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6 不给面子
    刘承友就这么离开了烟海第一医院,他是被两名干警小心的给扶走的,院方没有一人来送。??

    按说照他这样的,怎么说在烟海市也是一个人物,市局的常务副局啊,太人物了!可偏偏很多人都装作了不知道似的,或许是得到了什么特别的指示吧,所有的人,好像全没有看到他的离开。

    只有一些刚来上班的医生们,认识的,或是见过一面的,匆匆而友好的招呼着这位大人物。

    刘承友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他何时受过这种冷遇。他心中暗自盘算着,你们千万别求我,千万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找我帮忙!他想大吼,甚至是想咆哮,对这些无礼的,和不理会自己的人!

    但这不是自己的地盘,他此刻更不能作什么,只能是冷着脸,阴沉沉的让两名警员扶着他快离开。

    到了市局,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事先接到电话的各部门领导,已经早早的来了一些,他们聚集在市局的常务会议室内,大声地讨论着这桩特大案情。

    刘承友满身是伤的出现在了大伙眼前,顿时就让这帮头头脑脑们一愣。这些人倒吸一口冷气,这还是刘承友吗,还是市局内的第一常务副吗?

    答案是肯定的,可是所有的人都不相信。太恐怖了,全身包裹的就像个木乃伊,被打的太惨了,简直是惨不忍睹!

    大家纷纷上前问候,甚至是连武装部的杨部长都对刘承友英勇顽强,不惧歹徒,以死相拼,壮烈负伤的行为表示了佩服和安慰。

    刘承友一直坚强的表示,这是自己该做的,并且一定要做的。抓捕如此凶顽的杀人逃犯,不要说是受点伤,就是死了那也要抓,并且一定要抓住,绝不能让他继续逍遥法外,继续为非作歹!

    “好!好一个一定要抓捕归案!”门被适时的拉开,一个中年男人一身干练儒雅的走了进来。

    大家伙立刻起身相迎,纷纷问候。

    杨市长对大伙点了点头,要求大家坐好,这才继续说道:“案情我了解了,非常严重,简直是我们烟海市的耻辱!烟海市自建国以来,就没有生过如此重大的案情!

    同志们,手段太残忍了,犯罪分子太猖狂了!此人不除,社会不安啊同志们!”

    市武警、武装、民兵、联防、纷纷表态,一定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继续生,一定会配合好烟海市局的工作,对徐右兵进行全力抓捕。

    市区内警**合,民兵联防队员挨家挨户的调查走访,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这名凶贼!

    武警大队已经第一时间封闭了市区内的各大车站以及公路铁路高出口,相信只要徐右兵还在烟海市,那就一定能把这小子给揪出来!

    杨进满意的点了点头,看向一直默不作声的警备区司令赵华东。赵华东是军方在烟海市的代表,但也是烟海市的市委常委。对于赵华东,杨进不能使用命令的口气,他只能委婉的说道:

    “老赵啊,你也说说,你看这事?我听说这小子可是一名军人,是军人就应该由你们负责!老赵啊,你说呢?”

    赵华东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等候自己回答的杨进,他不紧不慢的抓起了自己面前的一瓶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的灌了一大口,这才点头说道:

    “是不是军人,这个还有待于认真查实。不过杨市长,也许你应该去审讯室看一看,看一看凶案现场!那里其实已经不仅仅是烟海市局的审讯室那么简单了!

    不过杨书记,我们自行抓捕和协助地方进行抓捕,这完全是两个性质。我是警备区司令,但是动用部队,必须要请示我的上级!所以很对不起了,杨市长,在犯罪分子的身份没有真正的落实之前,恕我无能为力!”

    什么?赵华东话刚说完,杨进就想把自己手中拿着的矿泉水瓶一下砸这家伙头上。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烟海市市委最垫底的常委。要不是有军方这个身份,我会来问你?

    但是不能,绝对不能。不能在这些基层干部面前出丑。杨进很好的劝慰着自己,他强忍着要砸人的冲动,脸上却漏出一抹释然的表情:

    “哎呀,这我还真不知道程序这么严格。不过这事我已经向省里的莫省长进行过汇报。并且我们现在就成立专案组,专案组就以刘承友为组长,武警、武装部以及市联防民兵各司其职,共同抓捕,时间就定为24小时,在这24小时之内必须结案!”

    杨进说到这里,起身对大家微笑着勉励着,无非又是一顿鼓励和必须要大家完成任务。又特意和赵华东打了个招呼,这才转身离开。

    赵华东起身送杨进离开,其他人在刘承友的安排下,立刻投入了抓捕行动之中。

    ......

    徐右兵一脚油门到底,他快的甩着后面的警车。那小子还真是个棒槌,拿把92就想打中自己,哼!徐右兵不屑的撇了撇嘴,车子在一个叉路口猛打方向,瞬间驶离了滨海大道。

    可是这小子却没有想到,不仅仅是滨海大道,现在大街上,每条路上,处处都是警车的蜂鸣声,刺耳的警报拉着,社会车辆纷纷避让。

    各条路上此刻都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局势,交警提前在各个路口限道,留出一条专用快车道给警车通行,目标直奔向前逃串的徐右兵。

    烟海市属于华夏国东部沿海的最东头,想要逃离烟海,只有两条路,一条是选择向内6纵深逃出烟海,另一条就是选择海路,直接穿洋过海,远渡他国。

    看着四面逼近的警车,徐右兵下意识的笑了笑。离开自己的祖国,那是不可能的。老子虽说干了几个人,但说起来还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凭徐右兵的价值来说,冒犯狼王,即使是退役的狼王,那也是国家法度所不允许的。

    狼王有着特殊的保护力存在,并不是谁都能随便动上一动的。因为身为狼王,无论是他的自身或是一切,其实都是受到国家的严格保护的。

    不说别的,仅仅那些曾经的功勋和成就,还有级别!退役的狼王享受的是少将的待遇,而按理说,身为少将级别的官员,那是要配备警卫人员的,即使退役了,也必须配备,直至终老。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