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4 气的吐血
    徐右兵从八楼跳下一路飞奔,立刻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布控的警员们迅追击,大唐二土一马当先,立刻拔出了自己腰间的九二式,几个纵身就跟了上去。

    “我靠!警察辑凶!”医院大门口处刚送了个客人过来的一位迪哥猛的一打方向盘,就跟了过去。

    这哥们一边沿着大路追击一边狂按着喇叭,不一会的时间就引来了不少同行。现在正是凌晨五点多,还不到交通高峰期。

    车载电台迅呼叫:“老王,老王你怎么了,你睡迷糊了?你丫的不要命了,红灯也闯,就不怕一会交车回家,我嫂子拿大笤帚抽你?”

    王言东凝神静气,一边单手猛打方向盘别着路边的徐右兵,一边伸手按着呼叫器回话:“尼玛的看不见吗,这小子是个逃犯,你赶紧跑我前面去,一定要逮住他。”

    “卧槽,老王你疯了,撞上了怎么办,修个车没一时半会好不了,耽误时间不说还得认着份子钱。你爱抓你抓,可别说哥几个没有提醒你,一会就到了上客的时间段了,你踏马不想赚钱了!”

    几个哥们吆喝了一阵,见王言东不为所动,无奈之下骂骂咧咧的开车就走。

    本来还以为老王出了什么事,现在一看纯属瞎扯淡!挣钱要紧,谁有那闲工夫凑这热闹。

    见后面追击的警车也快上来了,有几个和王言东关系处的不错的哥们也是方向一打各奔东西。老王这人认真叫板,还是个热心肠,这家伙既然打定了主意要追,那就让他自己去追好了。反正车钱油钱他自己愿意贴,和别人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徐右兵甩开膀子,迈开大步就跑,可惜烟海医院就建在滨海路上,一路平川的滨海大道,想找个小道拐个弯都难!旁边就是海,侧面是徐福山。

    说山不是山,其实就是个小土坡。不过绿化搞得确是相当不错,草坪花卉姹紫嫣红。火火的六月红,错落有致的在整齐碧绿的草坪上拼出一溜大字:

    建设精神文明,创建绿色家园,争创全国闻名烟海新城!

    海是跳不得,徐右兵浑身是伤,往海里跳,那不亚于再受一次盐水酷刑。可面前的小山包也上不得。这山包上啥也没有,上去了就成了警察们的活靶子。

    往前跑,徐右兵自认跑不过这个开着四个轮子多管闲事的迪哥,而后面呜啦啦的警车又追来一片。

    想到这徐右兵利落的停下了脚步,跳上路基就那么蔑视的打量着开车追自己的家伙,他在心里愤恨的咒骂着:

    麻痹的,老子我惹你了?我一没动你家媳妇,二没和你女儿谈恋爱,你丫的干嘛追的我这么急!

    这老王也是一根筋,你说你好事开个车协助警察抓个逃犯也就罢了,毕竟是铁包肉,最多磕着碰着那也是车遭罪,不过人没事不是!再说出租车都是全险,就算是挂了蹭了那也有保险公司买单。

    现在眼看着犯罪份子被你逼停了脚步,明显的人家就是要等着你下来和你算账,可老王好像完全没有一点担心的一般,愣是打开车门手里提这个方向盘锁就走到了徐右兵的跟前。

    “小子,怎么了?不跑了?跑不动了是不是?赶紧的,你给我蹲下,麻痹的,偷东西是不,尼玛就是偷东西你也不能去医院偷知道吗!

    盗亦有道,人家那可全都是救命的钱啊,你丧良心不!你也别不服气,今个你遇上了老王我你不冤!要没有你们这帮丧良心的玩意儿,我他妈媳妇就死不了!

    你知道这医院里面每一份看病的钱都是怎么来的吗,我告诉你小子,那家庭好点的花的是积蓄;家庭不好的你就是借外债,借都借不到的,那除了卖房子卖地,剩下的可就是卖血的钱了。就这样的钱你也下得了手,看我不抽死你!”

    老王说完举着方向盘锁照着徐右兵的小腿就轮了过来。

    徐右兵这个气啊,感情这丫的把自己当小偷了。得,一性情汉子,得饶人处且饶人。

    就在老王胳膊还没等轮圆了的时候,徐右兵一抬脚就赏了他一记飞腿。只听啪的一声,老王顿时成了滚地葫芦,一直咕碌着滚到了自己的车后面很远这才停下。

    老王是吓晕了,人就像个破麻袋包一样的一脚就给踢出这么远,他顿时老实多了,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是一动也不敢动。

    大唐二土刚追上来便看见老王被一脚踢飞,这小子当时一咕噜就趴在了地上,话也不说,抬枪就射。

    叭叭叭......

    徐右兵哪能让他打到,一个纵身蹿到了出租车内,俯身离合挂档加油门就跑!说起来也真是天助,想什么来什么,刚想着怎么能找辆车快摆脱这帮讨厌的家伙,天上就掉下来了一辆!

    ......

    医院创伤外的一间单独病房内,一个小民警小心谨慎的向躺在床上直哼哼的刘承友汇报着:“刘局,不好了,徐右兵逃跑了,并且打死了余大队和两名预审员!”

    “什么,你说,哎吆歪...你说什么?混蛋,都是一群废物,你给我出去,出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刘承友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妈 蛋的,简直就是一群废物,人带着脚镣手铐的跑了不说自己还被干死了,这不是废物是什么?

    尼玛币当时胸脯拍的啪啪响,说什么一定帮老子出了这口恶气。没想到我的这口气还没出,你自己到是挂了!刘承友越想越气,胸口像是有口火一般的堵着,就连呼出来的气都冒着一股邪火。

    不行,这口气要是出不来,刘承友相信自己一定会被这小子给活活得气死。可是报仇,报仇谈何容易!那小子一身真功夫,现在又逃了出去,你说这仇还怎么报!

    人抓不住,逃跑了就等于放虎归山,而自己和他的仇算是实实在在的结下了,还指不定人家什么时候回来打自己一冷枪。

    刘承友颓废的趴在床头,心中是越想越郁闷。一口痰憋在胸口,忍不住俯身一顿好咳,血红一片......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