旁的女大夫也是跟着一声喘息,人直接就晕了!

    “卧槽!来人,叫大夫,快来人。”

    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好听的威严女声传来:“小艺,小艺你怎么了,小艺!”

    人是来了,不过不是护士,却是韩小雪。马景涛一看哪还顾得再喊人,把韩小艺往韩小雪怀里一塞,起身就跑。“你照顾他,徐右兵刚从这里跑了,我带人追!”

    “我跟你一起去,我妹妹没事,你看这一地的纱布,其实这丫头晕血!”韩小雪一路上没关手机,妹妹和徐右兵一伙的对话她听的一字不漏,也明白了徐右兵为什么会杀人潜逃冲出刑讯室。

    不过不管有多大的理由,韩小雪认为徐右兵也不应该逃跑。就像妹妹劝他的话一样,这个世界并不全都是黑暗的,哪怕当时就是承认了,在那份伪造的笔录上签了字,也算委曲求全,以图日后能有翻身的机会。

    可是这姐俩全都把问题想简单了,恐怕徐右兵当时真就那么做了的话,小命早就没了!徐国良做的就是死案,绝对不会给徐右兵翻身的机会。恐怕随便一个抢枪袭警的罪名,徐右兵一步就去了奈何桥!

    当时的事情,容不得徐右兵有半点的犹豫,人家就是要往死里整他。材料和笔录事先都做好了,要的就是一击毙命。

    韩小雪与马景涛快的追到楼下,搂外布控的同志们已经先头追了过去,接到指挥中心最新报告,人抢了一辆绿色的大众出租车正沿着滨海大道向东逃窜!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